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一、大法让我起死回生

我于73年12月9日在修水库的工地被板车撞断了右大腿骨,在医院医了半年,钉过钢钉,做过牵引,但还是留下了残疾(鉴定为一级残废),拄了多年的拐杖,右腿比左腿短了2-3公分。右大腿小腿肌肉萎缩,膝关节和踝关节肿大,常年累月疼痛。为了医药费和解决我的生存问题,我先后到过镇政府、市政府、市委信访办、区水利局、市水利局、残联、民政局、公安局等处多次上访。终于在86年给我转了户口,安排了一个工作,但工资根本不够吃药的费用。到98年得法时,我吃药共吃了25年,吃的药可装上两大卡车,五脏六腑也都吃出病来了。

89年,我觉得实在吃不下去药了,就听人介绍找了一个巫医看病。钱花了不少,病也没看好,更糟的是,那巫医是有附体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尽害人,我就不找它了。那东西抓着我不放,每天晚上都找我,我晚上害怕根本不敢睡觉,白天总是迷迷糊糊的。虽然又花钱找其它的一些巫医治它,但三、五天后它还是照来。到95年时,我的钱也整光了,丈夫也不管我了。我感觉人已被那附体整个都吸空了,风都吹得倒,人也基本上瘫痪了。右半边身体肌肉全部萎缩,只有打止痛针才能走几步。我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帆布躺椅也被我磨出了几个洞。在家也是躺的时候多,家务活干不了,每年还有大半时间在医院住院。几年时间我死过去六回。

98年9月15日,我慕名到一名医生那去看病,他听了我的介绍后,就告诉我只有法轮功能救我一命。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并将书放在怀里。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全身一震,象睡醒了瞌睡一样,从未有过的清醒。我马上意识到这书不是一般的书。我一回家就看书,白天看、晚上看,鼻涕眼泪不停。只上了三年半学堂的我,几天下来终于看完了。我看完后就动了一念:我一定要修这个大法。从此我停吃了所有的药,接着我又到那医生那住了几天,学会了动作,看完了李老师讲法的九讲讲法录相。看录相时,我感到李老师就是我最亲的人,我一定要修到底。我又请回了师父的讲法录音,白天看书,晚上听录音,睡很少的觉,每天坚持炼全五套功法(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偷过懒)。开始打坐时,我的右腿弯都弯不了,也坐不正(右半边身体肌肉萎缩)非常疼。但无论多疼,我一开始就坚持半小时。师父一直不停地帮我清理身体,从口里流出的象臭水沟的污水一样,又臭又腥,而且药味浓烈,右腿也渐渐有知觉并逐渐能弯了。三个月后,右边身体肌肉长好了,两腿也变得一样长了。半年后开始能双盘,一盘上就坚持半小时。我们镇上的人看到大法在我身上显现的奇迹,学功的人增加了好多。

99年春节,我回娘家看望父母,父亲看到我的巨大变化后大吃一惊,问我吃的什么药,我说我什么药也没吃了,我学了一种很神奇的功――法轮功。我把《转法轮》给他看,他打开书看到师父的像就说:你师父很伟大,不一般。他又问书封面上的图形是什么,我告诉他是“法轮图形”,他说:这个法轮厉害,一进屋什么东西都不敢进来,难怪你药都不用吃了,我吃的中药都不能在你的屋里熬。99年7.20后我父亲也曾对我说:娃啊!是你师父给了你第二次生命,吃木耳不忘树恩,你怎么都要把你师父放在心上啊!我也曾对我自己说:你的每一天都是师父给的,是师父延长来的,你要珍惜每一天,用你的一切证实大法。

二、护法上访证实法

7.20后我市很多同修都到北京上访,我当时没钱,就没去,但我是本市的老上访户,哪个信访部门都知道我原来的情况。我就到市委、市政府、区政府、市公安局等部门去,他们以为又是为了工伤的事找他们麻烦,就不想接待。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只3个月,25年的残废完全好了,我也不象从前找你们的麻烦了,但国家现在却不让我炼功,还污蔑我们的师父、污蔑法轮功,我希望用我亲身的经历证明国家这种做法是错的。他们都说:我们看你是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们为你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高兴,你觉得好,那你就在家里炼吧!谁知没过多久,公安局派人来抄我的家,把我的书全抄走了,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要我放弃修炼。在派出所我看书就放在桌子上,我就把书拿过来抱在怀里,这时,一个恶警扭我的胳膊,一个抢我怀里的书。我拼命地喊:书是我的命根子,里面都是神话。在场的三个恶警都吓跑了,他们把抢过去的书随手放在桌子上,但当时我象犯了傻,也不知道再拿回来,只想到我炼功时间到了,他们应该马上放我,这样一想,他们就把我放了。回家炼完功,但学法没书了,我想不行,我明天还得去找他们要。

书抄走的第二天,我到区公安局要书,那个国安科的科长非常坏,不但不还我书,还威胁我说:再要就抓你去坐牢。我一看这里不讲理,那我到市委去。第三天,我又到市委信访办,他们叫我找市“610”,我说我原来为工伤的事老找你们的麻烦,我现在炼法轮功全好了,不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却老迫害我。我找他们要书,他们不给,其中有一个到我家抄家的坏人叫来门卫赶我走。门卫恶言恶语,但我不为所动,来到市委大门口一侧门柱旁坐下,我就大喊: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都来看哪,公安不讲道理,到我家把我的书都抄走了,我跛了二十五年,药吃了两大卡车都没治好,学法轮大法才3个月,全都好了。我师父最伟大,他们冤枉我们师父、冤枉法轮功……。我一喊,那小门卫吓得赶快溜了。好多过路的群众围观,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门卫和气地对我说:你说的话别人都知道了,你回去吧!

三、正念正行三次闯出魔窟

自从上访证实法后,我被警察列入了重点名单,经常派人来骚扰。2000年12月中旬,我母亲过生日,两个恶警找去,骗我说要办学习班,3-5天就回家,我一时糊涂,就跟他们上了车。我弟弟对我说:姐姐,你这回可能要说不炼功才能放你回来。我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说不炼,嘴说的打嘴,手写的打手。这次洗脑班上三十多个同修,没有一个配合邪恶。8天过去了,它们气急败坏,把我们全部非法关进了拘留所。我一到拘留所就绝食抗议,我心里对师父说:这里不是弟子待的地方,我要赶快回家学法、炼功、讲真相

绝食第三天,他们要给我输液,我把它拔掉,不配合,没输成。一个小伙说要给我灌食,我从心底对他说了声:谢谢,当时他吓得向后退了三步。我感到善的力量真是强大。后来他们又骗我说:你吃一点,过两天一定放你。我被恶警的伪善所欺骗,就吃了点稀饭,但不一会全吐出来了。我对它们说:我吃不了你们的饭,快放我回家。他们又找来我丈夫劝我,我已铁了心,就是不吃不喝,我丈夫也正告它们:她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结果第六天警察就把我放了。

回到家我继续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恶警三天两头派人来找我,拿诽谤大法的报纸、书来叫我看,我说:我不识几个字,不看。问我看电视没有,我说对电视不感兴趣;又叫我炼别的功,我说:是你们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一天,区政法委什么主任又拿来诬蔑报纸叫我看,还要我骂我们的师父。我严肃正告它:“你们当干部的太下流,不讲文明礼貌。我师父是我的再生父母,为什么我要骂?那你每天骂你的父母几遍看看?”他灰溜溜地走了。后来它们再来,我对它们说:我师父救了我一命,连我一杯茶都没喝,我却还给你们倒茶,你们不迫害我,我还承认你们是领导,你迫害我,我就不承认你是我的领导。从此以后,他们就没敢再来。

2001年腊月的一天早上,几个恶警又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要我说跟谁联系,哪个人给了我多少传单?他们说谁谁看到我发传单,已有充分的证据等等。我当时心不正,在他们的逼迫下,想同修都说了嘛,我一时糊涂也承认他给过我两张。他们又强行叫我签字按手印,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我师父说过那些参与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要统统淘汰,但我师父也非常慈悲,一再给人机会,你今天迫害大法弟子,明天不迫害了,并挽回了损失,我师父都救你。他们马上说:你看,我们一直都没打过你吧。我说:凡是炼法轮功的人都不能迫害。

当天下午他们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我当时也不害怕,我觉得是伟大的神,不应该在这里待。我绝食抗议迫害,同时背法、整点发正念、铲除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用意念指挥恶警尽快放我回家。第二天,恶警又逼我说放弃炼功,我没有配合,只是给他们讲真相。在号子里,我也给犯人讲真相,她们好多都表示出去后要找我学炼法轮功。发正念时,我在心里请求师父加持,我要马上出去讲真相、救世人,好多事还等着我回去做呢。结果第三天我就被放了。

回家后与同修交流,同修说两张都不能承认,因为他们要拿去迫害其他的同修呀。我想是呀,我没做好,不是增加了同修的魔难吗?这怎么能行呢?我要挽回,想到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我什么也不怕,正念很足。我到市公安局找他们的上级领导反映情况,那领导原是我们镇上的干部,也认识我,他热情地接待了我,我讲警察前几天怎么迫害我,四个警察踩我的脚,逼我说别人给我2张真相资料,我说人要有良心,不能害别人。他说:“你先别急,你先回去,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办好。”我正准备走,那个非法审问我的恶警,将我签过字的笔录拿来给领导汇报,刚放到领导桌上,我就一把把它抓过来,撕了个粉碎,并说:“无耻得很!”那恶警羞得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那领导叫那恶警先出去,然后他就批评我不应该这样做。我说:“他迫害我们好人,你当领导的要主持公道,你帮助大法弟子,你就有美好的未来。”他说:“好!好!你回家好好炼去吧!”我说:“谢谢!”

从我得法那天起,一有机会我就向人洪法。7·20以后,我更是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揭谎言,救度世人,我除了参加集体的讲真相外,平时总是面对面地直接跟人讲真相,送真相资料,不管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青年人还是老年人。不论是走路、买东西、上班时、坐车时,我都用师父赐给我的智慧,根据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式去讲,用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给他(她)们讲。当然,我总是先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将他们的思想一把抓在自己手里,不让他们想不好的东西,这样每次都收到较好的效果。我体会到师父非常珍惜我们弟子及众生的生命,我死过去六次,所以更觉得生命的珍贵,我真的很珍惜与我见面的每一个生命,每一个能与我相见的人都是师父安排来让我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的,我不能错过这也许是他们得救的唯一机会。

2002年4·25前,派出所所长到我家问我到不到北京上访,我问他:“北京那地方老百姓能不能去?”他说:“能去”,我又问:“北京那地方是不是江××的私有地?”他说:“不是,是祖先留下来的。”我接着问:“现在政府不让上访是不是违反宪法的?”他说:“没错”。我问:“你们当官的为人民服务究竟是管好人还是管坏人?”他说:“当然是管坏人,但上级领导叫我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反问他:“他们叫你杀人放火你也干吗?难道你是江××的狗腿子?!”他笑了。我又给他讲了发生在我们当地的龙卷风、冰雹、洪水造成的灾害和人畜伤亡等,就是迫害好人造成的,如不醒悟,自身恶报不远。他说:“我求老天保佑。”我说:“你迫害了大法弟子,谁都保佑不了你,你们要再来找我,那说不定我什么时候也要走到北京去喊冤。”他说:“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

2002年5月13日早上,我在上班的地方给一顾客讲真相并给了一张真相光盘给那人,被我单位一恶人看见,它将那人手中的光盘骗去举报给单位领导,领导用碟机一看,上面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就没有管。那恶人不死心,又打电话到市公安局举报我。当天上午就来了几个恶警抄我的家,抄到一些真相资料。他们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哄骗我说出这些资料的来历。我早看透了他们的邪恶本质,坚决不配合,我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把我的功能打出去,把他们的思想抑制住,不让别人看见我。一会儿警察都先后出去吃午饭,原有十几个人的办公室,一下子空了,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我心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我没有错,所以我就回家了。警察吃完饭一看我不见了,象炸了锅,到处找我,我们那个小镇不到一会功夫调来了十多辆警车找我也没找到,后来恶警打电话给我丈夫,他就跟警察说我在家。他们一哄而来,骗我丈夫说:“我们把她喊去了解情况,完了就叫你去接她,保证没事。”我不配合,他们七、八个大男人硬是把我强行绑架去,我的衬衣都被撕破了。一直到晚上很晚,他们还是一无所获,就把我关到第一看守所,我不停地发正念,看守所不收我,他们说暂寄一夜,明天就接走。要我签字,我不签,完全不配合。管教找了几个犯人把我抬进号子。第二天提审我时也是叫三个犯人抬我到审讯室,我一看来的是两个警察,我一到审讯室就站起来,单手立掌对准他们发正念,并说:“你们赶快放我回家。”恶警说:“这回一定叫你吃国家粮,上两回绝食我们把你放回家了,这回你饿死也不放你。”我说:“我没有那个概念,是你们非法绑架我,我才不吃你这牢饭,不喝这牢水。”我马上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一向寂静的看守所被这正义之声震撼了,审我的那个恶警马上吓得跑出去了,还一个恶警也坐不住了。结果没审成,管教又叫三个犯人来抬我回号子,我叫她们放下,我自己走,我一边走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赶快架住我的胳膊把我抓进了号子。我跟号子里的人讲:“我过几天就回家,因为我没做什么坏事,完全是无私无我的为别人好!”我也给她们讲真相,她们很愿意听。

我绝食绝水的第四天早上,管教叫四个男犯人强行给我灌食,我请求师父帮助弟子,并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意想自己是顶天独尊的神一样,不许邪恶迫害。他们用竹片撬我的牙齿,牙都被撬松了几颗,满嘴是血,当时我动了一个不正的念“我这边毕竟是肉身,不能让邪恶弄坏。”结果嘴张开,就被灌进去一点。但食物到胸前时象什么东西给堵住,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在帮我,我就集中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结果灌进去的都又喷出来了,几个犯人直喘粗气,他们说:“你很了不起。”我给他们讲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奇迹。劝他们不要干这种迫害好人的缺德事。一个警察说要给我下鼻管,我说:“那可是缺德,你们也是受江××的蒙骗,千万不要干这种对你们自己未来不好的事。”结果他也不坚持了。

第五天,狱医给我量血压,我心里想:“让它高。”结果高得吓人,认为仪器坏了,换一台又量,还是高得吓人,狱医吓得到处打电话请求。到了第六天,我人已起不来,不能动了。同号的犯人高喊狱医,叫快送我回家。她们说非常害怕我死在她们号子里,狱医也怕,他马上派人用车把我送到市医院输液。我当时心里很清醒。输液到半瓶时,我心想我是神,没有病输什么液,结果针眼起包,我就把它拔掉,并大喊:“我没有病,赶快送我回家。”他们一看输不成液,就又把我抬回看守所。上午十点多钟,来了我们镇周围几个派出所所长,分局、市局的公安也来了不少,要我承认他们辖区的传单是我撒的,逼我说出传单是哪儿来的,并说给我传单的人已被抓,那人都说了,叫我承认。我都不配合,他们又逼我丈夫劝我说,说了就回家。我都识破了他们的诡计,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还是一无所获,当天下午就把我放了。来接我的一个警察说:“我们费了好大劲把你弄进看守所,你师父又派我们把你接回家。”我说:“你们知道得还真清楚,那我真心希望你们善待所有大法弟子,这样你们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进看守所,我身上带的四十元被上帐了,第二天我又到看守所要钱,一个管教说我小器,我说:“大法弟子的钱来之不易,而且都是救命钱哪!”他一愣把钱退给了我。

四、到派出所、市“610”讲真相

过了几天,我又到派出所去要书,并借机讲真相,一警察说:“你胆子真大,到这来宣传法轮功,我拿手铐把你铐起来。”我笑着对他说:“你有权力、有铐子,我们老百姓找你们反映情况,解决问题,你就这样用铐子为人民服务?”他马上改口说:“不好意思,我说笑话。”其实书呢,包括我们镇上很多学员的书被收去后都放在派出所的一个柜子里。几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带了一个布袋到派出所,门从里头锁着,我想到《转法轮》里师父讲了,“用手一指那锁头就开了”,我也用手一指,那门就开了。我装了一袋还没装完,后来我又和另一同修进去将里头的大法书、资料全背出来了。因为派出所就在我家附近,我一有时间就去“要书”,给警察讲真相,并对来派出所办事的人也讲真相。我按师父的要求做,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有任何怕心,没有任何顾虑。我就是真心地为他们好,真心地想救他们。

后来,他们说书上交了,叫我到市里头要。我又找到市委“610”,那个什么主任要带人给我录相,想搞什么名堂。我立即发正念,并站起来,用右手掌对准他们说:“你们好邪恶,我又不是犯人,怎么这样对待我?”那帮人马上灰溜溜地走了。我又找主任要书,他说:“书多的是,但不能给你。你们为什么向社会发传单,还骂江××是政治流氓集团?”我说:“它用钱收买人演‘自焚’的戏来陷害我师父、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这还不流氓吗?我师父的书你这里都有,你可以看一看,哪有像电视、报纸宣传的那样,从今天你给不给书这件事,也可看出你对法轮功的态度,也是我师父在给你机会。”他说:“法轮功里象你这样的人很少,很多都说不炼了。”我说:“没镇压前象我这样受益的有上亿,现在说不炼了还不是被你们逼迫后违心说的。我劝你,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妻儿的生命的永远,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我又给他讲了一些善恶有报的事。后来,我出市委大门时,那个门卫已经认识我了,他得知我没要到书,就给了我3本小册子,说是法轮功昨天晚上发的。我对他表示感谢,并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

师父啊!是您一次一次地把我从地狱里捞起,又一点点地把我洗净,赐给了我新的生命,在您的慈悲呵护下,我只是做了一个弟子应该做的,您却让我的功长得比火箭还快,也让我看到一些殊胜壮观、美好的景象。弟子真的是无以为报啊!唯有珍惜每一天,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一切,才不负您的慈悲苦度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