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母亲的被迫害和坚定修炼 我得法了

【明慧网2003年7月24日】我是一位普通的社会公民,也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属。母亲曾患了脑血栓,她坚持炼习法轮大法直到今天大概已有7个年头了,身体健康,7年间没再吃过一粒药。曾经跟她一样的病号在这几年时间里已经不知犯过几次病了。在我们的眼中,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慈爱正直的人,我也从未见过她出现过电视中、广播里诽谤法轮功学员的那种“自杀、自焚”的傻事,但是我却亲身见证了母亲在这几年来不止三番五次地被公安机关无端扣押、诽谤及折磨的过程。

记得有一次将近深夜12点钟,我们正在熟睡中,母亲就被那些公安走卒以“去居委会一会儿,只了解一点情况就马上回”的谎言骗上了他们的汽车,结果将近一周的时间没有回来,家人得到的通知是只要拿来3000元罚金就放人……。从此,我们全家就是因为怕公安部门五次三番找茬骚扰,也是出于对母亲的心疼,才反对母亲炼法轮功的。确切地说是因为畏惧当权者对我们施加的压力和迫害才反对母亲炼法轮功的。

今天,我能拿起笔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我承受了沉重的压力,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我知道母亲正直无私。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炼功的那些叔叔、婶婶把做真象资料用的3元、5元,经常存放到母亲这里。有一次我们的家被公安无理抄家,所有的现金被掠走,电视被抢、摩托车被推走,我们全家人的精神几乎崩溃。在母亲被抓走以后,我和父亲在整理被公安象土匪劫舍般留下的一片狼藉时突然发现了母亲那些同修们积存的资金,共计1457元整,出于迫害给我们家带来的灾难和牵连,那时的我很怨母亲,我对这些钱作出了“藏起来,不给她们,就说被公安局一并搜走了”的决定,把钱藏匿了起来。

在妈妈被抓走并遭受折磨的半年里,那些公安借机以把母亲放回家的交换条件,向我们家索要钱物,进行敲诈,在最后的关头,母亲的坚贞不屈让恶警退缩,我的母亲从始至终没有给法轮大法抹一点黑,母亲的形象在我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也就是在这次心与心的考验中,我把那笔钱掺杂在了请客送礼之中,似乎给自己找了一个漂亮的借口:“反正我没花这个钱,是那些坏蛋收了礼,涮了肠子。”当妈妈回来之后,问起这件事情时我却脱口而出:“不知道,没见过。”

这件事过去了好几个月了,妈妈的心里一直以为这些钱连同我们家的现金一起被恶警搜走了。为这件事妈妈不止问过我三次五次,在我的心里就是有一种思想在作怪,只要我一口咬定不知道,妈妈是永远不会知道的,尽管听她经常说:“昧心花了做大法资料的钱是要遭报应的。”在以后的工作中,生活中,偶尔听到“昧良心”这三个字眼的时候,我就心中为之一震,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大法。就这样,我的良心每天都在接受着谴责。直到有一天,妈妈在放钱的衣柜里又突然发现了用信封装着的一千元钱,母亲以为找到了,这让我回忆起那钱是我一年多以前的私房钱遗忘到柜子里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良心发现让我有了赎罪的念头。以前为了孝敬母亲,我没有给过她钱,怕她为大法花钱,只是给她买现成衣服,买好吃的。后来这段时间里,为了赎回我的罪过,我准备每个月把孝敬妈妈的心变成行动。

通过这件事,我悟出了人生的真谛,我领悟到了法轮大法的威力,也使我因此而得法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