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连九族家破碎 被迫漂泊心不悔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后,我的身心都得到了高度净化。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多年扔不掉的药罐子彻底的扔掉了,是大法救了我,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起,给了我新生。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千言万语化作真修的动力,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在社会上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部使人向善的高德大法,从1999年7.20开始却被江氏流氓政治集团邪恶地镇压。他们采用各种邪恶卑鄙的手段对大法进行造谣、诬陷,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真是邪恶至极。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也没逃出邪恶魔爪的迫害。在江氏流氓集团恶毒的宣传下毒害了亿万世人,我的家人也不例外。2001年10月30日当我早起炼功时,突然遭到丈夫的毒打,打得我死去活来,当我质问他为什么无故打我时,他边打边说,我叫你炼,打死你。我立刻明白,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操纵他迫害我,我不能任其迫害,这样对他也不好,于是我把大法书收拾包好,暂时回到了娘家。

转眼到了11月份,正是征兵的时候,我儿子读完三年兵役班正被录取入伍,证书拿到手,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但是,邪恶的魔爪也再一次伸向我家,搅得我家无宁日。一天我丈夫和儿子就当兵一事去派出所,派出所的恶警说,你不能当兵,孩子问为什么?恶警说,因为你妈妈是炼法轮功的,所以不能被允许当兵。孩子和他父亲立刻回到家,找来了亲属6-7个人,用了各种狂言、恶语对我施加压力,他们人人对我发怒,连打带骂。我坚定正信,揭露邪恶的阴谋,面对亲人的不理解,我耐心向他们讲着真象。我说,我炼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何错之有?难道当权者反对的就是错的吗?他制定的这一切所谓的法律是为了民众的利益吗?是为了国家真正的稳定和未来前途吗?无论我怎么说,他们就是听不进去。最后他们说,孩子能不能当上兵就取决于你。我说这不能怪我,这是江氏流氓集团搞的株连手段,是在侵犯公民的生存权,是对所有公民在犯罪。他们一听气坏了,孩子打我、踢我、骂我,我妹妹打我嘴巴子,大姑姐找来纸和笔让我写离婚,当时我就写了。丈夫一看我真的写了,就暴跳如雷地说,告诉你家里的东西不许你动一点。我说行,起身就走。他们立刻挡住我,用各种方式来动摇我修大法的信念,大约5-6个小时,我坚定地告诉他们,让我放弃大法,你们谁也办不到,我这一生是跟定我师父了。丈夫一听魔性大发,拽住我的头发不撒手,我用力拽也拽不开。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孩子看到这种情况,抄起一把长剑朝他父亲刺去,我立刻喊住孩子不许杀人,杀人有罪。家人把孩子拽到屋里,孩子倒在床上背过气去。经过一番急救,孩子终于醒过来了。

此时我的心情如万马奔腾,久久不能平静,我想我必须冷静一下,于是我来到一同修家,经过一番切磋交流,我悟到,修炼就修这颗心。“难就难在你明明白白地在常人利益当中吃亏,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动不动心;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中,你动不动心;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转法轮》)我想再大的难,我也要修下去,听师父的话,因为法难得。就这样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战胜了这次魔难。

十天后,我们地区大法弟子4人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拘留。当地派出所恶警打电话来骚扰我、恐吓我,让我去派出所,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气急败坏开车来找我,我想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跟他们走,向他们弘法。调整一下心态,我对他们说,我们认识是一种缘份,我不能不告诉你们,大法好,大法救度众生,你们要善待大法。他们点点头说,我们知道好,可你不要上北京,否则就抓你。我说,上北京是公民的权利,该去就去,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还是记住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吧!两个恶警没说什么开车走了。

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孩子当兵一事邪恶之徒始终阻挡,丈夫奔波多日派出所仍不予批准,丈夫于是把怨气全洒在我身上,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天天找别扭。但无论压力多大,我决不妥协。一天晚上,丈夫对我说,你就坚定炼到底,咱俩离婚吧,我们跟你连累不起。我说,我修炼做好人没错,不是我不要这个家,如果你们怕我连累你们,那离就离吧。就这样我与丈夫在2001年底离婚了。

由于邪恶一再骚扰,我于2002年4月离家出走流离失所。无论邪恶用什么手段,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要不断精进,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