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数月疾病愈 依法上访受冤屈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我于1997年春天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受益很大。炼功前我是一个病了二十多年的出了名的老病号,浑身上下全是病,常年吃药,活也不能干。炼功几个月,我的病全好了。几年来我不光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大法使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我的心胸越来越宽,思想也不断地变好,我从心里感到:法轮大法太好了!

可是99年7、20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以来,我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平静祥和,笼罩在恐怖和痛苦中。我被无理地剥夺了应有的幸福和权利。本镇政府人员多次非法闯入我家骚扰威逼恐吓我让我放弃修炼,还把我的大法书、炼功带、录音机等抢走。

2000年6月我去北京上访,刚走了二百多里路,就被公安无理截住,拉到了本地派出所,先将我们上访的学员全部毒打一顿后关进一个小屋里,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才放回。以后公安多次非法闯入我家无理将我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

2000年冬天,我和另一功友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到一个地方,将我们双手铐起来,将我腰里的钱全部搜走。关押三天后,被我们镇政府的人和本村书记拉回本地送到派出所,关了两天后又被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因我们炼功恶警破口大骂,将我们全部铐在外面冻,后因一功友在北京被北京恶警施酷刑惨重折磨,几天没吃饭,出现休克,恶警们怕出人命,才将我们放回屋里。到了12月17日,将我又拉到了派出所,晚上叫我老伴领回。

几天后,村干部领着镇政府的七个人又闯入了我家,逼着我们交钱,因没钱交,歹徒们竟将我家唯一值钱的一头牛拉到大队办公室。老伴被迫去东邻西舍借了500元交上才把牛拉回家。这哪里是人民政府官员的所为,简直就是敲诈勒索,是土匪强盗。

在中国大陆,我们这些遵纪守法,处处做好人的人却遭受说抓就抓说打就打的待遇,而且不许问理由。我们真是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诉。但我们相信:善恶终有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