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上访回忆


【明慧网2003年4月8日】1999年7月20日全国各地大法弟子纷纷上北京护法。一天我在北京复兴门,这时来了几个同修,我们一起切磋,他们说要去天安门炼功证实大法,当时我认为去信访办上访更重要。这些同修走后,又来了几个同修,其中一个某省的同修说他们准备在8月20日去天安门广场炼功,当时我对这个做法认识上不去,他就拿一张报纸给我看,说:“你看好奇怪,报上说20日有惊喜。”我一看那一行字还真醒目,真是神奇,但是我还没悟到应该去炼功。

去了一位北京同修的家中,问他对这事的看法,他的想法也跟我一样,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安,就学法,拿起《转法轮》一下就翻到显示心的那一篇,书上说:“因为修炼到这一步,也就是他的悟性达到这一步,他的心性标准达到这一步,他的智慧也就到这一步。所以更高层次中的东西,他可能不会相信的。就是因为他不相信,才会造成他认为自己看到的是绝对的,认为就这些了。那还差远去了,因为他的层次就是在这儿。”当我看完这段话时,我突然明白了自己的认识应该要提高了,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去天安门广场看看,准备20日去炼功。

第二天一早有被抓的预感,就把所有的随身物品包括身份证和钱都留在北京同修家中,只拿了一个装有大法书和经文以及现穿的衣服的包上路。我们一早6点多钟,乘车来到了广场,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大法弟子,我们发经文给在场的同修。这时有学员叫我快走。不一会儿恶警就开始翻包,我走到广场附近的地下通道时,被一个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又蛮横无理的公安挡住去路,被翻出一本手抄的《洪吟》,问我炼几年了,我回答3年了,就这样被非法关押到前门收容所和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同时还有其他20多名同修被关押。

恶警把我们两个同修拽出去毒打,两天一宿不给饭吃,晚上我们被省里驻京办事处的公安接走。在警车上我悟到我们是做最正的事,不该被非法关押,应该走脱。我问身旁的同修跑不跑,她说:“跑。”当时我正好晕车,向公安说:“我晕车想吐。”公安怕我吐在车上,就同意开窗子,不久司机大喊一声,让公安点人数,发现真少一人,公安就下去抓人,此时正是下班时间,马路上人很多,早已不见跳车同修的人影。我们被押到省里驻京办事处附近的一间小平房里,下车时公安叫住我,气急败坏地问我:“她什么时候跑走的?你是真晕车还假晕车?”他踢了我一脚,并大骂我。

屋里关有20多名大法弟子,在阴暗潮湿的地上坐着,有的已经坐了一个星期了仍没人管,我们省的20多名大法弟子,当晚就被拽上大客车,而且把鞋都收起来,不让我们穿,有的同修被按在底下,不让坐在位子上。奇怪的是出发时车子绕着北京走一圈,也没开出城。我悟到应该留在北京证实法,我要找机会走脱。开回当地后我们市共4人被转给市里的公安看管。中午其中两名公安去吃饭,剩下一名看守,我们三位女学员都想跑,这时那位男同修所在地区的两个公安来接人,看守我们的公安正好在接电话。一位女同修趁机拉开窗户跳出去了,外面是一个学校的大操场,公安接完电话,一看少一个人,就跟着跳窗追出去。那两个来接人的公安,其中一位30多岁叫年纪大的那位公安看好我们,自己也跳窗追捕。我和另一位女同修说机会来了,赶紧走吧!她也跳窗走了。我觉得窗外大操场目标太明显了,就开屋门走到走廊上,发现走廊还有窗户,就开窗跳出去。我怕他们发现我的行踪,又把窗子关上。我往前跑,看见有一个工地,很多民工在施工,我往一面墙跑去,墙下堆满一包包的水泥,我上到了水泥堆的最上面,不知哪来的力气翻过两米高的墙跳了出去,居然没事。真神,正巧有一辆三轮车驶过来。

上了车坐到大马路,坐上出租车到下一站火车站,心想离这远一点,这样可避免公安的搜捕,但司机说要150元,我身上仅有200元,买火车票都不够了,于是向司机说要提前下车。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我晕车了想吐,司机让我下车吐了一阵,实在难受的坐不住了,我让司机走,自己站起来往前走。马路不宽,走了一会儿怕被公安抓,就往高粱地里走,那时正是8月份立秋的中午,天气很热,闷得我气喘如牛,只好出来在马路上走,来到一家小卖店,买了个面包和一瓶水,坐在小卖店前的台阶上。心想到北京还有一段路,身上的钱不够,此时若有自行车骑到北京总比走路强,我问老板有卖自行车吗?老板说家里有3台,修一台给算50元。骑上车已经下午4点了,我买了点饭装在塑料袋,挂在车把上,一瓶水夹在后车座上。

骑啊骑,不知道骑多久了,天越来越黑了,上了公路,一辆车都没有了,无限的寂寞涌上心头,这时如果有个同修同行该有多好啊!不知道骑多远了,也不知道深夜几点了,不时的望着路上挂着的路牌,深怕走错路。地上有一堆玻璃丝袋子,如果用来睡觉多好,但我不愿下车,再往前骑一段路,觉得又困又累又饿,就下车在马路边休息,一看装饭的塑料袋早已不知去向,那一瓶水也不知掉哪里去了,只好睡觉吧。东北入秋的夜晚躺在冰凉的地上,冻的我浑身发冷,想起了刚才路上那堆破袋子,回去捡来,扑了扑袋子上的灰尘,挑了一块较完整的当成铺盖合地就睡了。没睡多久就被冻醒了,继续骑车赶路吧!推车上路,见天还这么黑,于是回到路旁沟里躺下。不一会鸡叫了,天要亮了,还是继续赶路吧!

路上的人都已穿上厚衣服,身穿短袖衫和裙子的我在初秋的清晨觉得好冷,路上行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又不知道骑了多久,遇见一些人在修马路,对我说前面的路不准走,要走就罚钱。我见路边果园里有人在浇水,我过去问那个年轻人去北京怎么走,他告诉我走202线,正要开口问他202线怎么走,他就被家人叫走了。这时我见双腿被昨晚的破袋子沾上很厚的一层灰尘,拿起水管冲干净,又把路上捡到的矿泉水瓶子灌满水才上路。正当我茫然不知何往处走的时候,“救兵”来了,我大声喊住一位挑担子的老大爷,问:“老大爷,202线怎走?”老头也大声响应说:“跟我走吧!我正上那儿做买卖呢!”穿过果园就是202线了,往西骑了好长时间,实在冷的不行,只好找商店买衣服,花了8元买一条裤子,12元买一件马夹,身上只剩下10多元了,可离北京还有1000多里路。

到了秦皇岛市已经是下午了,路上捡到一块大塑布,我太累了,找到路边的一个大沟,倒头就睡着了。醒来后跨上自行车才发觉,我的手腕酸痛的不得了,手不敢碰车把了,屁股一上坐就疼都不敢坐下了,我强忍着疼痛骑上车。为了证实大法我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再大的苦也要承受。马路上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都没有,只见各种汽车川流不息,警车也刷刷地从我身旁驶过,心想要骑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北京,我得拦一辆汽车。

快到北戴河时,算算我已经骑了300多公里路了,不久见一部车停在路边修车,我向前去询问,得知他们要去北京,真太好了。我要求司机载我,编了个理由说:“上北京找孩子,骑不动车了。”可是那两个人互相推脱,不让我上车。我说请你们让我上车吧!什么时候叫我下车都行,他俩勉强同意了。上车后觉得没说真话心里很难受,因为之前我怕说真话他们会不让我上车,我向他们道歉,表明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被公安追捕,没想到那两个人说:“你怎不早说呢?你要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再有两个也装得下呀!真高兴能碰到你这么善良的人。”一路上我跟他们弘法,让他们更了解大法,第二天一早我又回到北京。

师父元宵节讲法解法之后,回忆正法这几年走过的路,对照大法,很容易看出自己当初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容易明白今后应该如何更好地否定旧势力。过去的路已经走过去了,有师在、有法在,我相信我们都会越做越坚定、纯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