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看守所索罚金再遭关押 孩子被关狱中“与母作伴”


【明慧网2003年6月19日】我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多次监禁或送洗脑班。第一次被监禁7个多月。在这期间恶警曾多次到我家进行威胁、骚扰,逼我父母借钱交罚款,并且吃、喝,扬言如不照办就要判我7至12年,还说“判的时间多少要取决于你们的态度好坏”,就这样无数次对我家人威逼、恐吓。父亲在极度的恐慌中,突然脑出血住进医院,差点送命;我母亲也因整天战战兢兢,一天下楼梯,从楼梯上摔下来,脚骨骨折,长时间不能行走。这些恶警还多次上我孩子的学校,以问话为由,多次进行非法审讯,为此事闹的班上的不明真相的同学们把孩子当成笑柄,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孩子13岁,初中学生)。由于我的父母害怕当地公安报复,到现在所罚款项及吃、喝、请、送数额都不敢告诉我。

第二次是办洗脑班。恶人到我家哄骗我父母说,“学习班”条件如何好,专款专用,每顿三到四个菜等等骗小孩子的鬼话,接着是老一套威逼恐吓,父母看推托不了,不得已答应让我进了洗脑班。就这样第二次将我劫持进了监狱,因为洗脑班就办在拘留所内。到洗脑班一看,不知他们从哪找来几个人指手划脚、满嘴污言秽语,骂我们师父、骂大法。当我们站起来反驳他们讲的不是事实,是在诋毁诽谤时,他们就恼羞成怒,对我们施行罚站、不让吃饭、不让去厕所,车轮战轮番对我们进行监视、人身攻击、不堪入耳地谩骂,一站就是9个多小时。发现炼功就把我们铐在树上,夏天中午气温正高,就把我们背铐在电线杆上,曝晒我们。有一恶警叫嚣,我叫你们晒死,看还炼不炼。围观群众看到此景向恶警求情,说放了他们吧,不就是炼炼功,也没干什么事,放了算了。无论怎样说恶警也不放。这些好心的群众趁他们不备,就偷着喂我们饭吃、喂水喝,还为我们抱不平,说现在算什么世道,公安不抓坏人专抓好人。

警察们把我们关进危房,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还不时地从房上掉土粒,非常危险。可是无论怎样要求换房,恶警就是不理,更邪恶的是政法委主任及“610”犯罪人员把我正在上学的孩子也关进了监狱,理由是一则“给你妈做个伴”,二则是“劝劝你妈”。这些恶警们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自己好升官发财,不惜挖空心思,人性丧尽,就连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也不放过。最后他们看此方法行不通,又勾结洗脑班人员,曲解大法来给人灌输谬论。由于我自己学法不深,迷失了方向。回家数月后,有一位功友从劳教所回家,在切磋中我才知道自己错了,决心声明:洗清自身污点与愚见,从新归回到正法的正道上来。

第三次将我关进监狱时,公安对外理由是因为我们发表声明作废了他们的所谓“转化”,实质是我们要求他们退还被非法勒索的罚款,他们在气急败坏下,再次将我们关进监狱。三天后,判我劳教二年,因为我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后我又被关押在当地拘留所三个月。一个恶警在背地时给看守所的人说:“我干公安这么多年,那么多送礼的却没见过一个出来后敢要的,不准你出来,你就出不来,看谁厉害。”后警察又给我们办洗脑班强制放弃信仰,我们拒不配合,最后他们在可耻中收了场。为避免被再次迫害,我现在漂泊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