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5月3日】我是94年得大法。得法前病魔缠身,听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炼功后,身体发生了极大变化,全家非常高兴。我丈夫今年71岁,看到我身心发生的变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开始修炼,身体得到了净化。

2000年10月份,我们学习了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的谈话后,认识到一个大法弟子必须站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于是我和我丈夫去了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

2000年11月,仍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我和丈夫等三人又一次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被关押一天后,被家乡驻京办事处和派出所押回家乡的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天。为抵制迫害,绝食7天后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被恶警非法收取现金800元。同时被派出所4人非法抄家,拿走大法书三本。

2001年4月份为了证实大法,我和另一同修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条幅,同时发自内心深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被天安门派出所恶警抓捕。两个恶警强行要将我拉到警车上,我不走他们就生拉死拽,把我穿的几层衣裤都撕破,鞋丢在一边,最后被强行推上警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4个大法弟子被铐在一起,不给饭吃。恶警叫我们报姓名、地址,我们就是不报。晚上被押到房山县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9天,第三天给我灌食,我坚决抵制,恶警们没灌成。当时身体出现心跳加快等病状,他们又把我弄到医院输了点液将我带回。关押期间他们为了叫我说出姓名、地址,就唆使犯人对我们大法弟子进行折磨。犯人给我洗凉水澡,实际是用凉水浇,冻你。我不服,他们就把我的衣服浇湿。晚上睡觉不给被褥,就叫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我抗议后才有所改善。每天恶警唆使犯人对我侮骂。20天后被当地派出所带回。

2002年9月份,由于我不放弃修炼,派出所恶警伙同街道办事处7、8个人到我家要强行绑架我到洗脑班进行洗脑,当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并对他们说:“你们十个人,再来20个也抬不走我。”这样僵持了近两个小时,他们不得不灰溜溜地走了。

2002年11月份“十六大期间”,我在街上散真相材料,救度世人,被当地市容管理人员非法突然强行推到车上,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把我强行按坐在老虎凳上。两个年轻恶警画上个人像,写上师父的名字放在我身后和脚边,逼迫我坐,逼迫我踩。他们在一旁大喊大叫,说踩上了,踩上了。当时我一动不动。我大声喊:“你们太卑鄙了,不许你们侮辱我师父。”他们才停止迫害。这时我女儿来了,我叫女儿把他们画的拿走了。他们强行给我扣上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罪名,四个年轻恶警按着我,强行武力掰我手指,叫我按手印。我大声喊“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他们才不敢动了。晚上把我押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8天后,我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他们非法收取现金500元。期间派出所指导员、两个恶警、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主任等5人到我家非法抄家,强行拿走VCD机一台,小录音机一台,大法书两本,师父的法像和一些真相材料。

以上是我因信仰法轮大法所经历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