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自述四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1日】法轮功从99年7月20日打压至今快有四个年头了,这四年来血风腥雨,大陆一片黑暗,江××在短短四年里,灭绝人性,残酷镇压大法弟子,犯下罪行罄竹难书,今天身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要把这四年来亲受的迫害写下来,让世人看清江××的犯罪事实,把他尽早送上审判台,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今年38岁,职业教师,得法前一直病魔缠身,得法不到一个月,先天性心脏病,肾炎,类风湿一扫而光,身体健康,努力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两次被评为优秀教师。

下面是我受迫害的经历:

1. 99年4月25日后,县里召开会议把我曾当过县级干部的公公找出要他“看好自己的家门,管好自己的人”,公公为此给我施加压力,我说我这辈子修法轮功绝对的对。

2. 99年7月21日,我们几个同修(也是同事)被叫到镇党委办公室,党委书记,公安局等一批人严阵以待,叫我们放弃法轮功,我们给他们洪了一次法,他们也觉得好,不了了之。

3. 7月21日晚,我们刚学完法,打扫卫生,公安局就把我的两位同修带走,审问好长时间,第二天早上,公安到炼功点,从此炼功点被迫解散,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从此拉开了序幕。

4. 99年10月我已够上评高级教师职称,镇硬卡着,并把别的同事表格也卡着,说不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不给评职称,其他人也压着,单位鉴于我的工作表现写了个鉴定,他们才发表格下来。

5. 2000年春,江氏打压不断升级,我的一位同修因到另一位同修家串门,坐了十几分钟,被非法关押了八十多天,受尽折磨。面对这种情况,我和几位同修直言上书,力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例和自己的身心变化,被当地派出所恫吓一番。

6. 从此,我们被作为县重点打压和监控对象,2000年7月20日期间,不法人员把所有修大法的教师找去办洗脑班,当时有八、九个人,因我们四人在洗脑班结束后,表示坚修大法而被调到镇边远的乡下教书,其中一位大法弟子被开除党籍,推下领导岗位。

7. 在乡下,公安仍去骚扰,逼我们放弃修炼

8. 2000年国庆之前,我县以公安,政法,各级政府,单位组成了所谓“帮教团”(实际是洗脑团),强迫洗脑,公安一科赵××,对大法弟子拍桌子叫嚣说:“你们不转化试试,”一副强盗相。由于校长陪我们同来,致使乡下学校不能正常工作。当时大家考虑到学生,违心地写了保证。不久认识到这是错的,大法好,应该让更多人认识到好,参加修炼。县里讲理讲不通,我于2000年11月8号带着我的女儿一起上北京,第三天在广场被抓,因被抓后我们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恶警们气急败坏,把我们抓回去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仍不放,多次上报要非法判我们劳教,后我们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这期间,公安不断给家庭,单位施压,前来洗脑的人络绎不绝。这时我丈夫的侄女要参军入伍,他们不给签字,非要我写保证,因我不保证,丈夫只得让我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一个多月放出后,侄女仍不让走,县领导说:“她不给我的好日子过,我也不给她好日子过。”硬逼迫我丈夫和我离婚,并且说要真离,要双方的离婚证,假的不行,丈夫不忍离婚,第一天只办了他的一张离婚证,想蒙过公安局。但不行,我们只得真离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硬被拆散。我的两位同修放出不到一个星期就被非法判劳教,我和另一位同修失去工作,只给生活费,监控更严了。那一年我们四人的工资年尾补发时全部被他们卡去(共三千元)。

9. 女儿因上北京,被所在学校县团委找谈话,要求她放弃修炼,女儿不答应,他们就用开除相威胁。

10. 北京之行后,在短短二、三个月内不法官员为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办了4次洗脑班。(元旦,春节,正月十五,二会期间),牵累了许多单位领导、同事,我的许多同事因此而过不好年,过不好节日。许多人也因此认识到大法好。有的来办班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江××一旨命令到,我们就得办。”

11. 因我始终不妥协,2001年6月初他们想强行送我到劳教所“转化”,头一天就派人到我家,把我看管起来,因我坚决不去,他们没得逞。

12. 后来他们以谈话为名,开始整我的黑材料,2001年6月20日,七、八个人在我防备的情况下,硬闯入我家,强行把我带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13. 劳教生活,不堪回首,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至今想起来,痛心疾首。劳教所确实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她们手段使尽,一进去首先让你和别的犯人在一起,并叫她们看管你,24小时不离人,不让任意走动,好多学员觉得拖累了别人而违心表态放弃修炼。转化后就给你洗脑,让你“悔过”,“揭批”,直至不叫你做好人,名之曰:不能讲做好人,做好人,回家还要修法轮功。对坚定的修炼者更残酷,每月只有40元菜薪,不够吃,天天有人围着你给你灌谎言。平时几个人看管一个坚定的。特别坚定的就弄到小房间由三、四个人看管,不准和别人说话,不准出去打饭,我亲眼看见几个来时很正常的学员被逼的精神失常。绝食的被强行灌食,手段极残忍。有位大法弟子,原来是个法官,绝食100天,瘦得吓人,仍被强行灌食,不放人。还有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加期。

14. 2002年3月19日出来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又重新走正法修炼中来。由于到劳教所讲清真相,希望邪悟者及早醒悟,而被劳教干部嫉恨。又由于讲真相被严加监视。公安在会上散布谎言说:装真相传单的红袋有毒药,叫人们不要拆开,直接上缴。层层传达下去,可见他们多么害怕真相,采用的手段卑鄙至极。这也正是江氏之流惯用的伎俩,欲盖弥彰。

我现在流离失所快半年了,这半年我又目睹我们许多同修被抓,有的第二次进劳教所,许多大法弟子和他们亲人在承受着一般人无法承受的痛苦,我们希望国际法庭早日把江××之流绳之以法,还人间祥和和安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