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网络封锁,把真象带到千家万户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我们突破网络封锁,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为全面讲清真象提供便利条件,各种真象媒体就可以真正发挥它们的作用。

一、跟各方面配合,推动突破网络封锁的脚步

经过两年的努力,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也建立了一套初具规模的封不住的网络系统。除了进一步完善我们现有的系统之外,我觉得我们现在很主要的就是推广应用。

有一天,一个学员给我打电话,问我怎样可以让国内看到营救Charles的网页。我立即拼了一个封不住的网址给她。这件事给了我一个不小的启发。这个学员跟我是认识的,她遇到困难知道来找我。那其他人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开发了不少很优秀的工具,可是,真正知道的人有多少?会用的人有多少?一方面,国内有很多人,思维受到旧势力的抑制,不相信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另一方面,还有很多的人,根本不知道有网络封锁这一说,更别提懂得怎样突破网络封锁了。

我们要打开封锁,目的就是要让人们看到真象,看到我们的真象媒体。同时,我们也可以利用媒体帮助我们推广突破封锁的办法。师父多次跟我们提到,海外的华人跟中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过去每次听到师父这么说,我就想,哦,他们做媒体的和发资料的得多多用功。最近,我忽然想到,如果海外的华人都知道有突破网络封锁这一说,都知道有专门突破封锁的工具软件的存在,那么,他们就会自己去说,把我们的工具介绍给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我们可以在媒体上连载一些突破网络封锁的小介绍,一来二往的,我们的学员也看到了,常人也看到了,不需多少时日,大家就都知道什么是突破网络封锁,和怎样突破了。

我们媒体组的学员在做真象媒体方面是花了很大的力气的,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很多学员都还不晓得大陆的人怎样才能看到我们的媒体网站,不知道怎样从国内可以看到明慧网、法网恢恢网站、法轮功国际追查网站等等。想想师父多次告诉我们“在国外的中国人与中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每一个学员都可以首先帮助自己在国内的亲朋好友看到我们的网站。如果通过我们的努力,大陆人民能够及时地看到我们的真象媒体所提供的多姿多彩的信息,那就是我们能对正法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另外,我们现在有不少学员在做真象光盘的事。如果我们制作真象光盘的学员,在每一个光盘里都附加一个突破网络封锁的教程的小电影,有配乐有解说,再图文并茂,循序渐进地指导人们如何突破网络封锁,这样,明白了真象的人就有办法看到更多更新的真象,对真象还有疑问的人就会知道去哪里可以找到他们的答案!对此,网络组的学员非常希望能够得到电视组的支持和帮助,共同合作尽快作出这样的小电影。

还有,在发到大陆的传真文件里,我们可以加上一、两句话,告诉对方通过什么方法可以看到国内看不到的新闻和真象。如果我们每一个学员都心中有数,随时知道怎样从大陆能看到我们网站的内容,或者至少知道去哪里查询,找到从大陆能上到这些网站的方法,那么我们整体讲真象的效果必然会得到很好的提高。

我们的封不住的网络技术已经是相当成熟;如果这一部份懂电脑的学员在百忙之余能够稍为留意一下明慧网上登出来的突破网络封锁的小技巧、小工具,并随时介绍给自己身边的同修,同时大家都努力向自己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介绍这些小技巧、小工具,推荐封不住的真象站点,然后国内明白真象的人们再去向更多的人推荐介绍,那这个网络封锁也许就不复存在了。

二、向西方社会讲真象,彻底揭露网络封锁的邪恶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向西方社会讲真象跟我们做网络突破的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当我把心放大,我看到其实都是一个有机整体中的一部份。在谈到如何改进向欧洲政府和媒体讲清真象的问题时,师父说,“法轮功的问题欧洲很多国家他们是谈了,但是世人不知道。没有国际社会的压力,邪恶政权是不在意的,对法轮功的这种迫害没有受到世人的舆论压力而更加肆无忌惮。”(《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邪恶是花了很大力气封锁这个网络的。事实上,如果没有西方社会提供经济和技术上的支持,这个网络封锁是不可能存在的。象中国公安部开发的金盾工程,用以建立一个全国性的数字监视网络,主要就是得到了北美的Nortel北电网络公司的技术和财政支持。而中国网路上使用的路由器(Router)、防火墙,有80%来自于美国Cisco公司。还有象Yahoo、AOL等互联网服务公司,跟中国签定网络自律条约,对网站内容进行过滤、筛选和监控,这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师父反复告诉我们,“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象。”(《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那些西方社会的财团和公司,为了自己眼下的经济利益而助纣为虐,如果不尽快去向他们讲清真象,那他们的未来将是很可悲的。有不少的人权组织已经在公开批评这些西方公司的做法,但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主体,要真正扭转这个形式,还得是大法弟子去做,去讲清真象。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也告诉我们,“现在大家就是怎么样把现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更细致一些。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

另外,如果我们能够很系统地把邪恶对网络的封锁情况整理出来,在西方各大小媒体上反复曝光,让全世界人民和政府都进一步认识这些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行为,那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言论自由、人权自由是西方国家的立国之本,也是我们向西方国家讲真象的立足之点。所以,如何进一步揭露邪恶的遏制言论自由、通过高科技封锁信息的传播,践踏人权,践踏信仰自由,可以说是我们今天进一步深入细致地讲清真象的一大重点吧。同时,当我们以实际数据揭露了邪恶对网络信息的封锁时,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向西方社会讲清为什么电视插播真相是伟大的壮举。

因为大陆封锁SARS瘟疫横行的信息,很多西方国家已经深感其害,对此异常反感。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告诉西方社会,这个网络封锁,不止是中国大陆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全世界人民生死攸关的大事。

在2003年的美中法会上,师父说,“拿出好主意来,互相认真去配合,那才行。特别是在整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更应该配合得好。象这次把那个邪恶的流氓头子送上法庭,就需要大家的共同配合,全世界到处都是声音。”(《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同样,如果全世界到处都是谴责网络封锁的声音,那邪恶一定是害怕的。

以上是我最近对进一步突破网络封锁的一些思考,讲出来希望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讲的不一定对,供大家参考吧。

(2003年7月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