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优秀教师证实大法的部分经历

【明慧网2003年6月4日】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96年得法。当时身患冠心病、子宫肌瘤、阑尾炎、肾炎、肩周炎、低血糖、关节炎、扁桃体炎、紫外线过敏、盆腔炎等10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子宫肌瘤,需要立刻手术,因上有70多岁体弱多病的老母亲,下有10几岁在初中读书的孩子,女儿在外地打工,丈夫下岗,没有条件治病。有幸的是,经朋友介绍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大法的神奇

今年53岁的我,小学高级教师,教导主任,数次被评为优秀教师,优秀党员。96年刚刚得法修炼,身体就得到彻底净化。多年有病蜡黄的脸,修炼不到一周时间变得红润,疼痛难忍的病体,炼功后,身体轻松,走路脚下生风。开始,我只是带着考察的态度。谁知,第一次走入炼功点,做头前抱轮时,当场消业。当时,真是感慨万千,过后所有的病灶全部消失。体内的病瘤由大变小,不知不觉消失了。我切身体会到,佛恩浩荡,佛法神奇。暗下决心:一定要沿着这条通往光明的返本归真之路勇猛精进。

第一次冤狱

我是2000年11月下旬去北京证实大法的。当天被恶警非法抓捕,绑架至本地拘留所。我一直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管教问我为什么绝食,我说:“这里的饭是罪犯吃的,我是守法公民,被非法拘留。倍受冤枉、污蔑,怎么还能吃饭?”他们告诉我7天后就放我回家。半个月过去了,也没有信息。而且,邪恶管教给我们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隔离、灌食。他们残暴地用手指粗的胶皮管子,往鼻孔里插,凶狠地往喉咙里插,用炒菜的大铁勺子撬牙齿。他们累得气喘吁吁,把我们折磨的鲜血直流也不放手。

我从第二次灌食迫害时就不配合。师父教导我们“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有的同修说:“对人要善。”我说:“我们不能让邪恶钻善的空子,不能接受迫害。”拘留所要把我们送往医院体检,我不去。后来,我送给他们自编的自由诗:

邪恶挡路

党的监狱押好人,乌云当头黑滚滚,道德败坏是非混,不抓坏人害好人。
试问公理在何处?再问天理在何方?扪心自问做何人?选择未来一念间!

当时,有好多有善念的管教当场流泪,并且说:“法轮功就是敢说真话。”所长说:“我把你写的诗,给我们工作人员每人复印一份。”我说:“多学学《转法轮》,做真正的好人,为自己和子孙后代选择好的未来。善恶终有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全部都报。”他们都点头,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后来,所长派人偷偷问我家电话号码,并且告诉我,让我回家了。他们害怕更多的人坚持绝食,在晚上7点多钟秘密放我回家,但告诉别人说送我去医院。

第二次冤狱

第二天,同修、同事、朋友、亲属都来看我。她(他)们都吃惊地抢着问我,听说你绝食20多天,没吃没喝,以为你一定是不行了,才放你出来。真没想到,还是那么精神,真是奇迹。我告诉他们,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这正是学校放假阶段,我白天在家,夜晚做正法工作。这样,眨眼间19天已过。腊月二十五那天的上午,来了四伙人:单位、街道、镇政府、公安局,他们说:“你千万不能再去北京了,再去,我们的工作就都没了。”最后,让我交5000元钱所谓的“保证金”,并且说:“1年之内不去北京再还给你。”我说:“要钱没有,要命不欠你们的。”后来他们以公安局长找我谈话为名,把我骗到公安分局。我当时错误地认为这是讲真象的好机会,就去了,结果被绑架至环境最恶劣的监狱。这次,在监狱又被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在那里吃的发霉的玉米面、烂萝卜、烂白菜水,连咸菜都没有,用水极其困难,每天定量。我被送进监狱的当天开始绝食抗议,因此,刚进监狱就开始挨打。

监狱环境非常邪恶,不许学法炼功。后来,我和同修向狱警、犯人讲真象,让他们了解法理,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讲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现世现报。慢慢地改变了环境,学法、炼功没有人干扰了。在这期间,监狱的工作人员,得知我儿子在重点高中的尖子班,而且是前几名的学生,正面临高考。在我儿子看望我时,他们威胁说:“你妈妈再坚持下去,即使你考上大学,也不会被录取的。”

我告诉儿子:“妈妈第2次进监狱,你在家亲眼所见,是他们利用欺骗的手段。这次,仍然是谎言加骗局。”儿子说:“这个功好,你就在家炼,为什么去北京?否则,就不会抓你了。”我说:“儿子,你的身体是谁给的?是妈妈。妈妈蹲监狱,你的学习时间那么紧张还来看妈妈,而且还安慰妈妈说:‘不论别人怎么说,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妈妈。’这是因为你了解妈妈,相信妈妈是好人,是优秀的教师。那么,现在妈妈的健康身体是师父给的,师父,就是我再生父母,也是我们全家的恩师,更是全人类的恩师,挽救人类,拯救宇宙,救度众生。使肮脏的社会和人类得到彻底的净化,让修炼人的道德标准不断升华。这样的恩师被诬蔑、被诽谤,做弟子的无动于衷,那还配做弟子吗?你是了解妈妈的,妈妈从不做出卖良心的事。妈妈是优秀的高级教师,可是,为什么被抓进××党的监狱?那些贪官、杀人犯为什么不抓?这个问题谁能回答?谁敢回答?这样的状态不会维持多久了!妈妈相信儿子一定能够考入大学。”儿子被我说服了。时间飞逝,几个月后,我儿子收到了一所大学的本科录取通知书。我也再次绝食抗议冲出牢笼。我亲自带领儿子到公安分局,办理了入学手续,并且向工作人员又一次揭露谎言,讲清真象,证实大法。

被非法开除公职

大法受诽谤,弟子受迫害。地方的邪恶势力想尽一切办法干扰。各级组织的负责人,天天找我谈话,影响我正常上班。开始是免去我的领导职务,紧接着开除党籍。我家被迫连夜搬到外地。一家人妻离子散,流离失所。邪恶通过各种渠道找不到我,2003年把我开除公职,他们知道,我儿子在大学读书需要钱,想利用这种手段引我回去。我丈夫找人“做工作”,一切手续都办好了,并且告诉我这次只要回去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上班。我一口回绝,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我宁愿在外打工,也不配合邪恶势力。

流离失所 助师正法

流离失所的生活已经2年多了,但我并不觉得孤单,师在身边心有法,千难万险踩脚下。我在常人家打工,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我时刻牢记师父教导:“大法徒讲真象,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每当我听到栽赃、陷害大法的言行,都根据不同情况,现身说法,当场讲清真象,效果很好。虽然因讲真象暴露了身份,有些主人恋恋不舍地,但不敢继续留用。但他们都叫我放心,一定不去举报,都知道我是好人。这样也正合我意,因为,我多走一家,就多一家真正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也就多救度一家,用我受迫害的事实,唤醒世人沉睡已久的良知,随师正法,助师世间行。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