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洗脑班迫害、面对面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5月6日】我于98年得法。得法前我有心脏病,严重的神经衰弱和妇科病、风湿性关节炎、颈椎病等等。但炼功后不长时间这些病不知不觉都消失了,从此我对大法更加坚信。

99年7.20以后由于自己对大法的认识不高,加上怕心就在家里偷偷地学法炼功。2000年7月后才认识到证实法的重要性,于是在老学员的帮助下开始走出来证实大法。首先我给单位领导写信洪法讲真相,然后面对面的给单位同事们讲真相。我利用工作便利条件白天在各事业单位政府机关、科学院各医院去发真相传单,贴真相粘贴。哪里人最多我就去哪里贴。例如火车站、邮电局、客运站、市场、银行储蓄所。

2001年年末个人总结时,由于我写了学好大法树立“无私无我”精神、提高道德水平等这几个字,于是单位领导怕连累自己就给我降级,停止一切福利待遇。

2002年5月20日因有人出卖,我被派出所绑架了,出卖的人是派出所警察的家属。我在车上不断地发正念;我是最正的,什么都不说。到派出所警察问我你炼不炼法轮功时,我说“炼!”我就向他们洪法,给他们讲了我得法的经历,他们还问“你周围还有谁炼法轮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某某人?”“不知道。”“你有没有书?”“有一本《转法轮》。”“还有没有其他的资料?”“没有。”

他们从我嘴里什么也没得着,就到我家去非法搜查,查了半天什么也查不出来,因为我提前把大法书和其他资料都藏起来了。他们对我说“你把大法书拿出来马上放你。”我不答应,他们还逼着孩子到我面前跪着哭着求我把书拿出来,丈夫也施加压力甚至动手,但我想了任何手段动不了我的心,“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警察把我押到派出所,过几个小时我丈夫怕我被拘留把大法书主动交上了。我的心很痛,他们骗了我丈夫仍把我送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期间我和同修们在一起背《论语》、背《洪吟》,相互交流,定时发正念、炼功,向犯人洪法讲真相。提审时警察问了“以后炼不炼?”,我说“炼!”,他又问“写不写保证书?”我说:“不写!”

他让签名,当时我想我不写保证书,签字没问题,我就签字照像了,其实是有怕心。这是我不应该做的,我对不起师父,回到家里我丈夫把我关押起来了,电话线掐断了,门也给锁上了,不让和外界接触,单位也不让我上班,工资也停了。

7月30日,派出所又把我送到610办的洗脑班,这次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洗脑班被抓的同修共11人,每个房间2个人,加上一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是负责洗脑,还有安排10名警察十分钟一次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监视我们不准发正念,因为610头子最怕大法弟子发正念,他说“你们一发正念,我就脑袋疼。”他们不许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谈话,早操时两人说话610头子马上跑过来听我们说些什么话。上卫生间、上厕所要打报告,晚饭后只允许30分钟外边活动,我们利用这个时间互相交流,在交流中我们悟到不配合恶人要求,不背每日作息表,不笔记,不写心得。

我们首先向自己周围的工作人员和警察讲真相。师父讲了“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我房间的工作人员有些善念,我跟她讲了我们只是修炼、祛病健身、做好人,但却无辜被迫害;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所以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你们千万别反对大法,因为你和这个大法有直接关系,如果你不反对大法你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她听了后接受了,她很尊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之间谈话,她也不上洗脑班负责人那儿告状。对年轻警察我首先从生活上关心,爱护他们,以我的实际行动来证实我们是好人。例如家属、亲戚、朋友送来的好吃的东西留着都给他们吃,有的值夜班感冒了,我就把豆浆精泡开水给他们喝。告诉他吃什么药,多穿点衣服。平时就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其实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但610头子不让我们跟你们接触。”;有的说“你象妈妈一样”;有的衣服扣掉了拿到我这来;还有的偷偷地告诉我们内部消息,让我们心里有准备。姓陈的警察开饭时总是大声喊,开始我不在意,后来我想这也不对。我们是好人,不能像犯人似的对待我们,我就找他去说“小陈以后不要大声喊了,保护你的嗓子。”他答应了,可是晚上开饭时又喊了,他一看我,低头说“忘了”,以后他再也不喊了。这样在大法弟子们祥和的慈悲的场中,环境宽松了。

有一天政法委书记、科长、宣传部等几个人来找我们谈话,我们大法弟子马上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那个书记说:“你们说法轮功好,那么为什么法轮功杀人自杀?”我说:“师父讲了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有罪。那些都是江氏集团造谣欺骗众生。大法从92年传播到99年这七年间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一镇压就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情,还有国外有五十多个国家都炼法轮功,他们国家怎么没出杀人的事情?唯独我们国家才有?”他说不出来跑掉了,跟他一起来的那个科长看了也坐不住,不安的说“你们说法轮功好,我说黄色录像还好呢。”这时我们有一位大法弟子说“黄色录像好不好连小学生都知道,你是一个国家干部难道好坏都分不清?白当干部了。”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脸红红的溜了。我想起来了师父在《洪吟》中讲的“正邪不分谤天法”。过几天那个政法委书记又来了,同和我一个房间的大法弟子谈话。这位弟子给他讲了她得法的经历,她得法以前得了胃癌做手术了,医生说她只能活六个月,但她得法后,从身体上、精神上受益了,手术已经好几年了,但她身体越来越好。那个书记狡辩说:“你那个病医生误诊了。”我说:“确诊癌症必须通过各种化验,有关教授、主任、主治医生聚在一起根据化验单研究才确定的,我们炼功人当中原来有不少癌症病人,难道医生都给误诊了?”他又说不出话来。这样我们一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不给邪恶市场,一边面对面讲真相,同时不断地向内找。有问题互相指出,互相鼓励。610头子软的硬的使绝了也没有能迫使我们放弃信仰。

从那以后,我们大法弟子开始出现了病症状态。有的血压高到250,有的突然心脏病犯了,有的胃病犯了呕吐,有拉肚的。他们不得不一个一个放了。他们放了6人后主要目标转到我身上来了,他们叫来我单位、家属、亲戚一起来让我写保证书,但我始终不配合。610头子最后使用了一个招,他们叫来了刚从劳教所放出来的犹大,但我什么都不怕,坦然不动,我默念了师父讲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下午2点钟610头子带犹大进来了,我心里早已准备好了。那个犹大说“我想跟你谈”,我严厉地拒绝了“我身体不舒服,不想跟你谈,也不必要。”那个犹大说“我不行了”就走了。610头子气极败坏地说:“不转化把你送到劳教所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才说了算。”他走了,我突然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正念冒出来了,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必须出去证实法,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20分钟发正念后,我开始觉得有点不舒服,躺在床上睡着了。5点钟睡醒了看窗外单位车来了,不一会我丈夫进来站在我面前很紧张说:“身体怎么样?来接你来了。”他还说610头子通知单位还给丈夫打电话“你爱人病重了,拿车来接人。”就这样我离开了洗脑班,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610犯罪团伙本来要办三个月的洗脑班,但在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之下,加上在家的大法弟子的齐发正念清除洗脑班的邪恶因素,致使不到50天洗脑班瓦解。

回家以后我给家属、亲戚、朋友、单位同事、单位领导讲了被恶人迫害的过程,进一步讲清真相,更加深入地揭穿恶人的罪行。我很快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来,我虽然在助师正法中一直在努力着,但由于学法不深,还有很多放不下的常人心,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是我被恶人迫害的主要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