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53)

【明慧网2003年4月30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搭警车去做真相

她年轻时因车祸头脑反应迟钝,没修炼前很让人操心,几乎每周出一次车祸,但都没啥大事。99年4月25日那次进京护法,回来的车上,一位十岁小同修告诉她,说师父为了度她吃了相当于别人几倍的苦,她开始精进了,脑袋干别的不好使,背经文可挺快,不断精进。2001年从劳教所回来后一直在户外炼功,每天除学法炼功外就出去做真相,一次在一公安家属楼正贴真相被一公安抓住叫到屋里,问她姓啥叫啥在哪住,她都告诉了那人,那人记下后说:“你看楼下这么多车,有很多人在休息。你走路声太大,别妨碍我们休息。回家吧。”她听了下楼一看:这不是提醒往车上粘吗,于是剩下的真相材料全部送给楼下的警车。晚上那位公安想证实一下她说的话,开着警车来到她家附近,一看她正在楼下炼抱轮呢,就去她家问她爱人:“她炼功你咋不管呢?”她爱人说:“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你们能管你们管呗!”那警察没趣地走了。又有一天她正拿油漆桶往墙上刷刻好的“法轮大法好”,一转身差点撞上一人,一看是开警车的那位民警,那位民警说:“你就知道在这胡同里刷,你咋不到那超市和交通岗台那刷呢?走,你上车我拉你去。”她犹豫了一下,也怕他诱捕她,后一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怕,发正念。然后上了警车,到地方后下车就开始刷,刷完后警车又给她送回了家。

三老太时刻保持正念,以纯正之心讲真相

杨姐,快60岁了,一直坚持修炼,她妈妈79岁了,每天听师父讲法,坚持炼功。董老师60多岁,这三人经常白天出去做真相,每次都发正念,走街串巷,大马路、楼洞内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一次三人往楼头贴了一张真相资料,被两个便衣看到,问他们:“你们胆真大,你们知道我俩是干什么的吗?”董老师说:“我知道你们一定是有善心的人。”那两个便衣看了看真相材料,又瞅了瞅三个老太太,说:“以后注意点吧。”说完便走了。又一次,杨姐把一张大幅不干胶粘到了大马路边一个醒目的地方就过道了,董老师回头看到几人在看,说:“你看有人看到了。”杨姐说:“那不正好吗,就是给他们看的!”又一天,杨姐和董老师爬到树上挂了一个大条幅,刚下来,不远处来了一个穿警服的人,他俩便站在附近发正念,那警察到条幅那瞅半天,然后走开了。就这样这三个老太太每天以纯正信念用不同的形式讲着真相。

胖阿姨定住便衣、喝退警察

胖阿姨一年前就曾经把邪恶之徒定住过,那次是去功友家送资料,不料功友被抓走,家里只有一个蹲坑的便衣。胖阿姨一边用智慧脱身,一边想:我得走,资料是不能给你。临走往便衣手里塞了一张真相资料。只见那人不动了,胖阿姨纳闷儿:这人怎么了?不说话也不动了?她还跟人家说:“俺可走了。”还有一次警察到她家抄书,她喝退了所有的警察。她曾六次被抓,六次都不配合邪恶,还向警察讲真相,挨个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现在虽然每天都有人盯她的梢,监听她的电话,但她照样存放真相资料,什么也不耽误,用她的话讲:“俺坚信大法是因为俺师父给俺祛掉了十多样的病。你们让俺签这签那的,你们能给俺去病吗?”

我的钱必须如数归还

老太太七十有三。今年11月份的一天,贴真相不小心被盯梢,有一天三名片警以管道漏水为名骗开房门。强行搜查,拿走了大法书籍并偷走了一千多元现金,还把老太太关了两天审问资料来源。老太太没配合邪恶,什么也没说,回家发现钱丢了,去派出所索要归还,用正念正告恶人,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该所警察当场答应归还所偷的钱财。

我在大陆大学校园洪法、讲真相

我是一名大学生,据我所知,我所在学校的近万名学生中几乎没有人知道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更没有人清楚《转法轮》里面究竟都说了些什么。而这些可怜的人们所知道的只是江泽民集团灌输的谎言。当我讲给他们真相时,他们都很吃惊,一副闻所未闻的样子。

后来和人提起这些时,我突然泪流满面,我明白了,为了让这么多无辜的人得救,我以高出分数线50分的成绩进入这所普通院校,原来这一切是为了得法洪法。记得有位同修说:在正法中,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师尊把这么多人的未来几乎交在我一人的手中,我体会到了大法粒子的责任。

在学校中我是学生会预备主席,学生社团主席,班上的班长,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我,也很羡慕我,作为炼功人我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但是我却很珍惜,我知道这么多人认识我的真正原因。他们渴望的是得救。我要利用各种合适的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无论是面对面的谈话还是发传单,我都在用真念想着:“这是你们得救的机会,你们可一定要抓住啊!”

另外我发现大学生中多数人都很看重事实,当你把数字、名单、真相告诉他时他会很快接受,可是当我们传单上只有几句简单的正法口诀时,他们反而会产生逆反心理。我想这也许代表了知识分子的一部份特点,希望同修们在讲清真相中注意这一点。

向大学同学讲清真相

流离失所之后,我开始给以前的同学、同事、邻居等熟人发真相信和真相邮件。我觉得这么做有几个好处:一是他们对我的人品和我的情况很了解,知道我是好人、高级知识分子,能够通过我和我的经历,对大法弟子和大陆的迫害有个感性的认识;二是以我的经历为契机,引起他们对大法真象和大法弟子的关注;三是做为我的熟人,他们只会更认真地阅读真象材料,四是通过持续不断地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使他们从邪恶的蒙蔽中彻底解脱出来,不会再次受骗;五是他们明白真象后,还会同周围的亲人、朋友谈起,可以起到帮助传播真相的作用。所以我认为这种讲清真象的方式效果较好。

首先,我给大学的同班同学发电子邮件,介绍自己流离失所的原因和现状。于是有好心的朋友给我回信,对我的情况表示关心和同情,我为她们的善念给她们的未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感到高兴。但邪恶并不会放过每一个干扰和破坏的机会,一个自称“老同学”的匿名者给我寄来了两篇恶毒攻击大法的文章,试图改变我的信仰。我平静地给他回了信,同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回信时,口气便弱多了。不久,他又给全班发信,要大家一起来说服我,但没有一个人响应他,反而有同学劝他不要这样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