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五个城市被七个单位的不法之徒迫害

兼谈江XX一伙是如何利用外资迫害大法弟子的


【明慧网2003年5月4日】三年多来,因为不愿放弃真善忍修炼,我被迫害得象一个失去了生存权利的人。我的户口,身份证一直被那些不法人员非法剥夺。为了办好这些证件,我曾到过岳阳市非法组织“610”,当时我与一个姓刘的官员曾谈论过此事,他态度非常恶劣。我也到过临湘市“610”,有个姓胡的官员说,按理是该把我的公民证件给我的,但是,他们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这种渎职的行为严重的干扰了我的正常生活。

记得我第一次进京讲明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在岳阳湖滨拘留所,那些不法分子就借此大肆掠夺我家里的财产,硬是从我父母手中抢去了三千元现金,当我第二次从北京回来时,它们竟莫名其妙地给我扣上“破坏治安”的帽子,并无理把我从厂里除名,事实上,破坏厂里的规章制度的恰恰是那些不法人员。因为我上班时,那些不法人员派人一天24小时的非法跟踪、监视我。还把我的父亲也叫去了。

当我第五次在北京被非法绑架时,我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看到、听到,那些不法恶人把大法弟子折磨得鲜血直流。用电棒在密室里拷打大法弟子,在冰天雪地里往大法弟子身上泼冷水,用刑具把一个黑龙江的大法弟子打得眼睛翻起来,鲜血直流。还有另一个功友被一个恶警按着头往墙上撞,当时,头就破了,血直往下流。它们还用毒气驱赶大法弟子。当一位大法弟子从鲜血中爬起来,并坐到那把高椅子上讲着法轮大法好时,那个高个子恶警在旁人的谴责的眼光中胆怯了,我感到我的功友真的伟大。

再后来,我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在五座城市遭到迫害,共有七个单位对我进行了非法关押与迫害,它们是:北京市天安门派出所,北京宣开区看守所,江西瑞昌看守所,湖南岳阳市看守所,湖南临湘城西派出所,湖南岳阳土桥派出所,湖南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在这七个地方,在冰天雪地里恶人用冷水泼我;在岳阳看守所时,我全身溃烂,当时怕我死在狱中,就通过我父母在临湘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在新开长沙铺劳教所时,由于我不配合恶人,它们便把我送到了“魔鬼大队”,一两百人没有一张床,全部挤在地铺上,夏天炎热,又是最顶层,据说温度高达40多度,水滴在地板上竟会看到挥发冒汽,在里面不仅要跟酷暑作较量,而且还要抵制恶警往我们的头脑灌邪恶东西。

我的心时刻在法上,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最后,它们迫不得已将我放出来了。

下面我从另外一方面来控诉那个江××是怎么毒害中国人民的,是怎么制造经济假相的,这些真象也应让世人知晓。这些年,当权者用谎言欺骗等方式引进了大量的外资。这些外资许多并没有用来生产、搞活经济,而是在发展经济的幌子下,被江××及其操纵的“610”、国安特务利用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奔驰轿车竟被用来绑架法轮功修炼者;电脑不是用来搞设计,而是把大法弟子的资料登记,做“黑名单”。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不法之徒甚至坐飞机到天安门绑架前去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大法弟子。

我想不法之徒利用人民的血汗钱和外商的投资干的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一定会被一个一个的揭穿。对他们的犯罪行为,人民是不会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