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被迫害致残 坚修大法五月内恢复


【明慧网2003年5月3日】我是98年11月份修炼法轮大法的,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之前一年多的修炼中,唯有的体会就是“法轮大法好”!

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时,由于自己出于常人对大法、对师父感恩戴德的认识,不是在法上认识法,所以在邪恶迫害至极、手段歹毒、行为无耻、卑鄙的迫害中一再妥协,生活在忍气吞声的日子里,消极地忍受着精神上的折磨。但心里知道大法好又丢不了,那种滋味无法言表。是慈悲的师父在等待,一再给机会,猛然醒悟,从头修炼。

现就我所经历的迫害经过写出来揭露邪恶。

1999年7月19日,林场办公室来了两个人,把家里墙上的大法“论语”拿走了。当时只有70多岁的婆婆一人在家。

1999年7月20日,县宣传部副部长带人将我们炼功人绑架到林场办公室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节目。当时正是锄地时候,办了一天洗脑班,强制不许炼功,不表态的人就被送到县城办洗脑班。时间不长,林场办公室两人又到我家骚扰,问我“还炼不了?”我说:“法轮大法好!炼。”

2000年6月下旬,与同修共三人到县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澄清事实。到了县委经过了三四人的审问,晚上10点多被送到县看守所,当时是按“治安拘留”15天,结果被非法关押25天,出来交了看守所300元伙食费。还被威胁在“保证”上签字(林场办公室叫签的)。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当天晚上,派出所所长和他的随从(男,脸黑恶相,40岁左右),还有林场两副厂长到我家翻箱倒柜搜了家,问我丈夫炼不炼?他说炼。随后将我家的录音机拿走了。(录音机在2002年下半年要回)

2000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们三个同修在我家打坐炼功,被林场两副厂长看见,逼我们签了承认我们是在炼功的名字。第二天派出所所长和他的随从又来了,大骂一通,最后得意洋洋的说:“折了你的房,搬了你的电视,你也没地方说理。”

从此,邪恶之徒更不许我们炼功人之间互相接触,还不许见面,经常恐吓、威胁、监视。在所谓的“敏感”日期都要上门查问,家里人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2001年8月20多号,县委、广播局、看守所等单位大约十多个人带了所谓已“转化”的人来到林场办公室给我们炼功人洗脑。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被偷偷地录了像,还无耻地播出去。在县里来的十多个人中,我就能认得看守所所长和一个看守。后来林场办公室助纣为虐,威逼我们在“保证书”上骂大法、骂师父,“揭批”要深刻。

就在我觉得再无颜面对大法,面对师父,大法在我女儿身上显出了他的威力。由于邪恶残酷迫害致使女儿致残(大半身没有知觉、不会动弹,右腿、右胳膊不停的抖动,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得别人抱着),医生都说半年后治疗不好就瘫了。当时她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再一次把我拉起,女儿在近五个月的时间内通过炼功完全恢复正常,没有一点后遗症。就这样我又走到了修炼中来。

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对师父的敬意,千篇万篇难述邪恶的迫害。最后衷心祝愿“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取证成功!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