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 当权者为什么不让炼?


【明慧网2003年4月22日】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法轮功遭到了江XX的疯狂迫害,独裁者及其帮凶不让炼功,不让去北京,把炼功人登记注册,把身份证给收去,派出所的恶警骗说:“几天就送回。” 我因有事需要身份证去要,恶警也不给,逼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给。我心想:身份证我可以不要,写“保证”没门。这样就回来了。

我按着师父教导的如何做好人去做,身心有了很大的改变。原来我有支气管病、头痛、高血压、一只腿麻木。修炼法轮功后全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我们炼功能祛病健身,都做好人好事,不做坏事。当权者为什么不让炼?我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2000年12月份我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可是在检票口就被恶警拦住了,并把我送到站前派出所,后来我所在地派出所来人把我带走,问我为什么去北京,我说:我们炼功身心受益,我们都做好人,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功?为什么迫害我们地方政府不管,说是上边不让,所以就得去北京上访。恶警问我还去不去北京,我说去,恶警就不放我回家,后来叫来我儿子写保证,叫我签字,我坚决没签,我儿子把我接回家。

2001年3月份我又去北京证实法,早上走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马路边有各省的警车停着,各省的警察有100多人,把去信访办门口当住了,几个恶警上来问,你们来干什么?我说上访。恶警又问:访什么?我说冤案。恶警问我哪来的,我回他说中国来的,一个姓付的恶警上来就给我一个大耳光,当时我脸上就鼓出5个手印。恶警听我们说话是东北人,就把我们拖到吉林省的警车上,问我们哪来,我们坚持不说。警察骗我们说:你们说了就叫你们上访,还叫你们回家。后来我们告诉了他们哪来的,也不让上访,也没放回家,还把我们拉回驻京办。第二天当地派出所来三个恶警把我们押回来说我们“扰乱社会治安”,给我写了拘留票,叫我签字,我不签,我说我没犯罪,我做好事。恶警硬是把我拖到车上,拉着我到分局找局长签字,把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登记时,两个警察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61岁,两个警察相对着看了看没说什么。到了监室,有大法弟子说:“60岁以上的不应拘留。”恶警随便抓人,拘留、劳教、判刑这都是首恶之徒江XX让干的。

后来对炼功人更升级的迫害,恶警、居委主任经常来我家看我走没走,不让上北京。有一次两恶警咚咚大声敲门,进来后,先看便所、两个屋看一看,恶警说:有人说你总走,再这走那走的,别看你老太太,照样送你去监狱。我说我老太太一个人过日子,什么事都自己做。我不出去谁给我买东西?我从不做坏事。

后来到儿子家住,居委会主任常来电话,不让去北京,我就在电话里给她讲真相,我们炼功人都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做这样的人有什么不好,请你以后不要来电 。后来真没来电话。

2001年的12月份我做真相时,被两个蹲坑的小青年看见,把我抓到派出所,恶警问我叫什么名字,住什么地方,资料哪来的,我全不配合他。两天后他们要给我照像,我不配合,他们三个恶警硬是抓我的头发,照了一个不成样的像,头发抓掉了很多。他们把我送到拘留所,提审我时,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在拘留所我给犯人们讲真相,教她们背《洪吟》,大多数犯人都得法了,我很高兴,我也没白来这里。但这里不是我们炼功人呆的地方,我就用正念求师父。我说师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学法正法,果然第12天,我孩子们找到了我,花了我省吃俭用的5000千元钱请客送礼。我没写一个“保证”,放我回家。

四年中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到迫害,有的被酷刑或被打死或打残都不怕,仍然坚修大法。

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把邪恶之首送上正义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