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好人反被恶警悬赏“通缉”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家住辽宁省,现被江集团迫害流离失所。

近来看见明慧网很多有关以“群体灭绝罪”起诉首恶江XX的文章,深受感动。现将自己的遭遇写出来,让世人见证以江为首的一伙恶徒是如何迫害一名普通的大法弟子的。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曾两次进京上访,均被当地派出所所长抓回,对我及家属进行百般刁难和敲诈钱财,才将我释放。

记得当我第一次因讲真话被关在看守所后释放出来九天,乡政府根据上边的恶令,又把我和其他十一名大法弟子押到乡中学。十几天后,恶人们要我们交伙食费,但因为我们是自带食品,对它们的无理要求坚决抵制,才被无条件释放。

2002年元月3日,我又来到天安门广场,只因我说了“法轮大法好!”一句真话,就被恶警殴打、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在那里,我进一步遭到了恶警的恐吓和殴打。当天还有其他地区的大法弟子,共十七人被关押在一起。恶警们整整一天不许我们上厕所,其难言的感受可想而知。

当晚,大约7点左右,我们又被押往北京宣武看守所,在那里我未报姓名、住址,又被恶人恐吓,之后把我关进9号房。针对非法关押,我们绝食抗议,却遭到了受恶警指使的犯人对我进行打骂,它们扬言:“上边给看守所80个死亡名额,打死人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但我不为所动,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巨大精神上和心理上的压力。我深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

当我被关押第九天时(1月11日)体检,可能发现我有‘异常’,将我无条件释放。

回家后,恶人举报,15日,派出所人员来抓人,我随即走脱。记得那正是年关将至,而很多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回。由于受恶警的骚扰与恐吓,我70多岁的外婆险些丧命。

同年5月,我妻子生小孩,我回家探视,结果又被恶人举报,被恶警押往县看守所。(在县公安局遭恶警毒打)进看守所后,又被恶犯毒打,我绝食抗议两天后,被转入13号牢房,在那里每隔几天就给我强行输液一次。6月6日“监视”犯人不满我的绝食抗议,便对我强行灌食和毒打,那几天我真是感受到了承受的极限……当然,这一切都与管教的指使和纵容是分不开的。我被折磨到如此地步,恶警于6月12日还坚持将我送往市教养院,由于体检不合格,市教养院没有收。但恶警对于我没有被教养耿耿于怀,它们暂放了我,其意图是等我体力恢复后,进一步加害于我。因此,我吸取了以前沉痛的教训,没隔几天,便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开了父母妻儿,流离在外。

自那以后,恶警便经常上门骚扰我的家人,并可笑地对我这样一个普通农民――只想炼功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发出了“通缉令”,叫嚣一定要将我抓回教养,举报者可得奖金5000元。

这就是在人间首恶江XX的指使下各地不法之徒迫害千百万普通大法弟子的其中一例,这也是江XX向世界人民宣布的“中国人权最佳时期”的真实写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