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教养院暴行:吊绑三天、绳子勒进肉里、辣椒水抹眼、大粪抹嘴、拖布捅下身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我是大连大法弟子,在2000年末,因张贴大法真相材料被恶警抓捕,遭非法劳教2年半,在大连教养院被严重迫害,于2001年3月间被“保外就医”。

2002年4.25前后,邪恶势力又一轮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在4月22日早上,孩子刚一开门准备去上学,就冲进一帮恶警,不由分说就开始抓人、抄家,抄走所有大法真相资料,钱、存折、手机,除了留下衣服之外,其余洗劫一空,合计值十多万元财产,还有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凑来做资料的钱。我们夫妻二人被抓走。接下来恶警便在我家蹲坑,老孙夫妻70多岁,来串门,也被无辜抓走,在南沙派出所非法关押2天,遭受酷刑逼供。我们都非常坚定,恶警一无所获,只好将我们送往大连看守所。在看守所我拒不配合邪恶,以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发正念清除邪恶,40天之后被无罪释放。我丈夫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年底被秘密判刑12年,期间又送瓦房店洗脑班迫害,春节前几天送往沈阳大北监狱。

7月10日,我在家里再次被绑架。我绝不配合恶警的迫害,他们就把我抬到车上,送到大连教养院,教养院本不愿意收我,而南沙派出所恶警执意非要把我送进去。因这次我拒不配合邪恶,被关进小号实施酷刑折磨,被大字吊绑在栏杆上,趾尖点地,人被拉扯到极限,豆大汗珠从胳膊上沁出来,恶警唆使刑事犯人打人、逼供、问我放弃不放弃信仰。第三天,我坚定信仰,他们就开始更邪恶地折磨我,用布条将上身、胳膊固定在栏杆上,右腿平行绑在栏杆上,左腿被强行劈成一型。用板条抽打全身,用脚踹下身,扭乳房,用拖布捅我的下身,往眼里抹辣椒水,往嘴里抹大粪,什么邪恶下流的招都使尽了。绳子深深勒进肉里,脚被打得发紫,下身被打出血,吊绑三天三夜不准上厕所。所有这些酷刑只为让大法弟子背叛信仰。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遭受过此酷刑的折磨。

大法弟子张小丽,二十六岁,也被关在小号绑在栏杆上,7月份大热天气,被强行戴拳击帽,紧紧箍在头上,脸都被勒变形了,不让洗漱,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戴着械具,不让睡觉,整天站着。

大法弟子满春荣,五十多岁,在大连教养院受尽了酷刑折磨,她拒不配合邪恶,被绑在床板上,床板全抽出来,只留三块,搭在肩上、臀部、脚上,她臀部下面放一个盆,大小便就接在盆里。她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强行打吊瓶,一个吊瓶20元,用棉签蘸上尿水抹在嘴里。(打人凶手刑事流氓犯高槟玲、胡淑英已被解教。)

大连教养院五楼专门成立一个洗脑班,更加邪恶地对待坚定的大法弟子,实施精神肉体双重迫害。把坚定大法弟子逐个弄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一个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在洗脑班被四个女队长一起暴打,该大法弟子不屈服,被下到小号6天6宿站着,不让睡觉,还不妥协,又被调到楼上三天三宿不让睡觉,继续迫害。

教养院还实施另一种迫害,超时重体力劳动,早上7点开始干活,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完不成任务,继续干到凌晨1、2点钟,第二天照常出工。一百六七十斤的麻袋包,五、六十岁的大法弟子照样去拖包,一个岁数大的弟子被累得吐血。岁数大的、残疾的大法弟子也不放过,照样得完成任务。

大连教养院对大法弟子欠下的血债,真是罄竹难书,这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见到的,没见到的又不知有多少。但是我想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这是天理!

望大连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清除大连市教养院另外空间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及旧势力!

参与迫害的犯罪恶人:
南沙派出所
所长:李振民
副所长:刘汉平,主管迫害法轮功
指导员:于景川
恶警:毛普安、李振霞(电话:0411-4310233)

大连教养院:女主管韩建旻(约40多岁)、万大队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