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某地区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上)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当我带着我们地区众多同修的嘱托,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历尽艰难终于踏上飞往北美飞机的时候,心情是平静的。当飞机冲上云端,回首望着这片古老而又神秘故土的时候,思绪万千:我离开的这片国土上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对人类未来具有重大影响的事件!我为什么能够在此时离开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的祖国。当我第一次堂堂正正地站在领事馆门口炼功、发正念的时候,近四年来我所在地区大法弟子的正法壮举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止不住的泪水一次一次地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明白了在这一特殊历史时期我来到北美的目的,我应该尽快将他们写出来,将在国内无法实现的愿望完成。由于网络的严密封锁,我们地区在收邮件方面没有问题,但在发邮件方面一直很难突破,众多弟子感人的正法经历几乎在网上没有报道过。

一、佛恩浩荡、修者日众

自95年年底到96年年初之后,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二级甚至三级单位都有了自己的辅导站,炼功点更是遍地开花,随处可见佩戴法轮章的大法弟子。通过对几次交流会所租借礼堂的座位情况,我估计本地区的炼功人数超过5000人,由于我们没有组织、也没有名册,所以具体人数谁也无法知道。某个研究院,炼功人数就达近百人,我所在的75人的研究室拥有《转法轮》的人数超过20人,坚持到各炼功点炼功的也超过了10人,该研究院里的功友有很多根本就不认识,甚至还没有听说过,因此“7.20”以后,今天这个到北京上访被抓回来了,明天那个散发真相材料被拘留了,同修之间也对不上号,有的被关在一起时才第一次见面。

邪恶之徒更是晕头转向。一次本单位的书记(为泄私愤主动将本单位大法弟子送到610非法关押洗脑2个多月,恶人榜上已留名)对我说:“我以为都把你们看起来了,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一个老鲁?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炼的?”邪恶之徒们哪里知道大道无形胜有形的道理?上述事实说明,镇压之初邪恶所宣传的所谓“严密的组织”、“全国炼功人数只有200万人”纯属无稽之谈,就连它们自己都不相信。

由于这个企业知识分子相对密集,因此大法弟子的文化水平普遍较高,具有大学及其以上学历的弟子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很多都是当时某一级别的领导(当然现在都已被迫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他们无论是业务能力、还是为人都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并为以后的正法打下了坚实基础、致使恶人在我们跟前无话可说、自愧不如,只好在暗地里捣鬼,当然这是后话了。由我们地区的情况可以想象到当时全国修炼的壮观景象,因此恶人对法轮功的镇压从人类这个角度讲,说到底就是那个邪恶头子发现好人太多了,大法弟子象一面面镜子照出了他自己的丑陋和低下,从而不舒服、继而产生了妒忌心和恐惧心,如此而已。

二、天倾地覆、坦荡正法

邪恶之徒对大法有组织地干扰破坏,我们在98年年初就有了明显的感觉。炼功点屡次被取消,我们当时也只好经常迁移;组织部门也开始秘密调查,尤其是对担任一定职务的大法弟子更是“关心备至”,找我们“谈话”、说是要注意“影响”了等等,我曾质问它们:“炼功做一个好人,锻炼身体,工作也干得很好,怎么影响不好呢?”它们无言以对。也就是说,暗中的迫害,我们知道的,从98年初就开始了。“4.25”万人和平上访后,它们只是加速了迫害的步伐而已。

记得在99年6月10日前后,中央电视台刚刚播发了关于中央政府从来没有反对炼功,人民有炼的自由也有不炼的自由,不传谣、不信谣等等,第二天一位副院长就拿着一张既无文件头、又无落款、日期的所谓秘密文件给我们宣读,内容、口气与后来“7.20”的宣传完全一样。我就问,院长,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昨天中央“两办”刚刚说了不信谣、不传谣,你怎么还给我们传达这个?这绝对是谣言,不要再传播了。结果当时的这位院长哑口无言。可见,邪恶之徒对大法的迫害自始至终是荒唐的、见不得人的,完全是靠自相矛盾的谎言开道,是见不得阳光的,当然也是注定要失败的。

1999年7月20日是人类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也就是从这一天邪恶开始了对宇宙根本大法──法轮大法的公开迫害。当时真有天倾地覆的感觉,但是由于师父为弟子承担了来自宇宙高层的一切邪恶因素,而且把所有的弟子都推到了最高位置,因此才有了当时波澜壮阔的正法之举,在当时我们地区纷纷走出来的弟子也都成了后来正法的中坚力量,除极个别的走向反面外,绝大多数弟子都在魔难中、在磕磕碰碰中走了过来。但是由于正法刚刚开始,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中都经过了一个认真思考的过程,在相互交流中逐渐认识到大法修炼是绝对正确的,师父教我们真善忍的法理没有错!也就在这个时候,丁延“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一文在大法弟子中广为流传,对大家的影响非常大,很多人是含着泪水读完的。

到99年的9月份,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普遍走出了低谷,从此以后开始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正法历程:五位大法弟子成功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打出了“李洪志老师是宇宙真理的传播者,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横幅,据说在当时的美国之音有过报道。当时很多常人都在说,法轮功真了不起,你们师父培养出这么好的弟子,你们师父也一定了不起。

成百成百的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仅仅在2000年的元旦我们企业就有300多弟子去北京证实大法;2000年年初200多人的集体炼功,是省内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体炼功,给予邪恶以极大震动;大法真相横幅、传单一批一批地出现在大街小巷、居民楼内。由于本地区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电脑比较普及,常人也几乎都看到过真相材料,明慧资料根本无法封锁。

与此同时,大法弟子也遭受了残酷迫害,据今年年初的不完全统计,先后有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700多人次受到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或关押,被记录在案的大法弟子大都被迫开除、免职、辞职、买断,少部分留在工作岗位上的也被监控、受到不公正地对待。下面我就将我所了解的本地区正法中的点点滴滴写出来,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努力、用何种词汇都无法表达大法弟子惊天动地的气势。

◇天安门城楼喊出千万年的誓言、狱中两年仍坚定不移的老洪

提起老洪(化名)在当地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令邪恶为之胆寒。老洪是某研究院的工程师,业务水平很高,担任几个课题的负责人,是众口皆碑的好人。99年12月25日他同另外四位大法弟子机智地避过警察的搜查成功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李洪志老师是宇宙真理的传播者,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无法表达这响彻天宇的呐喊所代表的巨大力量,只是回来以后他们说横幅持续近一分钟,城楼上的警察目瞪口呆。后来老洪被非法判刑两年、两位被判刑一年,另外两位被非法拘留。

2001年12月25日,老洪堂堂正正地走出了北京某监狱。当单位的保卫科长在监狱门口接他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两年我在里面一直炼功”,这一句话使原本想好好表现一番抓几个“转化典型”的单位领导和当地公安垂头丧气,只好乖乖地将其送回家,再也没有提过所谓的“转化”。单位同事到家里去慰问,师父的法像就挂在客厅。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心邪恶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猖狂?!

当我去看他并将两年来的全部经文、资料送给他的时候,问起狱中的情况,老洪淡淡地说:“凡是能够想象到的折磨我都经受了”。在前半年左右的时间为了开创合法的炼功环境,受尽了折磨,越是折磨越是炼,后来同一牢房的刑事犯都自觉地保护他,警察一来马上通知他、并挡住警察的视线,每当这个时候,他就说“你们让开,我就是要让他们看到”。最后狱警所有的招都使尽了,也无法动摇他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狱警长最后当着众人的面伸出大拇指,说:“了不起,人家是修炼的人,就让他炼吧,不要再管了。”从此,开创了整个监狱的公开炼功环境,赢得了从犯人到狱警的普遍尊重,甚至于同牢房的犯人抢着为他服务,为能够替他干点什么而感到光荣。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