在祸乱中走好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3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99年6月底来女儿家,到这以后我只去过几次炼功点炼功。我最后一次去炼功点到那一看没有学员来,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学员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向别人打听后才知道是警察阻止炼功,把学员驱散了。从这天起我没有了和学员的接触和联系(因为我来的时间短,都不相识)。

从这时起,突如其来的疾风暴雨般的谎言倾天而下,打开电视机,攻击大法的宣传占有了所有的频道,我痛心和迷惑:电视上说的怎么和事实不符。我是修炼大法的,有亲身体验,是亲身受益者。我修炼一年来,在我接触到的所有学员中没有一个象电视上讲的那样,他们都是一个个好人。多数走入炼功场的他们先是为了祛病健身来的,通过一段时间炼功学法,都感到身体变化很大,达到一身轻和无病状态,随着修炼又逐步领悟到大法的内涵,明白了人的不幸和病业的根本原因是业力,人做好事积德,做坏事造业。所以炼功人都按大法的要求做,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做一个无私无我高尚的人。开始我真不明白做好人还会遭到反对、攻击以至迫害。

当权者利用手中的权力操纵国家所有媒体和宣传工具,全面地开展了对法轮功的围攻和迫害,警车、警察、警棍这些国家机器在政治流氓的指使下运作起来,全国上下,乌烟瘴气,“大有天塌之势”。

当权者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把杀人和自杀刑事案件栽赃嫁祸法轮功,欺骗和毒害世人,后来又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人们真的对法轮功产生了憎恨和恐惧。我的妹妹和女儿听信了电视上的宣传。有一天女儿对我说,不用我带孩子了,把她送幼儿园。我表示不同意,因为孩子还小,才两周岁多一点,吃饭、大小便还不能自理,话还说不全呢。她执意送我也没办法。每次看孩子去幼儿园又哭又闹时,我又心痛又担心。后来我才知道她信了电视上讲的,怕让我带孩子伤着孩子。我对她说,你怎么就听信电视上讲的,你天天看见我,我有不正常的表现吗?我通过炼功达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务活我都替你干了,我们炼功人都是按书上要求做的,修炼人要有慈悲心,我们炼功人怎么会去杀人和自杀呢?

江氏团伙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拉网式的,我虽然是99年7•20以前离开老家的,但邪恶对我也没有放过,我所在单位的领导三番五次找我的妹妹让我写“保证书”,后来我妹妹按他们的威逼,替我写了保证书。这事他们并没告诉我,他们只想为我应付一下,后来听到这事我真的内心愧疚极了,我只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后来得知我妹夫背椎骨上长了一个大血瘤,做了大手术,极度危险和痛苦,我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在强权的迫害下,有多少人无知地对大法犯了罪呀!可是这些都是要自己承担的。

对电视上颠倒黑白栽赃陷害大法的谎言我反感极了,只觉得每句话都在刺痛我的心,不知怎样对待这些谣言诽谤。记得第一次在家门口捡到了一份大法真相传单,我高兴极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心里只有一念,找到同修,但却找不到他们的踪影。我着急,寻找着、期盼着。

这一天终于盼到了,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在2002年初,得到了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的帮助,终于踏上了正法之路。从此阻力和干扰随之而来,家人和亲戚都极力反对我做正法的事,一是担心我的安全,又怕连累了他们。在老家的大女儿先是在电话里和我吵了几次,看我态度很坚决,后来她乘坐几千里路途的火车来做我的工作。开始先是劝说我,后又哭又闹,为了让我放弃正法的事,她竟对师父和大法说了很多不敬的话,我听了难受极了,我立即立掌除她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直折腾了半夜,这一夜我几乎没睡觉。第二天女儿态度有所改变,她跟我说,一来就看到我的身体和气色非常好,就知道是炼功炼的,她还对我说,国家不让炼就在家偷着炼。我对她说这不是国家不让炼,是当权者出于自己的妒忌和私欲,有多少人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维护大法去北京上访、打横幅,他们被打、被抓、酷刑折磨中有的被判劳教、判刑甚至失去了生命,如果没有他们的付出,今天在家炼功的环境也不会有的。女儿又给我讲了一件事,说有一个小学生捡了一张大法真相传单被抓起来了,叫他家长写了“保证”才放回来。他们单位开会公布,发现职工的家人和亲戚有炼法轮功的就要下岗,株连九族。江XX就是用这种恐吓和强制手段,实施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我又告诉女儿说我们修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人破坏不了,魔也破坏不了,我们信仰的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破坏大法都会遭到报应的,现在就已经有很多遭报的了。我给她看了大法真相光碟,临走时她把光碟也带上了,说回家给她丈夫看。

江XX一伙的造谣中伤毒害了世人,在国内又实行恐怖镇压,人所受的毒害太深了。我们作为大法弟子要真正认识自己的责任,抓紧救度众生,走好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