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出劳教所和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我从97年就接触了大法,但由于受各种后天观念和思想业力的阻碍,直到98年夏天才开始炼功;由于没有深入领会法的内涵,很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层次中,直到99年7.20之后才开始认真地学法。

7.20以后,我逐渐克服怕心走出来与同修交流,互相鼓励,坚定修炼。2000年1月因两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刑拘43天,县公安局向我家属勒索2000元钱。外面同修正法,集体去找公安局要人,才把我们放出来。2000年10月由于我抵制去听洗脑团的所谓报告,单位给我停发了工资。

那时自己虽然早已懂得学法的重要,但因自己有悟不到的执著,最终酿成的难还是很大。我因为听了一位老学员正念镇邪的故事,于是盲目效仿,以为自己只要心坦然,什么也不怕就没事。其实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还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读书时读到“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转法轮》),总觉得这里有什么没读懂,同修的提醒也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旧势力对大法整体的干扰也十分严重,本地区一部分学员整体上也有问题,我感觉当时我们过于注重某一种形式的洪法,对个人实修重视不够,甚至带着各种执著做事,结果遭到迫害,导致当时本地区30余人被捕。邪恶抄了我的家,我和我爱人双双被非法劳教。

师父说:“……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去掉最后的执著》)“而且它们控制着邪恶的人针对人的一切心,一切执著,全面无漏地、瓦解式地检验大法与弟子”(《走向圆满》),在劳教所里,我真正地感受了这一切,看到了邪恶的本质,看到了邪恶的欺骗丑恶的嘴脸。抵制洗脑的大法弟子被强迫每天面壁罚站,每天只准睡2、3个小时,我还曾连续64小时不准睡觉;有个学员连续5昼夜面壁,双腿双脚都肿起来,脚肿得穿不上鞋。这时管教人员会来伪善地关怀你,很容易动人心的;管教伪善的哄骗也没动我的心;繁重的体力劳动(插秧)曾累得我晚上几乎上不去床……这些都承受过去了,但最后还是没识破邪悟者的欺骗本质,做了不该做的。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上当了,在同修的提醒、帮助和鼓励下,我很快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幸运的是,这期间所有的经文几乎我们都看到并且背了下来。甚至有一次我们竟然听到了大法电台的声音,当大法的音乐响彻劳教所的上空,我们先是惊愕,继而好多学员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而恶警却紧张害怕得叫嚣着关闭了所有的窗子。

2001年11月我被送往另一处劳教所。就在刚到那儿的当天夜里2、3点钟时,突然围上来一群人,抓住我的手指去按印泥,想不到它们竟然如此邪恶,如此公然造假。如同遭遇流氓袭击一样,我本能地大叫且奋力挣扎起来,结果就有拳脚朝我的头上身上落下来,我看到眼前冒金星,好一会儿我才明白,原来那是电棍。但这时我没感到任何疼痛。

我被绑到铁床上,它们说:“你不写保证,就是说你在这还要学、还要炼,还要公开和政府对抗!”“就让你写个保证,又没让你写什么决裂,有什么难的,你别不写保证,最后(承受不住)写个决裂!”……上级领导来视察,它们诬告我要撞墙自杀,我当众如实地揭露了邪恶,加上我曾经在那个年轻的小管教面前斥责过那个“班委”(协助洗脑的),结果4天后的夜里,这个管我们小队的邪恶管教提着电棍来“照顾”我了,她用电棍把我从头到脚电一遍,临走时又恶狠狠地扔给我一句话:“不写保证,我跟你没完!”这时我看她的面目表情已经完全不是她这个人了,而完全是一个恶魔的形象。

看护我的人不忍目睹这一幕,禁不住痛哭流涕,同时也给了我一个严重的干扰:这没狠电你,过一会儿再来加大电流就没这么好过了,再说即使电棍承受过去了,还有电椅、老虎凳,总共27种刑具……这时我的正念就不强了,出现这个念头:算了,这一关怕是过不去了。

我被从床上放下来,看到邪恶得胜后的嘴脸,仿佛看到魔鬼哈哈大笑地嘲笑我。过了两天,恶警们又开始对我进行下一轮的洗脑,我想这次不会再让你们得逞。我又被绑到铁床上,这一次它们把我放到一个非法轮功学员的监室里,一个吸毒犯说要把我从床上倒扣过来,还说要给我灌辣椒水,我没动声色,结果她也没怎么折腾我。这一次恶警们也没再电我。有的在押犯人偷偷照顾我,为我流泪,也有的朝我竖大拇指。七天后,我被放下来。就这样,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没被邪恶洗脑,走出了劳教所。

2002年10月22日,单位领导在事先没通知我的情况下,带公安人员来强行送我去洗脑班,在洗脑班的宿舍里,我看到墙上贴的各种所谓制度:“奖励”制度要求写出“五书”,并要求报名道姓地谤师谤法;惩罚行为包括:公开背经文,公开打坐炼功,不服从管理,逃跑,不写“五书”。610头子假惺惺地说:叫你们来只是和大家唠唠,有什么不同认识,大家共同探讨;不这么的(指非法绑架)你们也不来。我识破邪恶的伪善,同时感觉这个地方令我厌恶,它们不配把我关在这里,我不停地在心里默默发正念:不许邪恶迫害我,不允许邪恶利用我来迫害大法。

第二天一早由于厕所停水,我陪我的同事到楼下方便,大墙边有个垃圾箱,我很容易上了墙,但墙外是一条深沟,这样外面可就比里边高得多了。可是我想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走脱的机会,如果放弃了未免可惜,犹豫了好半天,这时看到下半段墙比上半段凸出一小条,我想我可以先用脚搭一下再跳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也许因为凸出的那小条太窄了,也许因为我太紧张,实际上我并没有搭上那块墙,结果就那么从上边落下来了。落地之后,我想我得站起来,离开这里,就这样虽然我感到疼痛,但还是很快顺利地来到公路上,这时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就离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