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四次非法抓捕关押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我于1996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邪恶镇压,曾4次被非法抓捕关押。第一次因为依法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单位办的洗脑班关押15天;第二次无辜从家里带走,关押在市洗脑班两个月后正念脱险,流离失所半年左右;第三次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关在劳教所,两个月后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保外就医;第四次被抓,两天后正念走脱。

1996年4月,我在市某技工学校学习。在学校附近有人弘扬法轮功,我拿了一份简介看,觉得讲的很有道理。那些弘扬的学员相互帮助,态度友善,使我很感动。想不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有这么好的人,真想了解他们。我对他们说,我想看书。辅导员就送一本书给我。当我看到李洪志老师的相片时,就知道他是一位心胸开阔、非常慈悲的人。当天下午我把《转法轮》通读了一遍,悟到:李洪志老师是来人世间度人的,我可不能错过这个机缘啊。

99年7.20以后,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那时我在南方某市工作。我原单位通过家人找到我,告诉我不让炼了。我说:我只想做一个善良的人,不会影响单位的。我就把我的经历写了一份给单位领导,说法轮功让我戒掉抽烟、喝酒、打架的恶习,使我心变得宁静祥和,以及在修炼过程中出现的一些超常经历。

2000年1月,我从法中明白了,原来我们的生命就是这部大法开创的,大法就象我们的父母,而没有师父,就没有这部法,因为师父不传,我们谁也不知道。中国人还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作为一个人,如果你的父母受到诬陷,你的师父受到攻击,你是不是应该说句公道话?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吗?

2000年2月22日,我坐火车到北京。找到了一家旅社住下来。我问旅社的服务员,国务院的信访办在哪里?她就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如实回答,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让我等一下。十分钟后,来了三个警察,让我拿出身份证,并搜查行李,将我转交给我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到了驻京办警察拿走我的呼机,让我给50元钱买饭。他们关了我两天,没有给我吃任何东西。房子上锁,里面还有两个同修,墙角有一个小红盒子,不知是什么。第二天有一个同修被提审,回来时,他告诉我,那个红盒子是窃听器,我们讲的话被窃听了。第三天,我单位保卫科来人,把我押回。保卫科的人告诉我,因我上北京上访,党委书记受牵连,在单位被批评。单位保卫科的人将我交给派出所,强制行政拘留15天。15天后,又被送进单位办的15天洗脑班,两人24小时监视我。让我父亲劝说我,强制我写“三不”。我拒绝。单位秘书还强迫我下岗,名义是我坚持炼法轮功。办完洗脑班,保卫科将我送回我大哥家,有一个人坐在门口24小时监视。

我跟我哥哥讲了我的经历,他也要去上访,我决定送他去。我先写上访信寄出去。内容包括通过自身修炼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我送我哥哥到国务院信访办门口,知道他被抓,就独自一人返回。回家后,同修想交流,我们就在同修家里召开了两次法会。

晚上,我回我哥哥家,刚一进家门,就进来两个警察,把我押到一个派出所,随后又送到另一个派出所审讯持续两天两夜。警察一个接一个审问我,问我这期间做了什么,是否还修炼法轮功。我被非法关押两天,期间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警长恐吓我:不让你饿死,要折磨你。那时我明白了,文化大革命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跳楼自杀,被逼疯,因为他们折磨起人来非常残暴。他们折磨我的方式有1:让我站着,双手反铐。2,“大”字形地吊在门框上。3,双手铐在椅子上,两天不让睡觉。第三天将我送进洗脑班,同时被关押的还有其他同修。

我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看管我的人偷偷告诉我说:你已经被判劳教一年半,要自己想办法出去,你最好给他们送点钱。另外一个看我的警察也对我说:你炼法轮功会把你打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晚上我趁恶警喝酒时翻墙跑了。我先在家里躲了一个月,天气非常炎热,为了安全我整整一个月没下楼。我看这样时间长了也不行,就回到南方。两天不到,同事告诉我,警察已经追到公司追查我了。后来我和同修联系,以发信形式讲清真相。3个月后,我在南方一城市刚一下车,就被两个拿冲锋枪的警察抓住,搜走了我身上的现金1700元,至今未还,还把我送进当地看守所,7天后,警方将我带回家所在市,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判决,把我关进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劳教时间是2001年1月30日到2002年7月30日。

在劳教所,警察指使两个吸毒犯人监视我,我每天被强制劳动,锤钉子,环境很复杂,很邪恶,我想出去。一个星期后体检,我被查出有肺结核症状,但不放我。有一天吃饭时我突然晕倒了,恶警仍不肯放我。第二天下楼时我从楼梯上滚下来,人事不省,他们才给我办保外就医手续。

2001年3月29日,我从劳教所出来,我家所在的区派出所强迫我家人交3000元保证金。2002年7月30日我的非法劳教期满,他们仍不退钱,还要将我的户口迁出。在迁的过程中,派出所在电脑上隐瞒了我修炼法轮功的经历,等户口在市另一个区派出所迁好后,才把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劳教的材料送过去。这个区派出所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开始严密监视我,让我无论到哪里无论做什么必须向他们汇报行踪。

我当时想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太残酷了,毫无人道,不让人生存。我做好人却被开除工职,失业保险、下岗费一分钱没给我,还随时面临被抓危险,于是决定离开中国。

2002年8月中旬,我来到一个两国边界,才知道出不去,要办护照。我立即返回家乡。区户籍警察通过窃听器查到一个曾被非法劳教一年的法轮功学员曾给我打过电话。2002年9月28日,我回租住的房间,四个陌生人强行抓住我,把我带到我的住处搜查了我的房间,然后将我带到居委会拘留。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将我送到一个派出所。我的事牵扯到好几个公安分局,他们怀疑我有海外关系。我听见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对看管我的人说:三个局长开了碰头会,对这个事很重视,一定抽精兵强将审问清楚。我就想我不能再受迫害,一定要跑出去。我心里默默地求师父帮助我。晚上派出所的交班时,我听到所长对看管我的警察说:严加看管,不能出任何问题。并将看管的两人增加到三人。到了晚上,我身边看我的两个警察出奇地睡着了,还打着鼾。我悄悄地走到一楼准备跑掉,可门锁上了,我又回到二楼,假装睡着了。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楼下有开门声,洗澡声,不一会儿,我听到有人上楼,拿出一串钥匙放在桌子上,就在我身边睡着了。我拿起钥匙,一个一个试,打开了门。

出来后,我找到同修,她说警察告诉她:现在市派出所都在开会。我现在已经被通缉,处境很危险。她还告诉我说警察说再抓到我他们就整死我。我心里对邪恶充满鄙视,我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邪恶再也无法抓到我了。我一定会在师父的指导下,在大法的启悟下,圆满地走完我的正法修炼全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