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几年来遭受的迫害作为起诉江××的证据


【明慧网2003年6月2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快五年了,信仰是宪法赋予我的基本权利。我坚信大法,因为他博大精深的内涵使我在人生的迷途中找到了生命的归宿,明了了人生的真谛。我和我的家人也受益匪浅,我一生医治不好的多种病疾,在炼功后不翼而飞了,一本《转法轮》使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在几年的修炼中,我严格按照师尊传给我的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己做人,无论在哪里都在做好人、更好的人。我不再抱怨社会对我的不公,不再怨天尤人,牢骚满腹,以恶还恶,而是心生慈悲,心态平静祥和,在与街坊邻居的交往中,不再斤斤计较个人的得失,而是时时处处先想到别人,在我周围的人也都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展现,我沉浸在喜得大法的幸福之中。

99年7月20日以后,风云突变,天都象塌了一样,江××一夜之间把亿万炼功的善良民众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从此我与我的家人就再无一天安宁日子过,从单位到居委会、办事处、派出所经常来家骚扰、抄家和绑架。

99年11月份中旬,我去看望一位年岁大的功友,当地派出所来人把我们绑架了(理由是他们所谓的“串联”),不让回家,不让吃饭,逼写“保证”,我们功友之间的正常交往都被他们禁止,我们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2000年5月13日,我和本市的一些功友在文化宫集体炼功、洪法、讲真相(在此之前,市工人文化宫正在举办为期一个月的污蔑、诽谤大法的邪恶展览会,有些功友为了为大法、为师父讨还清白,直接向举办这次邪恶展览会的负责人澄清事实、讲清真相,曾先后被不法恶人劫持),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送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期间派出所的恶警把我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双手背铐在派出所的楼梯栏杆上站立着达十天,前两天不让我喝水吃饭,连上厕所的权利都给剥夺了,这些恶警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成神了,不用吃饭、睡觉了!”我和他们耐心的讲道理、讲真相,两天后,他们才允许我的家人来送饭,但是每天遭到他们的侮辱和谩骂。我善意的告诉他们我是怎样受益于大法时,这些恶警却把我脚离地吊铐一个多小时,致使我双手、双脚黑青、肿大、麻木,手腕也被手铐勒得肿烂、出血。释放后,他们又让我每天去派出所报到,长达一个多月。我每天给他们打扫卫生、洗衣服、床单、被罩、沙发罩等,还有的从家中拿来脏衣服让我洗(因我的手被手铐铐过的地方还没有完全恢复,由于长期浸泡,我的手很痛)。因为和他们的接触频繁,我们也不失时机的给他们每个办公室洪法、讲真相,后来派出所的人也都知道了我们的好,每天他们见到我们后都对我们报以微笑,还有的人见了我们后对我们翘起大拇指说:法轮功好!

2000年7月份,我依法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当我走进天安门广场时,看到广场上的人真多!看得出其中有不少是便衣,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盘查、抓捕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总结出经验来了,只要看到穿着朴实、善良的面孔就盯上,然后再用他们“最有效”的招术(用他们的话讲)——叫其骂人。如对方不配合,就会被当作法轮功被绑架。人群中不断有人被抓,他们不费吹灰之力,用同样办法,也把我从人群中查了出来,立刻三、四个恶人连踢带拖地揪住我的头发,把我塞到车里带到天安门分局,后被送北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在那里由于我拒不配合邪恶,被四、五个恶警拳打脚踢按在地上毒打,他们还把我的眼镜夺走,摔在地上。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对我们搜身侮辱、辱骂、殴打,并不许炼功。有一功友因炼功遭到恶警的殴打,我站出来阻止,被它们揪住头发拖到外面,打倒后,恶警用脚踩着我的脸,最后给我用手铐反扣上,在院子里曝晒。一天夜里,因为炼功,我们号里进去七、八个恶人,它们凶狠地把我们四位女功友打倒在地,并用高压电棍电我们的全身,最后它们还不解气,又把我们拖到院子里,两个恶警架住一个功友,把头摁在地上,蹶起来高举双手(他们叫“燕飞”),并用高压电棍电我们的全身,没电了它们再去充电,就这样直到这帮恶警打累了才罢手。我们全身、脖子、脸都被电焦了皮,电出了泡,整个院子里都充满了焦糊的血腥味。江××豢养的这些恶警在打我们时嘴里骂些低级下流和不堪入耳的话,我们看到这些所谓的“人民的警察”比监牢里的犯人还要败坏,甚至禽兽不如。

同年10月24日,我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派出所后,一恶警用警棍照我头上身上使劲乱打,我当场被打晕、休克过去,我上半身被它们打的黑青,头肿的象戴了厚帽,胳膊半个月都不好使,后我被非法关押于东城区看守所50多天,在绝食期间,我遭到邪恶的野蛮灌食、殴打,脸被打的青肿,头上被打出几个大包,头发也被揪掉了许多。

2001年元月3日,我在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后,我被送到某看守所非法关押17天,期间恶警指使犯人看管我们、不许炼功。在那里,我因炼功被犯人拳打脚踢、揪头发、打耳光,几个人坐在我身上,他们把我的手脚用绳子捆住后蒙上被子轮番打。

中共“十六大”期间,在江××的口头密令下,全国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大肆抓捕。2002年11月7日,我被当地派出所恶警非法拦路劫持、绑架到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35天,期间,我绝食35天抗议江氏之流对大法对我的迫害,每天遭到恶警与犯人的野蛮灌食、辱骂,牙被撬活动,嘴被撬烂,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他们把我通过炼功后得到的健康身体又摧残的不象样了,最后它们还不罢休,非法送我去劳教。被劳教所拒收,当天,他们又送回我到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敢要,无奈,这些恶警们只得将我释放。

在我被派出所绑架期间,恶警抢走了我的家门钥匙,私自打开我的家门,闯进家中抄走我全套的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光盘、磁带和几台录音机,连同我儿子学习用的电脑、学习光盘和磁带也一同抄走,至今仍不归还。

在当今中国大陆这些恶警们对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民众随意绑架、抄家,它们唯一的所谓的理由就是我们炼法轮功,它们之所以敢这样大胆地对我们不讲法律、不讲道理、任意欺压我们,就是依仗着邪恶之首江××的旨令,江××一天不被惩治,中国国无宁日、民无宁日、家无宁日。不能再让江××这样祸乱中国及整个人类社会了。

以上是三年多来江××之流对我的迫害,是我的亲身经历,铁证如山。在此,我恳请世界上国际人权组织及所有有正义感的国际法庭,严厉追查凶手,把江××及其帮凶送上法庭,绳之以法,以示天理的威严,还人间公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