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人弟子:思想业、诗人和修炼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刚开始着手办起诉江鬼案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被思想业困扰着,特别是被名、伤感情和气愤包围着。这种困扰不是一天一次、两次、而是每天无数次。我把这些困扰归纳为两个问题: 一、我是否要继续参加这场诉讼;二、如果我参加,我将如何平衡大法与法律的关系。比如,职业职责条规明确规定什么事情是由委托人决定的,什么事情由是律师决定的。按照这些条规,有些决定本来是应该由律师决定的,但有时却没有这样。当然,大法的事情应该按照法来决定才对。这个问题对我很困惑,从法里和同修们的建议里找到了答案。然而,当时我没有太在意同修的建议,更没有去挖我执著的根。同样的问题总是不断地出现。所以第一阶段的工作对我来说是最难的。

六月份,由于一个非常有耐心的同修的推动,我对我的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我认识到我的思想业并不是我,那些气恨和傲慢也不是我。我进而明白了一些不愿意发生的事情之所以发生,是我的心造成的。如果我把我的心改变了,在我们之间那些不祥和的气氛就会消除很多。这点我是敢保证的。可是怎么才能改变我的心呢?我的傲慢和气恨是我实实在在能感觉到的,虽然在高层次上和从法的角度上看,他们都不是我。

有一次,有个同修给我讲了个诗人与和尚的故事。我没有听懂。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其他的弟子们总说我的执著太多。其实他们不是看到我的执著,而是他们自己的执著。在那个关口上,我没有能向内找,所以也就没有得到一个修炼者应得到的教益。

当我再听到这个故事时就不一样了。另一个同修给了我同样的有关诗人与和尚的故事,而且还给了我诗人一生的故事。我一下子就看懂了。我很生气,不光是生气,简直就是发怒了。那天我反复地重读这个诗人一生的故事。他被流放,尽管他天赋过人,但在尘世却无所作为,他尖刻的言词困住了他。我真的不敢相信有人用他和我相比。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给送我这个故事的同修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上很和善耐心,我无话可说。我想这一定是我自己的问题,可是在我又看了一遍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是被激怒了。

我无法接受我与这位诗人的相同之处。要接受这点,我就得放弃我对自己生活的记述和对生活的定义。这可是太难做的事。我生活的记述就是我对自我的认知,我的名字,这就是我的全部。我怎么能放弃我自己呢?我回忆着我过去认识的人,反省我的选择,把我自己和希腊英雄相比。我发觉现在的我在和过去的我争辩。

我在为我自己找种种借口,我的选择是勇敢的,高尚的,我讲真话,难道这会是错的吗?这不是大法的原则吗?我坚决地不肯放弃。

晚些时候我到了地铁站,看着地铁站里来往的人群,匆匆忙忙,我猛然想到我自己。我想倒退吗?我看着这熙攘的人群,想着那故事中的诗人和我自己,我的生活中充满了艰辛,但并不是由于别人的怯懦,是因为我的心性。我看到别人的消极负面,是因为我自己存在消极负面;我没有去找别人身上的积极与正面,是因为我太注重负面,而没有意识到我自己身上消极的因素。

我的生活故事就是这样随风逝去,我精心制作的对生活经历的解释化解了,我为自己制定的自我认知成为了过去,我没有变得无所适从,相反地,笑容浮在我的脸上,轻松愉快的情绪充满了我的心胸。

常有其他的大法弟子来问我:“诉江的意义是什么呢?”我的回答常常脱口而出。我们都知道这是为拯救世人,当然也为正法,讲清真相,制止邪恶。

如果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会加上一点,这也是为了修炼,不光是我的修炼,也是我们全体的修炼;是向内找,放弃对时间的执著;对我来说,就是放弃傲慢与愤怒。我知道自己修炼的路是很长的,但我不再悲观,而是充满了乐观与希望。

(2003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