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病痛消失 江集团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我是1998年6月初接触法轮大法的。当时我患了二十几年的严重的萎缩性胃炎和风湿性关节炎,而且风湿已经侵蚀了心脏,还有患了十几年的脑动脉硬化,患了四年多的乳腺纤维痛和小叶增生。经常打针吃药,时好时坏,有时重得胳膊都抬不起来。总是周身疼痛,总上医院去看病打针,耽误工作。

我当时就是在这样的体弱多病的精神状态中学的法,并在同年的十月份开始炼功,病痛逐渐好转,99年春节后,各种病痛在学法炼功中逐渐都没了。

得法后,我力劝老伴也随我学法炼功。我的老伴在1998年的8月份炼功至1999年的4.25,他在整整8个月的时间里,原来严重的心脏病、脑动脉硬化、肺心病,炼功后一直无需用药。可以说,我们当时的心情是非常高兴、快乐的,而且生活是非常美满幸福的。我们用省下来的昂贵的医药费添置了很多的家用设备和买房子。

然而1999年的4月25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抓、进监狱,对中国大陆法轮功人员实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极刑迫害致死。迫使大法学员流离失所,广大的大法学员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险,还在救度着众生。

我和我的老伴也是被邪恶政治流氓迫害的受害者。从1999年4.25至2002年2月老伴去世,都受着邪恶势力的迫害。当时的厂退休办主任、厂办主任几天找我老伴几次,半个月写检查,一个月写保证,并按照中国历次搞政治运动的模式整我的老伴,致使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和迫害,说他是党员,不让他炼功。这样我的老伴从1999年的4月25日以后就不敢炼了,2002年的2月12日我朝夕相处的老伴儿被这个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夺去了生命。

就在我的老伴去世的第二天,派出所的民警就通知我的家人,说要往市公安局送我,原因是我炼法轮功,还送真相传单。

派出所的副所长说,你炼法轮功,还送传单,就应该抓你了,你写保证,把大法书交出来,这样我们就不送你了。这样在他的胁迫下,我写了“保证”[注]。

自从写了“保证”,我老伴又被江泽民及其爪牙迫害致死,我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加之派出所的所长和他的邪恶警员们总威胁我和亲属,说我的户口不在本地,我们要清本地,弄得我的亲属都为我而哭哭啼啼。派出所的人把我的亲属逼病了好几个,让他们提心吊胆过日子。派出所的人硬逼着我的妹妹、妹夫把大法书全烧了,是派出所所长和恶警的罪恶使我的大法书化为了灰烬。因为派出所的邪恶,使我和我的亲属受尽了精神折磨。派出所经常派人跟踪我,不放心我在干什么,并经常威胁我的亲属。为了我的人格和亲属的生活,不让他们操心,我从去年10月份就很少在家住过。

从去年12月份我病重,重新学了功法后就好了。我觉得我不能没有大法,不能不学,为了自己能有一个好的身体,在社会上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所以从去年12月份我又开始炼功、学法了。

最后我想说这几年来憋在心里的话:殷切希望广大的中国人,不要紧跟政治流氓江泽民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