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 夕可死”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我们一家人是从2000年7月开始得法修炼的。2002年4月,我丈夫因为发真象资料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3年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迫害。我和11岁的大儿子、13个月的小儿子,为避免恶警骚扰,被迫在外租房子住,可是就这样不法人员千方百计找到我大儿子的学校跟踪来到我家。2002年11月5日,7、8个警察撞开了门,把我和13个月的小儿子连夜绑架到承德洗脑班。

在洗脑班几天里,我开始面对它们的时候很害怕,总想自己学法时间短,能不能坚定下来呢。后来我认识到自己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师父讲过“朝闻道,夕可死”,何况我已经学法2年多了,我要用法中修出的智慧窒息邪恶、清除邪恶,坚定正念。恶警们找我谈话我就让它们送我回家,犹大来给我洗脑我就郑重地告诉它们,如果你承认我的师父是你的师父咱可以谈,否则你们没资格和我讲话。一有时间我就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有机会我就和那些违心妥协的人谈话,指出他们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

后来我意识到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请师父加持我离开这里。第4天早晨,我心脏跳动加速,四肢抽搐,被送往医院。到医院我坚决不配合,洗脑班头子伪善地对我说:“治好你的病就放你回家,不配合治疗出现意外要你自己负责。”我说:“我在家好好的,是你们把我抓来的,对我进行洗脑迫害,睡觉都有人监视,我的病就是你们迫害造成的。”我问洗脑班的头子:那几个整天围着我的人是什么人?它们说是政府工作人员。我说它们不让我炼功却伪善地说让我修真善忍,真善忍不也是我师父说的吗?我说到了它们的要害,它们气急败坏地说“不转化就不放人”。我正告它们: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恶警们竟然恬不知耻地把那几个犹大说成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当时我心里没有任何被邪恶迫害的念头,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来的,不是受迫害来的。当天上午,家人找到医院要求接人,恶人看没有办法只好放人。我拒绝交在洗脑班和医院的一切费用,坚决不配合,堂堂正正离开了洗脑班。

经过这件事情我越发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在洗脑班里,有的同修也知道不配合邪恶,出现了病态,有犯心脏病的,有呕吐的,但犹大们说:大法弟子不应该有这种不正确状态,同修就不知道如何去做了。我建议同修们仔细阅读明慧网发表的同修体会文章,这对在法理上认识不清的学员会有很大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