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女孩:酷刑折磨志不改 抓紧快讲救众生


【明慧网2003年6月13日】我叫坚正(化名),是一个18岁的女孩。99年春天我14岁时喜得大法。不久,大法遭到了迫害,我当时搞不明白,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要被迫害呢?

2000年10月1日我进京上访被抓,关进看守所。因为我坚决不写“保证书”,一直关了我10个月。当时我正在上学,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最后我家人花了3000多元钱才把我保回来。

2002年11月2日恶警们又到我家,当时我和我妈妈(大法弟子)在家,我们不开门,恶警就把我家窗户砸坏,破窗而入,把我和妈妈抓走。我们又被关进看守所,因无法上课,我又一次被学校开除。两个多月后,我被家里花了上万元才保出来。我妈妈至今还被无理关押着。

现在回想起来,两次被长期关押,虽然没写“保证”,但还是人心较重,没有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造成的。没有从根本上认清什么是旧势力,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看守所期间,我被迫害得非常严重,被野蛮插鼻管灌食,戴几十斤重的手铐、脚镣多次。被大型电棍电四次,其中两次扒了衣服全身电。恶警为了让我写“保证”,放弃修炼,把我关在“禁闭室”找来两个刑事犯看着我,关了我3个月之久。在恶警看来16岁的我好“转化”,认为一打我,电我、吓唬我,我就会被“转化”,可最后它们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在关押期间,我知道自己法学的少,就和别的同修一起背法。我背会了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和《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还背会了许多经文。有法来指导我,才使我从那些大难中一步步走了过来。

我是从2000年学了师父的《走向圆满》经文后悟到应该讲真象的,开始我向几个要好的同学讲,慢慢地发展到在班上公开讲。暑假期间我开始走出来在各楼道与大门口散发或张贴真象资料与标语。第一次被抓出来后,我没有被邪恶吓倒,照样经常出去散发真象传单。后来资料点出事了,没有了资料来源,我就用橡皮刻成章往墙上印。后来看到有同修写的文章,向陌生人面对面讲真象。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做。于是我就在出门时带上真象资料和光盘,在买东西或放学时碰着合适的人就送给他们。可当面向人讲真象,怎么也讲不出来。我就向内找,发现自己善心不够,怕心太重。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在救度众生。是做最正的事,怕也是旧势力在干扰我,我不能承认它,一定要突破它。找到了自己的执著,于是我就多发正念,果然效果很好,我可以面对面地向人讲真象了。虽然有时也碰到一些受谎言毒害太深的人,他们耻笑我,骂我,甚至把资料扔掉,但我不动心,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有很多人知道真象后都很痛恨江××。

在给亲朋好友讲真象中,我就把我在看守所怎么受迫害的情况,江泽民被告上法庭,还有目前的“非典”,和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都在炼法轮功等真象结合着讲,效果很好。

中国人毕竟很多,还有无数的人受着谎言的欺骗。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积极行动起来,发挥自己的特长,把我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使命完成得更好。

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