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的过程


【明慧网2002年12月14日】我是在7.20事件前不久开始得法的,现在我就讲一讲我得法的过程。

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我从小性格就很孤僻、自卑,脾气很急躁。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经常思考人为什么生,为什么死。一想到将来会死,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别人都说我有心眼,可是他们谁也无法理解我心中的苦。自己有时也想:凭我个人的条件、长相、工作各个方面有许多人都不如我,为什么他们活的很好?活着很累、很苦的情绪就像一个大罩子,把我紧紧的罩在里面。

98年正月,我的哥哥因患肝癌去世了,那年他才33岁,他很有才华,也很要求上进,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在短短的几个月中,人就没了。我的心无法承受。我不断地问苍天,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人能回答我。这时的我吃不好、睡不好、身体状况很差。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得了法。在我很艰难地读了一遍《转法轮》后,我知道了这本书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教人如何修炼的书。我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从小到大总觉得自己缺少点什么;也明白了自己与别人发生矛盾后,总是怨恨别人,自己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错,这就是自己的不好。明白这些后,我的心逐渐开朗起来了,那段时间真好。30岁的我真正体味到了这颗心从未有过的安宁,吃的香,也睡着觉了,干活也不知道累。

可是720事件发生了,它一下搅乱了我的生活。来自父母、丈夫的压力,自己的怕心,我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但是心很难受,因为我知道老师给了我什么。“一颗安宁的心”说出来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对我来说却是非常重大的,因为他救了我一条命。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和所有功友都失去了联系,一个人又在痛苦的煎熬中度日。我知道大法好,我也经常对别人讲:“我就是不炼了,我也说法轮大法好。因为他确实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救了我。”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法国家不让学,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去北京,要去讲真相,所有的这些对于刚开始学法炼功的我来讲,都是不能理解的。

这时我也得不到资料,老师的讲法的经文也接不到。有时我的儿子放学回来看到真相资料给我拿回来让我看,我自己也捡到过。就靠这么一点信息,我才能知道关于法轮功的事,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往哪走,路在哪里?

师父是伟大慈悲的,就是我犯了错,师父仍然慈悲于我,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一天,一个功友打电话找到我,因为当时那个环境,也没明说,只是说:“你不是愿意看书吗?我这儿有好书你看吗?”我一听就明白了,我说“看!”

从此我又走上了正轨。但是学法、炼功还可以,对于发正念、讲清真相的事还不能太理解,也有很重的怕心走不出去。但是我知道,我就听师父的。师父告诉一定要多学法,那我就多学法,我用最快的时间抄写《转法轮》。虽然我有些还不能太理解,但师父的话肯定是对的,我就按师父的话去做,在做的过程中我每天用大量的时间学法。一是给自己增加能量,二是怕自己离开法就走偏,并尽量排斥怕心,这样慢慢地我在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清醒了,也能理解了师父伟大的慈悲与苦心了。

现在我一想到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多,又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却什么都不要,只要我们那颗修炼的心。一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想哭,千言万语说不出的感激。

无以回报,只有奋力精进,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早日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