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邪恶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明慧网2003年5月31日】我是2002年5月份在家中被恶警劫持到县公安局,当天下午被送到看守所。当时由于自己只是想决不能配合恶人,就是不上车。结果被四、五个恶警架到了车上。在公安局,他们问我,我什么也不说,只是给他们讲真相,一会局长过来,一会股长过来。那个书记员汇报说:“问她材料从哪儿来的什么也不说,可是一说她大法的事她就滔滔不绝(当时在家里抄走一部分真相材料),真是没有办法。”他们就在“审问”笔录上写了“不语”两个字。一直非法审到下午,他们什么也没得到。书记员问我是否请律师,(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绑架)他们问了后说:“走!”四、五个警察强行把我抬上车往看守所送。到了看守所,办完手续,当把我拖进看守所院内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守所里被关押的嫌疑犯们听到声音都从窗户往外看,还听有人说:“看人家法轮功!”

当天我就绝食绝水,所内的一切规章制度我都不配合,我要求无罪释放。在后来他们的非法提审过程中,我才知道是因为我给恶警真象光盘的事抓我。他们问我时我把这事都说了,当时认为自己不怕,过后意识到不对,这不是配合邪恶吗?

在看守所里的第二天,我想,在所里见到的每个人都是讲真象的对象,让每个接触到的人都得明白真象。于是我唱起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歌,唱了一整天,犯人们的阵阵掌声响彻整个看守所,还有的喊:“再唱一遍!”警察气得有气无力地说,“别唱了。”我不理他,继续唱我的。提审过程中我也不配合他们,进屋不喊报告,并告诉他们我不是犯人。我经常给他们唱讲“自焚”真象的歌,看到他们有的明白了真象,心里特别高兴。

有一天我被几个恶警提审,谈话中才知道是检察院的。我不好的思想冒出来,认为要判刑,当时思想进行了复杂的斗争,开始人心浮动:儿子上高中,女儿还小,丈夫也因为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家里怎么办?一连串问题在脑子里出现,心一想:先说个不炼,回家后加倍弥补。这时师父的法在脑中出现:“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这个差异也太大吧?”(《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便静下心来,右眼的眼睑处出现了法轮在转。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回忆自己修炼的过程,都是师父时时呵护着我,而我刚才却产生了那样可耻又可笑的念头!惭愧过后,我坚定了正念对待一切的信念:有师父,有大法,怕什么!

在号里,我用正念正行显示了大法修炼者的风范,那些同号的犯人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她们由原来的不愿、不敢接近我,到后来的愿意接近我。我抓住时机给她们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她们都表示明白了。

在这期间,县“610办公室”、公安局长、政保股长以观察为名来所里“看”我的思想活动。在接见室里,我一声不语,任凭他们说什么、问什么我都表面上以沉默抗争,心里时时在发正念。他们伪善地对我说:“你也怪不容易的,写个东西出去算了。再说你胆子真不小,去年搞得咱县满街条幅、你们的真象材料,今年发光盘发到监狱去了。……最好你写个东西算了,写深刻点,好给上边有个交代,就把你放了。”我想,我没有错,写什么“深刻点”的东西?我理顺了头绪,就写了一篇讲真象的文章,交给他们,他们看了挺生气,说:“这个怎么上交?你看你讲起真相来了!”第21天,也修大法的哥哥、姐姐来看我了,给我讲了一些鼓励的话,让我进一步去掉常人的观念,走正自己的路。从接见室回到号里,我开始反复背师父的法。当天下午我出现严重的病态,恶心,吐血。当天晚上恶警们全吓坏了,当时就报上去了。晚上我还是默默地背法:“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明白,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经文《也三言两语》)我就给自己加一念:必须出去,出去做我该做的事去。我不断发正念,并请师父给我加持,帮我闯出去。第二天晚上我又大量吐血,并全身无力,他们送来药片我不配合,我又不是病。凌晨,又开始吐血,惊动了全所的人;他们把我扶到床上,向上边汇报,恶人怕我出生命危险承担责任,只好放了我。

出来后,我继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2002年8月份,我刚从家出去,恶警闯入我家把两个功友从我家中抓走,恶警们把家里的条幅、真象资料、现金3000元和真象VCD全部抄走。当时我回去时和恶警打了个照面,互相看了一会,他身后的一个人说“还不快走”,这时我反应过来就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想当时那个恶警看着我但没做出任何举动的样子,我知道是师父帮我脱离了危险。流离失所后,我在A市找了一份工作。有一天我陪房东去看病,正看到我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还说了几句话,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一会我就走开了。后来他对股里的人说,当反应过来想打110时,却连人影也看不见了。我想到师父讲的:“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经文《也三言两语》)

有一次,我和一功友出去散发真象资料,当我在县政府院子里正贴标语时,被恶警发现,恶警便调来两辆摩托车拦截。到十字路口,他们把我围起来,当时我心存正念什么也不想,只管往前走,几个恶警竟像瞎子一样任我离开了。

还有一次,我和功友去发真象资料,发完的时候发现被恶警跟踪。我进了胡同,恶警一边在后面紧追,一边喊“你们站住!”说着还拿出手机打电话,这时我对功友说:“你先走。”说着便转回身朝恶警走去,恶警惊呆了,马上转身跑,我说:“你别跑,我们谈谈。”恶警边跑边说“你别过来”,就仓皇逃走了。

从这段时间的修炼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邪恶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经文《也三言两语》:“‘好人’一文话不多说明了一个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