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没有向邪恶屈服──写给走了弯路的同修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拜读了师尊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尊最后的几句话“师父看你真急呀!师父看你真着急呀!别看师父今天这几句话说得重,也许我不用重锤已经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遗憾。你要能象我这样着急就好啦。”我非常震撼。

我走过的弯路尽管已成为过去,然而,那不光彩的一块污点,不能不使我惭愧内疚。虽然在师尊苦度慈悲的救度下,我已从跌倒中爬起跟上正法进程。但这一沉重的教训使我刻骨铭心。好险,好险,好可怕。

今天把我的不光彩的一段历史告诉同修,希望我的教训引起同修的警惕。千万别走错路,更告诫走了弯路的同修,跌倒了赶快爬起来,跟上正法进程。

2000年为正法贴传单,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高压和犹大的轰炸下,更加之人心太重,我没有守住心性,短短的不到三个月,我就向邪恶屈服了,成了一名犹大,甚至成为“骨干”。就在我递交了所谓的“转化材料”的当时,我感觉师父为我痛心。其实,在我想写材料之前,师父一直都在点化,只是自己不悟。当天晚上梦中,我看到自己原本走的光明大道,一下子变成通向地狱的肮脏黑暗之路。我知道,不能走下去了。当我往回返时,后路被一堵巨大的墙堵死,只留一条缝透出一线光亮。我在那里大哭,喊师父:您来救我!当我惊醒时,我头枕的衣服湿了一大片。我已感到后悔可怕,心中好象巨石压境,暗无天日。由于怕心,不敢走出来,也不知咋办。不几天,邪恶操纵我在大会上发了言。当晚,我看到头上的卷发已经掉下一半,眼看自己从高高的位置要塌下来,我急得摸着半边光头,大喊一声:这不成了魔吗?!猛然惊醒,此时的我,心情无比沉重,觉得自己即将完了。回家之路离我渐渐远去。不是放下生死,坚定正念,归正自己的路,而是祈求师父:您别丢下我,我不是真心出卖您啊!我仍不悔改,及早回头。在邪恶的要挟下,继续行恶,去做其他人的洗脑。也就在当晚梦中,我看到自家园地的那棵高高的梨树挂满了黄橙橙的梨子,被突来的一阵狂风吹落得满地,而且很快地烂掉,并有长蛇乱窜。我在害怕中惊醒。此时,我真正意识到走上了绝路,整个世界将已沉没,生命将要终止。我已是万念俱灰。自那时起,我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暗自不知流了多少眼泪。那种痛苦不知胜过多少邪恶对我肉体的摧残。却始终摆脱不了旧势力邪恶的干扰“你已经是这样了,你的师父不管了,没有希望了。”抱着这种矛盾的心里混满教期,还天真地想:回家做个好人。

可笑又可怜的我,不是把师父的点化当作慈悲的救度,而是自暴自弃。今天说出来也羞愧万分。不过,我知道,今后再也不能拉人下水了,而只想利用这机会找同修交流。师尊看我仅存的一念,给我开创了一个新生的机遇。在单独做洗脑的时机,在师父的加持下,恶警不在场,我遇上了一位非常坚定的同修,给了我极大的鼓舞与帮助。从内心深处升起希望。当我真正想到自己应该归正自己的路时,一股暖流充满全身。我知道,师父在给我鼓励与加持。意识到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暗自发誓,师父您放心,弟子很快会赶回来,以实际行动洗刷自己的污点,弥补过失。首先,在劳教所的“思想汇报”中,声明自己的“材料”作废。

在一次各劳改营派犹大到某劳教所与众犹大交流所谓的“经验”时,我说了一番恶警意想不到的话。我首先讲述一个修炼人走向邪悟后真实可怕的故事,在恶警们都沉浸在听传奇、回味的时刻,我的话风一转,说我也是写了“材料”的,我不希望大家和我一样,希望大家牢记真善忍这几个字,就结束了。原本所谓“活跃”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经验”还来不及交流就草草地散会了。以后的日子,我受到了各种压力,威逼、利诱、摧残、折磨接踵而来。表面上加大了我的难,其实,我真的好轻松。自那时起,我并不把坐牢看成不能回“家”,只是在劳教所里。修炼人如果修不回真正的“家”,就是走出了劳教所,也没有走出牢门。当然,我不是说应该在牢里。在更大的天体范围里的高级生命眼里,地球只是一粒尘埃。而常人都是被名、利、情所困,这不也是牢笼吗!

之后,我不断地归正自己,弥补自己对大法所犯的罪行。师尊也一直在不断地点化、鼓励我,给我勇气和信心,也看到了前途与希望。我看到自己渐渐地往回返,梨花开了。在孤岛上,我手捧《转法轮》,渡船正徐徐向我驶来……

事情过去了两年,为正法,洗刷污点,弥补过失,也为了生命的永远,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我又被邪恶多次的非法关押,承受了空前的压力,遭到了邪恶的巨大迫害,但再也没有向邪恶屈服妥协了,而且是越来越坚定,路走得更正了。

个人层次所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