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法上访后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5月4日】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是一名退休职工,97年有幸得法,身心受益无穷。大法威德的感召,师父慈悲的教诲,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做人的意义,我决心在修炼的路上一走到底。

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了邪恶的镇压,我心里很难过。为了证实大法,为了讨还我师父的清白,我于2000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恶警抓捕,先是把我关到天安门分局拘留,恶警迫我说出姓名,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把我关到后院里面。当时那里已经非法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我们从早上一直到下午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连大小便都不能去。后来恶警就把我们大法弟子分批送去东城看守所。在那里,恶警又迫我讲出姓名地址,我坚持拒绝。我们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响彻云霄。我们坚持绝食抗议了四天,恶警们没有办法知道我们的姓名,怕我们有生命危险,害怕承担责任,到第四天晚上将我们所有大法弟子分到各个派出所,我被分到景山派出所。

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不报地址、姓名,恶警就把我带到一间房子里(里面有三个恶警,一个是青年,另二个是中年),对我大打出手。先是用拳头打我全身,不断地拳打脚踢我,打了很长时间。年青的恶警打到手痛后,又带上皮手套狠狠地打我耳朵,打我的脸,扯我的头发。见我还不配合,他们就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踢我,踢得我倒在地上,还轮流着死命踢。当时我全身的骨头象散了一样,两条腿被踢得象炭一样黑。恶警还踢我的下身,踩我的双手,用大木棍捶我的脚趾。后拉我起来让我坐在地上,一个恶警把双脚放在我的双肩上,挟住我的头,用穿着皮鞋的脚蹬我的头。他们还打来冷水,从我的头上淋下来,还从脖子拉开我的衣服往身体里淋冷水,直到把我浑身都淋得湿透了才罢手,真是灭绝人性。后来恶警知道了我的原籍,就把我送回原籍看守所,非法关了四个月。后来在我爱人及家中亲人多次威逼下,硬要我在他们写好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派出所还勒索我爱人3000元,才让我出狱。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