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8)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心存正念,去掉怕心

一天,我带着真相光盘、材料及给功友录制的师父讲法的带子,要去一个村讲清真相,到了那里,我面对面给世人讲清“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我说在天安门自焚的绝不是法轮功学员,开始由于他们受了新闻媒体的欺骗,对我们讲的有点不信。我说:“不信你们可以看一看真相光盘,看看你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不是象电视、收音机、各种宣传工具说的那样,那都是胡编的,是江泽民想把罪名加在法轮功头上,好让老百姓仇视法轮功。”他们说:“你有光盘,我们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一个说:“我的VCD机坏了,你给我一张,我找个机器看看。”他们都高兴地接下了,而且都愿意看看江xx之流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

只要你心存正念,去掉怕心,一正压百邪。无论做什么,都要用你修好的一面去做,把自己视为象顶天独尊的神一样,什么困难也就挡不住了。

被迫流离失所

1) 经过30年努力得来的工作职位和事业,在公安来抓我的那一瞬间就失去了。自己孤身一人茫然生活上不知所措,但有一点很清楚,不能公开我的身份。当时,女儿刚从国外留学回国,在同修的帮助下父女匆匆相见,心情十分沉重。女儿还在上学,还不能独立生存,我没有了工作女儿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女儿心里明白,爸爸可以离开北京,但是随时都会有被抓、被打的危险。而且,再要落到警察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2) 就此一别何日还能再相见?真是生离死别!此时女儿已经泣不成声。当我要上车时,女儿突然拿出相机几乎哀求地说:“爸爸,和我照一张相吧!”我的心突然一紧,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没想到以前在电影、小说中生离死别、骨肉分离的悲伤故事竟发生在我们父女的身上。同修帮我们摄下了这凄凉的镜头,成了历史的见证。

3) 流离失所不仅担惊受怕也很辛苦。刚开始,经朋友的帮助到南方的一个小岛上,以低廉的房租住在老乡家。南方的夏天酷热难当,到晚上常常被成群的蚊子袭击,汗水在草席上留下深深的印子。我决心要克服困难勇敢地走到社会中去,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向世人讲清真象。于是从战友、同学、亲戚开始,向所有能说上话的人们揭露邪恶、破除谎言,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自从脱险后,公安一直在非法追捕我,几次都险些落在警察手里。真是险情叠生。在邪恶的迫害下我没有了家,失去了一切。但是我拥有了伟大的真理,我必与法同在,向真正的家回归。

我闯出洗脑班

1)2001年3月我在流离失所时被抓,派出所里全是警察,我内心一点怕的念头都没有,继续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不能为了奖金干坏事。他们后来叫我去宾馆吃饭,我明白了是洗脑班。想起了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便坐着不动并请师父加持,邪恶把我推来推去倒在长条椅抬上车,绑架到宾馆洗脑班,十来个人累得直喘粗气。

2)我绝食抗议迫害,办事处的人假装拉家常,却诬蔑我们不管家,全然抹煞了大法弟子在家不放弃修炼就被绑架的事实。伪善动不了我对大法的坚信。第四天他们找来几个叛徒给我洗脑,我请师父把我各层空间耳朵封住,什么邪东西和不好的一切都打不进我耳朵里。我大声对它们说: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你们不配。它们讲,我就在心里发正念。什么都没灌进来。下午来的人对法还有正念,她参加过师父讲法班,同修惋惜她给她打电话都哭了。最近师父梦中点化她满天法轮飞,时间不多了。我和她交流,鼓励她上网发声明,她表示回去好好悟一悟。

3)被抓那天我就对师父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一定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去。邪恶之徒夜里开五六个灯,电视也老开着,严防死守。还拽我的手腿不让炼功发正念。绝食第5天我动了人心,下楼吃饭还没吃完就去了厕所,浑身冒凉汗,悟到了不该吃饭。第6天早上,洗漱时发正念,回床后炼功,一会儿看着的人睡着了,发正念把她们定住并请师父加持,穿好衣服堂堂正正走了出来。是师父的慈悲保护弟子才得以走出来,我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