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之旅(一)


【明慧网2003年6月20日】

<序>

这是一部大陆大法弟子用生命正法的故事。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作者从1999.7.22开始进京上访,期间却七次被抓,转押十多处地方。这位大法弟子面对邪恶,正念正行,尤其从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闯出来的经历,充分展现了大法弟子百折不挠的风范。她的修炼心得、在严重迫害中走过来的经历和在大法中证悟的法理,处处触动人心。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写下了这部正法修炼的故事。

1999年7月21日以前

(一)大法改变了我,净化我的心身

在我12岁的时候,中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厂停产、学生停课。学工、学农、军训,学生开始全国大串连,造反有理,工人成立了好几派,全国大乱。1972年我中学毕业就上山下乡,之后从农村回来到工厂上班,单位开不出工资来,后来黄了,我就开始做生意。争争斗斗活得很累,搞了一身病,心脏病、心肌缺血、神经衰弱,折磨得死去活来,每天只睡2个小时的觉,浑身无力无精打采,心烦气躁、常闹心发脾气。1995年末我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功,看了法轮功修订本,就被书里的高深法理所吸引,一口气看完这本书后,自己就去书摊买了一本。开始炼功学法后,不到半月病全好了,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为了治好我的病,曾经去过很多医院,花了很多钱,中药西药,接连不断地吃,也不见好转,可是炼法轮功才半个月,所有的病一扫而光,这功法也太神奇了。但我还是放不下心,害怕以后还犯病,所有的药都没舍得扔,直到确定真好了才把药都扔了。

虽然病都好了,我也不太精进,因为书中要求我们做真善忍的好人,可是不说谎怎么挣钱呢?还是以后不做生意再炼吧!1996年4月我们电子城着火了,别人的东西都丢了,可我的货一点也没损失,我悟到这跟我修炼有关,更感到法轮功的神奇。后来电子城停业装修,我在家里边做家务,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6月到公园找到了炼功点,辅导员晚上领我到学法小组,看到有好多人在那里读书,他们都很精进。在大家的促进下,我也开始精进起来,半月后辅导员说我已从“中士闻道”变成“上士闻道”了。我不但用心学法炼功,还用法严格要求自己,在家里做到忍,爱人和我发脾气,我也不和他争执了,法轮功给我家带来了幸福和快乐。

看完书里讲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后,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人,在修炼之前,别人都说我人好,可是学了法轮功以后,按照书上真善忍的标准一衡量,真是差的太远了。有一次在卖货时没守住心性和顾客争吵起来,顾客走后,我因没守住心性心里很难受,心想这还是炼功人吗?回家后我打开《转法轮》,通过学法我决心下次做好。一次一次的懊悔,一次一次的往内找,使我的心性不断提升,越做越好。无论遇到什么不讲理的顾客,始终保持一颗祥和的心态,宁愿自己吃亏,也不和他们争,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净化了我的心灵,健康了我的身体。

(二)学法炼功

自从炼功以后,有时在家炼功盘腿一痛就不想忍,于是我就到公园炼功。有一个早上看错点了,路上天这么黑,公园人也这么少,到炼功点一看一个人也没有,这时才明白过来今天来早了。我独自一人开始抱轮,感到今天抱轮太美妙了,别人从我身边走过去说有一种香草的味。我从中悟到,为什么今天来早了呢?没有偶然的事情,这是师父点化,让我以后早点到公园来炼功,心想公园这么黑都是树林,自己一个人还有点害怕,于是就找两个没有家庭负担的同修和我一早来公园炼功。可是他们俩有时来有时不来,我心里暗暗对师父说,师父您给我找一个能天天早点来炼功的同修吧!果然没几天就来一对夫妻,他们每天都来得很早,而且天天都来炼功,一盘就是两个小时,还能静下来,而我腿一盘起来就开始痛,痛得钻心透骨,每次都得盘两次才能达到盘两个钟点。

第一次腿疼到极限才把腿拿下来,有时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也不肯把腿拿下来。就这样我每天日复一日,无论大雨小雨,还是刮风下雪,我都一如既往,持之以恒,每天2点半就到公园坐两小时静功,抱轮一小时,一年下来我终于很轻松地一次盘2小时了,而且还经常入静,真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有一次我起来晚了,到炼功点都3点多了,炼功点已经来了很多人在打坐,我一边抱轮一边责怪自己,抱1小时轮后,就找个地方炼静功,心想今天必须盘两个小时,否则决不把腿拿下来。我找一个背靠山坡、面对河水的地方坐下来,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实在忍不下去了,疼得眼泪掉下来,在这时感到大脑就剩一点思维非常美妙,十分钟过后,我终于冲破两个小时了。

我们每天早上炼功时,都有两个炼其它功法的人,在我们附近弄出砰砰的各种声音,一直持续快一年,那两人才离去。我悟到这两个人已经把我们欠他们的这笔债磨过去了,就不允许他们的干扰。一次隆冬,北风飞雪,和我一起炼功的同修来电话说明天不去炼功了,我看到外面的大雪也想在家休息一天,这时我女儿就说你还是个炼功人吗?就这么一点苦都不想吃。望着女儿,我心想这是她说的话吗?这不是师父借女儿的嘴来点化吗?想起师父说天上的佛找苦吃都找不着,可是我有苦还不想吃,我想明天无论天气怎么不好,我都要早起去炼功。第二天自行车冻得锁都打不开,只好连走带跑地到公园,炼功场上只有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身上落满了雪,炼完功后把雪打扫干净,等着学员来炼功。那天我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是以苦为乐,后来看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头几句「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真是内涵好深哪。

就是过春节我都不耽误炼功,能做到这一点,这是我精进学法打下的基础。每个冬天的夜晚,学法困了的时候,就往脸上浇凉水,让自己清醒不困多学一会,就这样三年的时间看了三百多遍《转法轮》,而且还背了一遍《转法轮》,每天走路、做饭、无论做什么,时时刻刻都溶在法中。我每天晚上都念三讲,就是因为我那时用心学法,后来才能从几间劳教所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一切对法的坚信都是从法中来。

我有一颗很强的执著心,无论我多么精进,自悲的心一出来就不想学法不想炼功,有时还出现不想修炼的想法。每次这个执著一出来时,就痛苦的不能自拔,这个思想业一直干扰着我。有一次在马路上碰见一名男同修,他说我修的太差,一年多了没有什么变化等话,我听后自悲得不行,觉得自己这么尽心尽力地修炼,还是提高的这么慢,伤心地哭了,就不想学法了。这时我爱人叫我到楼下买东西,有一个饭店老板和我很熟,把我领到饭店里面,进屋一眼就看见墙上贴有一句话「最可怜的性情是自悲」,我马上悟到师父为了我们能提高,用心良苦,自悲一下消失了,顿时感到信心十足。可是不长时间自悲心又上来了,有时感到自己是世间小道之人,有时感到自己是《转法轮》第一讲最后一段所说的每个班上总是有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人跟不上,有时感到自己业力太大修不成,直到现在这个思想业仍时常干扰我,还好有法在,还有同修的鼓励,使我能坚定地去排除它。

(三)做一个诚实的商人

我在电子城做生意时,按着真善忍去做,不说谎话不骗人,不挣那些不义之财,那些批货的人,要我多写钱数,以少报多,好中饱私囊,我宁愿不挣这个钱,所以不配合,生意也就做不成。但有时利益之心放不下,让我剜心透骨的难受,由于离我们这电子城不远又新建两个电子市场,所以我的生意大不如前,以前我每天都挣一百多元,可是现在挣得越来越少,最后只能维持费用。我的心越来越放不下,我们炼功点有一个黄姓同修,是广东人到我们这来做生意,跟过师父两次班,经常来和我切磋,通过学法交流,渐渐我把这颗利益之心放淡。

有一个人来给单位批发产品,看好电子表日历,要我多写钱数,还要从我这里买几样东西,是给自己买的,也加到日历表的公帐里去,我不同意。他走了不一会又回来了,和我商量让我卖给他,可是他想让我多写钱数,我仍然不卖,就介绍他到一家大电子城去买。左右摊位的邻居说:太可惜了,你把东西给我们,让我们卖他吧!我说这与我卖有何区别。可是没过多长时间,那个人又回来了,说没有找到我卖的产品,和我说不让你多写钱数了,希望产品能降两元钱,我说只要你不占单位的钱,我少挣点也行,就成交了,并且告诉他这样做也是为你好。他听不进去我说的话,不高兴地走了,真是忠言逆耳啊!

我们电子城学大法的人很多,有人买我们的产品,要求多写钱数吃回扣,我们几个摊位都不卖给这些人。为单位买东西他们从中贪污很多钱,是各单位的蛀虫,就是这种不正之风把各单位都吃黄了,工人失去工作。我们用这种不合作的方式能制止他们的不良行为,是为了百姓的利益,也好让他们少做损德的事。我和同行间以前为了抢生意,有时发生争执,学了大法后我们相处得很好,他们都说我改变了。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力量,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受益无穷。

(四)1999年4.25

1999年4月25那天早上,同修说北京公安打我们的学员,关押我们学员。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都自发地去北京上访,有许多同修都是早上坐火车去北京,而我是晚上才走,还有的同修不高兴我去,她们认为只有辅导员才能去,我也顾不得她们说啥,就知道我也应该去,大法的事就是我的事。刚上火车就接到通知,说北京的同修已往回走,我想我既然都上火车了,那么就去一趟,第二天上午到了北京,看到火车站有几个公安,正在往回赶那些刚到北京的同修,我和几位同修离开了火车站,上了小李的婆婆家。她婆婆家在北京农业大学附近,当时有的同修不想去,但我认为应该去了解一下情况再回去也不迟,于是我坚持要去。大家一起坐车去她公婆家,我一路上晕车呕吐不止,好不容易到了,巧遇多年不见的好友,她姓刘,也学法轮功,和父母来到北京谋生,原来小李就是小刘她二嫂。我们了解了北京4.25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确实都回去了,小刘描述当时学员上访的情形:大家都很有秩序地在马路边上待了一天,晚上回来了。第二天我们就返家了。从4.25以后各书店陆续地出现了攻击法轮功的书,我们同修经常去书店劝卖书的老板不要卖诬蔑大法的书,可惜大部分商人重利不听劝。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