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病患者获新生 讲真话四次进京证实法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本文作者曾是心脏病重症患者,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重获新生。迫害发生后,为了证实大法,这位大法弟子曾4次进京上访。面对迫害,不断向内找,讲真相,善待众生的同时,用正念面对邪恶迫害,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 * * * *

1、修大法获新生

我今年57岁,18岁时,就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二十四、五岁时就发展成风湿性心脏病,后又得了肺气肿,年纪轻轻的就成了“病秧子”。1991年年底,我的心脏病发作,生命危在旦夕,为了全力保住我的命,家人乘飞机将我护送到北京301医院抢救。

医院最好的外科大夫给我做的心脏瓣膜移植手术,从早上7点半,一直做到晚上7点半,换了两个瓣膜,连1992年春节都是在301医院度过的,花了近5万元手术费和医药费,命是保住了,但出院后,两条腿都不会动了,又现学走路,心脏病复发,经常折磨着我,肚子大的像孕妇。肺气肿让我经常憋气,1992年后又患上肾结石,更是雪上加霜,那时我真是生不如死啊!1997年正月,我病情危急,住进本地医院,医院用尽办法救治无效,我被大夫判了死刑,医院不肯再收留,我只好回家等死了。

真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1997年4月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喜得大法,就象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像久旱遇甘露,我如饥似渴的读《转法轮》。因没上几天学,字认不全,我克服了文字上的种种障碍,不久《转法轮》就能通读下来了,书中的每句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不知不觉我的身体越来越轻松,而且能骑自行车了,于是我就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曾经是危重病人,怕我在炼功点上出事,劝我回家炼。我回到家捧起师父的照片,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伤心极了,哭喊着:“师父您别不要我,我愿当您的弟子,我不会给您丢脸的,您千万别不要我!”我想一定是师父看到弟子一颗真诚的心,很快,我又回到炼功点炼功了。

2、证实大法四进北京

2000年,我一共去了4次北京,其中2000年10月2日至9号,我接连去了3次,7月份那次进京,准备去信访办上访,可没等进门,就被截回去了。

2000年10月2日,我和同修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我们径直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便衣警察很多,我心里很坦然,没有一丝怕的感觉,因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向世人讲清真相,大法是宇宙大法,不能被邪恶打压,我们要让世人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我和同修来到人多的地方,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然后,安全离开了广场,4号,我们顺利的回了家。

10月6日,为了帮助周围想去北京的功友完成他们证实大法的神圣使命,我又和他们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一到天安门广场,就看见数不清的便衣在抓人、打人,但“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却此起彼伏,那正义之声,惊天地、泣鬼神,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们一行五人很快被人群冲散,我和一位功友被好几个警察拦住,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反问他们:“难道到广场,还得通报一声自己是干什么的吗?天安门谁不可以来游览?”他们竟又搜出我身上带的8000元钱(准备买做真相设备的),问我带这么多钱干什么?我说:“这是救命的钱。”他们就把钱还给了我,和我一起的那位功友想回家,我就先把他送到车站,然后立即又返回天安门,寻找失散的那三位功友,我为他们的安全担心,在广场找他们时,碰到一个人,我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反问他:“炼法轮功怎么样,不炼法轮功又怎么样。”结果这人没趣的走开了,我记得师父在《理性》经文中提醒我们:“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搭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功友,我只好登上了回家的车,在车上,有一个常人诬蔑师父,我立即站起来制止:“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道德?怎么能背后说人坏话?有这么说话么?你认识人家吗?了解人家吗?你敢和人家当面说吗?”

“我又没说你,你管什么闲事?”那人被我问急了,反击我。

“你是没说我,但路不平有人踩,你说我倒不要紧,当面说也没关系,就是不能背后说人坏话!”真是邪不压正,这人立即不吭声了。

10月9日,一位功友因路不熟,约我一起去北京。我毫不犹豫的和她一块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

3、讲真相顺利闯关

因为大法弟子中有不少家庭贫困的,想去北京证实大法,但苦于没有钱,所以一直没能走出来,我觉得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得帮他们实现这个愿望,我从自己的积蓄中拿出了2000元钱给了他们。可不幸的是这些大法弟子被抓了,有人没修口,把我提供旅费的事说了出来,我被非法带到派出所,他们问是不是我拿的钱,钱是从哪来的。我说:“是我拿的,这都是我辛辛苦苦挣的钱,难道帮助别人也犯法吗?”一个警察骂骂咧咧的对我很不尊重,我当时没守住心性,回了他一句很不好听的话,这一下戳到了他的痛处,对我更是暴跳如雷。我马上悟到自己是个炼功人,不应该和他一般见识,于是对警察们说:“我刚才做的不对,我们师父要求我们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应该慈悲对待每一个人。”听了我这番话,在场的人都挺震动的,我借这机会跟他们讲:“修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是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都是向内找,我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活不到现在,修真善忍没有错,当权者不应该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上北京不是闹事,而是善意的向政府讲清真相……。”我滔滔不绝的讲了很多,那天不知哪来那么多话,我悟到是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救人哪。一个警察禁不住问:“大姨您是什么学历?”我笑了:“我没上过几天学。”大姨您别骗我们了,听您讲得头头是道的,哪像没上过学的人,高中生也比不上!”

“我说的可是实话,我们修炼大法的不会说假话,其实我都是从《转法轮》里学的。”几个警察向我赔不是:“大姨,刚才是我们做的不对,对不住您,您可千万别记恨我们,我们送您回家吧!”

“你们说哪里去了,我怎么会记恨你们,在大姨眼里,你们都是好孩子,要是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大姨比什么也高兴。”

本地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管教人员很邪恶。2001年底,不知谁传进去师父的一份新经文,被恶人发现,大法弟子们轮番遭到狱警的残酷殴打,震动了市公安局,一个电话打到我们区里,我的丈夫立即被带到区公安局,盘问经文是不是他带进去的,8岁的孙女竟也被他们从学校直接绑架到公安局,接着又传我去,开始,我想我不能去,不能听他们的摆布,可是又一想,家人被他们非法抓去了,我得去!去不是配合邪恶,而是去要人,讲清真相!不能让他们执法犯法,迫害我家人,去的路上,我想起师父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心里默默求师父:师父,请您给我开启智慧,一切请您给我安排,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并一路发正念,到了公安局,我丈夫正在跟他们据理力争,说他们执法犯法,没证据就抓人,而且不经监护人同意,就把小孙女也带到公安局,说要去告他们。

我一进办公室就说:“快把我家人放回家,有什么事问我。”他们问经文是不是我传进去的,我说:“经文不是我送的,你们三番五次的骚扰我家,凭什么?我修炼法轮功那里错了?江XX不让做真善忍的好人,难道让我们做假恶暴的坏人不成?别说我没送,就是送了也不犯法,我们师父的经文都是让我们做好人的,我们是被迫害的,今天就是江XX在这里,我也敢说他做错了!不要再追随江XX迫害好人了,如果法轮功平反的那天,你们上哪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为你们的未来想想吧!”

他们要把我留下,我丈夫说:“行啊,留人不要紧,你们给我一个法律依据,我就把她留在这里。”闻讯赶来的女儿愤怒的说:“我跟你们说,我妈修真善忍,我可不修真善忍,修炼前我妈身体很不好,还有大出血的毛病,如果好好的人给你们折腾个三长两短的,我就和你们拚命!”正说着,我的鼻子忽的流出血块子来,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呢!在场的恶警们可吓坏了,一个头目压低声音训斥手下:“谁让你们把她叫来的,你们怎么敢招惹她,出了人命谁负责?”又对我说:“好了好了没事了你们走吧!”我们一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的回了家。

后来,恶人再也没有来骚扰的了。功友们在我们家举办过好几次二三十人的法会,都非常成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