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 重视安全问题与不为安全而安全的辩证


【明慧网2003年8月11日】前段时间几处流离失所的同修租的房屋被恶警非法闯入,多名同修被非法绑架,损失惨重。造成的原因另文分析,这里我只想谈一谈个人在这个事件发生后的体会。

当这一事件发生后,同修的表现各不相同。流离失所的同修几乎全部撤离了原来的住所。一些在家弟子听到这一消息,拒绝和流离失所的同修接触,认为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我的心也有了波动,和我同住的同修(姐姐)和我交流了她的想法。她说了许多,但我没有记下来,唯有两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她说我们住的房子在另外空间看也是一个生命体,我们的心就是这所房子的心脏,我们的心不动,任何干扰都是外来因素,动不了实质的东西;我并不害怕同修守不住正念时将我供出去,而是“害怕”如果自己被绑架,一定是自身存在问题,自己却没有意识到。我“怕”的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变异因素。

同修的话对我触动很大,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坐下来静静的想了想自己。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没有多少怕心,即使在某件事情上暴露出了怕心,但都能够以法为大,即使硬着头皮也会去做。

曾经在被跟踪的情况下,用正念正视恶人,将邪恶灭尽;有时一边发正念一边采取反跟踪方法(也就是反过来跟踪特务)将恶人吓跑。曾经面对恶警时,为了让同修少受迫害,用身体挡住恶警的拳脚(当时心跳得也很厉害,但是我知道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曾经明知道是国安局的特务摆的鸿门宴,但为了救度众生,也心态坦然的面对,讲清真象后,安全返回。

然而“怕心”仍然在我的心里忽隐忽现。

问一问自己到底怕什么?怕牢狱中的寂寞难熬、怕酷刑加身时肉体的痛苦、怕亲人在精神上承受更多的压力。这些都是人的后天观念占主导时的想法,都是自身没有修去的人心在起作用。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在不断的同化法的过程中精进的修正自己,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同时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旧势力的黑手,同时在我们人间表现形式上做到理智、慈悲,做好我们能够意识到的因素。师尊讲过有意识不到的因素,那就不是我能预先左右的了的,如果出现了意识不到的因素和执著所造成的情况时,如果正念很足,能够做到放下生死、金刚不动,也能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重温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解法》中有这样一段讲法,我意识到,在我的思想深处始终有一个让我没有意识到的变异思想。当我在做某项正法工作时,我就会想到,我要做到理智、智慧,而且要不断的精进的修正自己,我才不会出现问题。我对“安全”有强烈的执著,总是在法理和实践中不断的探索着安全与正念的问题,希望自己在这一问题上成熟起来。当有同修出现问题时,我就会在心中衡量:哦,他是那种悟法,看,出问题了!我马上在心里总结经验、教训,目的是让自己避免犯同样的错误。我好像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而做事,心没有完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说到底,还是“怕”自己不安全,没有真正达到“做而不求”,有了明确的目的性,就象有的学法不深的学员不吃药是为了师父能将他的病拿掉一样。

师尊说:“还有我们许多学员哪,在思想中顾及的很多问题啊,这些事那些事的,其实一想就已经是掉了境界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1)“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2)当然,理性和实践中的成熟也是修炼的一部分,但不是像我这样带着人心用大法当保护伞,为了一个明确的目的,而这个目的又是为私为我的(为了自己安全)。真正的成熟是在心性上、在理性上不断的同化宇宙的正法理,在实践中不断的去掉人的这层壳,生命不断的向先天的最高位置升华。

师父还讲过,生命往下掉,在高级生命的眼里就是变“沉”了,我个人理解就是生命在往下掉的过程中,每一层次的因素都注入到了这个生命中,越往下掉注入的东西就越多,生命就越沉。对于一个生命来讲成熟不是指更加老练、处事不惊、沉着冷静,而是不断的将不同层次在生命中注入的因素去掉,不断的摆脱不同层次、不同境界对生命的束缚,向更高的位置升华,不断的达到更高境界的标准。这在高级生命眼里看这个生命不是在变“沉”,而是在变“轻”,越来越“轻”就是越来越成熟。而随着自身的升华,人间的行为就自然的展现出成熟、理智。正行的前提是正念,只有有了正念才会有正行!我个人认为正念的前提是“正悟”,正悟师父讲的法理;正悟的前提是“正信”,因为一个生命对法根子上不坚信的话,那什么也谈不上。

在法理上,很多同修都明白了,师尊白纸黑字说的十分清楚,关键是实践中如何去做,如何在实践中要求自己心性的升华,这是最最关键的,这才叫修,这才是悟。

当传出我的住所也有可能被邪恶掌握时,我的心开始波动了,坐下来静静的向内找,确实找出了自己许多的不足,坐在那里自责了许久,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往前走吧!

在这件事情上,姐姐平静的心态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只有在遇到问题时才能看出一个人心性的位置,那才是一个生命境界的真实展现。在没有邪恶压力的情况下,谁都能说出一套一套的理论,真正在实践中能否做到,才是心性位置的体现。在其他同修全部撤离的情况下、在一些资料点相继被破坏的情况下、被通知极有可能暴露的情况下,姐姐和我在住处平静的生活着、忙碌着。是啊,我们就是这所房子的心脏!有时,我也看看自己是否存在侥幸心理。当然,如果确认房子被暴露或自己被跟踪,就要理智的转移。

有的时候有的同修楼下停辆车她就认为是蹲坑的;警车一响 ,就认为是抓她的;灯泡一坏或下水道一堵,就认为是点化,赶紧搬走,有时甚至连大法书、师父法像、价值上万元的设备也丢弃不管。一出现上述情况就东躲西藏,到哪儿都感觉布满了抓她的邪恶,其实都是自己那颗心在起作用。我们有人心在,邪恶就觉得有希望,利用了她的怕心干扰她,同时也干扰其他大法弟子,让她们在大法弟子中散布各种令人恐惧的言论,使一些在这方面心性有问题的同修不敢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即使走出来也给自己设了各种框框。我认识一位同修,她的怕心始终不去,一感到有情况就跑。最后一次跑到了省外,结果却被当地恶警抓捕。

我们做大法工作,一定要重视安全,强调安全意识,但是不是为了安全而安全。躲、藏、跑不是办法,自己修好的一面要敢于正视自身不纯正之处,下决心修去那些心,任何一颗人心都不能带到天上去,不要让自己的人心积攒的太久,总有一天你要去面对它,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意识到没有修正的地方就努力把它去掉。古典名画中耶稣的弟子在面临喂狮子、喂老虎的境遇时,脸上放射着圣洁信仰的光彩。他们还是修的如来法,我们这些大法徒难道还不如他们吗?

有的同修天天必须学三讲《转法轮》、看经文、到整点就发正念。可是一遇到问题就回避自己那颗心,不是注重自己心性的升华,而是采取人间的手段回避问题。有的同修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别被邪恶迫害而学法、发正念的。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法:只要精进的学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不会被邪恶迫害,而且他们将邪恶的迫害单纯地理解为坐牢、上刑。这不是有求吗?

“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3)

我不是为了去怕心而留在住处的,而是在这件事情上心态坦然的表现。

其实,一切的表现形式都是外因,人心才是真正起作用的内因。邪恶可以在人间随意演化出各种表现形式,它们的借口就是大法弟子自身不精进修正的漏洞。有许多同修出现问题后向内找一语带过,实践中不是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而是强调外在的表现形式:手机、传呼容易出问题等。这次的事件发生后,干脆谁也不见谁,手机、传呼都不用了,说要“用意念沟通”。有的同修始终找借口来掩盖自己的怕心。

师父在法中一再强调:常人社会的状态是不允许破坏的。“用意念沟通”这种情况不是绝对不能够存在,因为我们有修炼好的那一面。大法弟子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当我们需要见谁时,如果符合正法的需要,师尊的法身就会安排。但是如果我们想用大法超常的一面掩盖自己的怕心,那么法的威力就不会展现出来,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就是个“人”!当然要符合人这一境界生命的标准,如果我们在这一问题上真正达到了不同层次、不同境界生命的标准,大法超常的一面是会展现出来的,但是,那不是求来的,是生命达到那一境界法的威力的自然展现。

以上仅为个人这一阶段的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引号处内容摘自:
1. 《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3. 《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