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后疾病不翼而飞 说真话反被绑架折磨


【明慧网2003年7月14日】我因身体多病,给家庭和生活带来很大的不幸,特别后几年来,吃药也不见好,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在这紧要关头,我有幸得了大法。炼功后我的病不翼而飞。

从1999年7.20江泽民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进行迫害以来,逼迫我交书,写“保证”,还给我照相,收了我的身份证,从此上了黑名单。99年12月为了向政府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和我炼功的受益情况,我进京上访,结果被抓,送往当地驻京办事处。到那里我们大法弟子受到恶警的毒打,有的功友被反背铐手,被竹板打,双手铐着蹲墙,有的手在背后铐着倒在地上,头在两腿中间,恶警穿着皮鞋在他们脸上踩,真是惨无人道。我被恶警在脸上跺了几脚,脸被跺青了。晚上恶警用手铐把我们功友铐成一圈不让睡觉,第二天被当地派出所领回来,在派出所里,恶警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晚上铐在暖气片上不让睡觉,那时天气是零下十三四度。白天把我们关在车库,冻了一天,逼迫家人交一千二百元钱,第二天下午被送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还被逼迫交560元钱。

2000年春,农历二月底,我又一次被派出所和镇委等十几个人绑架进镇委,当时被绑架的共有六位功友。第二天晚上电灯坏了,歹徒把我们关在办公大楼走廊里,二月的天气晚上是那样的冷,又加上我们两天没吃饭,我们也没穿棉衣,也没有被褥,只有去北京上访回来被关押的功友扔下的破棉衣。晚上天冷的实在受不了,我们就跑了。跑了没多远,又被抓回来,这时歹徒们像疯狗一样,对我们酷刑毒打和辱骂,什么脏话都骂到。我随身带的60元钱也被他们拿走,从此后每天遭到残酷折磨。我们白天坐在水泥地上,亲人给捎到椅子垫子,他们也不让坐,还给用脚踢门外,晚上睡在水泥地上,有时整夜不让睡觉,还叫我们跪在砖上,后边还要压上五个,有一天晚上,我们被逼迫整整跪了一夜,有一女功友实在跪不了拿下来了,恶人杨XX进来就踢她,最后把这位功友踢倒在地。她浑身是汗,直喘粗气,我不忍心,给她盖上一个破棉衣。邪恶杨XX逼我给她拿下来,并气急败坏地过来踢我,当把我踢得浑身哆嗦他才停止。我们被歹徒们拳打脚踢是经常的事。有一次歹徒在打我们的时候,还骂到:“你们不是要人权吗?这就是人权,这就是法律。”我被折磨一个多月后,两条腿失去知觉,但迫害越来越严重,因学法不深,又加上家人劝逼下,违心地写下了“保证”,家人拿3000元钱才放人。回家后丈夫看到我的伤痕难过的流下了泪。我也非常痛心,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恩师的呵护下和功友的帮助下,我没有失去信心,我要重新坚定地跟随师父走正法修炼之路。

2000年7月份,我又一次去北京护法,又一次被抓,最后被当地派出所领回来,恶警逼家里拿二千元放人。回家第三天后的傍晚,派出所恶警又到我家抓人,我不走,他们硬拖我,因婆婆有病被吓的倒在地上,派出所恶警把我送往拘留所交300元钱,在拘留所我绝食抗议7天后被放回家。

2001年春节前,恶警又到家里抓人没抓到,逼家人要一万元,家里不给。这次又没抓到,叫家人拿2000元,家人不给,最后,恶警逼迫家人拿布抵押,和五户联保。2002年10月份又来抓人,这次又没抓到,叫家人拿二千元,家人不给,最后,大队开2000元欠条。

以上是江氏集团及其追随者对我的迫害。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