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修心性 正念证实法

【明慧网2003年8月13日】九五年十二月,正值学校放寒假,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当时虽然头脑中有很多个“为什么”,但也隐隐感觉到“大法”将是陪伴我终生的法理。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渐渐地体会了“修炼”的内涵,渐渐地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意义。

在七年的修炼时间里,我和同修们一起经历了“4.25”“7.20”的考验,愈加坚定了自己的修炼之心,并在大法修炼中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伴侣。在中国大陆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下,我和我的先生与同修们一起建起了讲真相的资料点,由于我们“家庭式”的运作,遇到矛盾多在法上切磋商讨,尽管有提高心性和考验的关、难,也都一一化解。直到二○○二年九月,我先生所在的工作单位,由于受到恶人的突袭,找到了所谓的“证据”,开始公开抓捕我先生与他同事的其他同修。他的同事全家四口(都是大法弟子)都被恶人绑架,我先生被迫流离失所。这时我已经怀有身孕。在这腥风血雨的环境中,我深深地知道,我的孩子,他不是偶然来到世间,他是为了同化宇宙大法而来,是为了洪扬宇宙大法而来,所以我和先生为孩子取名为“宏扬”。从此,我们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讲清真相,救渡众生”的洪流之中。

时间飞逝,我的孩子来到了人间,同产房的产妇有一个插有百合花的花篮,但篮中的百合花却迟迟没有开放。就在我的孩子降生的那个晚上,百合花开了,开得很灿烂,第二天清晨,又飞来了许多小鸽子,落在产房的窗台上,“咕咕”地叫着,欢迎着大法小弟子的到来。我先生由于受环境所迫,只匆匆抱了抱我们的小宏扬就与同修悄然离去了。由于恶人还在四处抓捕他,我只好由我的父母照顾月子。但在我们的孩子还没有满月的时候,由于犹大的出卖,我先生被捕了。消息传来,我只有一个念头——想见他;目的只有一个,告诉他一句话——“正念正行”。不久,得知我先生被捕后被恶警连续审讯四天四夜,不许睡觉,受到非人的折磨,但他依然非常坚定。在信中我先生写到:他们要我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我不能写,请二老谅解(指我的公婆)……我不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我很快就会回家的,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的公婆说我先生在说傻话,我却明白先生的意思。邪恶的看守所不应该是大法弟子住的地方,他会正念闯出来。我真的很欣慰,先生对大法的坚定之心坚如磐石,令邪恶胆寒。

时隔不久,恶人又通过犹大知道了我和我父亲,又开始四处找我们。我和我刚刚满月的孩子被迫流离失所。不久,由于我们对“情”的执著和对家的留恋,怀着侥幸心理回到父亲家,父亲到单位开工资,落入恶人之手。随后十几恶警又包围我父亲家,强行将门打开,进行非法搜查。结果一无所获,拿走了我的手机,呼机,几张生活照片,电话簿和几盘空的录相带,充当“战利品”。然后分别将我和父亲带走,将我带到了派出所。

刚开始时,我心跳得厉害,很紧张。我知道这是“怕心”,于是我不断地默念正法口诀,不断发正念清除怕心和周围的邪恶物质,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两个市国保的便衣问我:“你现在还炼不炼了?”我说:“炼!”其中一个便衣说:“你可想好了再说。”我斩钉截铁地说:“炼!”话一出口,我真的一点也不紧张了,也不害怕了。我注视着他们,面带微笑。相反他们好象知道自己在做坏事,连头也抬不起来。他们问我认不认识××,什么时间,地点,做过什么……我或回答不认识,不知道,不记得,或笑而不答。他们又问我是否集会,我反问:“什么是集会?”他说:“三个以上法轮功在一起。”我说:“我们全家都修炼,在一起算不算集会?”他尴尬地说:“你说算就算。”看什么也问不出来,还被我反问,他急了,大声说:“你老实点,快点说,不然甭想回去。我们对你够客气的了。”我说:“不用客气,只要依法行事就行了。”他说:“我们怎么不依法了?”我说:“中国法律对哺乳期妇女履行法律程序是有规定的。”他说:“是有规定,但我可以拘你二十四小时,放了你,然后马上再拘你。”一副无赖嘴脸。我微笑地注视着他,心里不停地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

僵持了一会,他却笑着对我说:“说吧,你别不说话呀。这样吧,我也不想让你说你们大法不好,不让你炼。你也别光笑不说话呀!”我说:“我没什么可说的,你的记录不是以事实为依据吗?你让我承认没有的事,不是让我说谎吗?”最后他无奈地结束了笔录。对另一个便衣说:“一问三不知。什么也没说。”他们将我带出单独审讯室。这时,一个片警说:“你以为我们什么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我们全清楚,连你什么时候结婚,在哪举行婚礼,我们全掌握。”我说:“我结婚是光明正大的事。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你知道也没什么稀罕。我们做什么事都是堂堂正正的。”另一个片警说:“一看就是法轮。你还敢炼?”我说:“师父让我们做先他后我的正觉,做好人,更好的人,有什么不好?”他嘻皮笑脸地说:“哪天给我也来一轮。”“象你这样的人,不会给你法轮的!”我义正词严地说,不允许他亵渎法轮和大法。这时他们拿出一份抄我家物品的清单,让我签字。我说:“我家的电话线被你们拉断了,把手机和呼机还给我,那是我和亲属联络用的。”他们痛快地还给了我。我说:“没事我就走了。”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

母亲抱着我襁褓中的孩子,站在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家中,看到我平安归来,“哇”地哭出声来。我拥着母亲和我的孩子,不知该怎样安慰惊魂未定的母亲。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法,只有法,能指引我们走出困境。“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我边想边大声背诵。一遍,两遍,三遍,母亲平静了下来,止住了哭泣,和我一起背诵师父的《正念正行》。后来得知父亲被恶警拘押在区看守所,并被非法判劳教。

家里的亲戚,知道我们的情况后,纷纷登门劝说我。有的说,别炼了。有的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回避一下,在家偷偷炼。有的用我母亲和和孩子打动我,让我放弃修炼。我开始心里很急,为他们的“无知”,后来猛然悟到,是这些与我有缘的人,自动送上门听我讲真相,平时想找还找不这么齐全呢。于是我来者不拒,和他们从人权迫害,讲到信仰自由,讲到大法洪扬世界,讲到中国新闻造假……

不久,亲戚对我说,警察不抓我是因为我在六个月的哺乳期内,让我早做打算。我清醒地知道,旧势力不会给我们任何恩惠的。不久,四个恶警又来砸我家门,我不断地发正念,清除邪恶,邪恶自灭。我和我的孩子为了避免迫害,再一次流离失所了。

这时,我的公婆(不修炼)得到消息说:我先生将被判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刑期。他们开始向我索要我和我先生的房票和我家一些值钱的物品。开始我心里很难过,我和我的孩子在这么窘迫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不帮助我们,还“落井下石”。冷静下来之后,让自己多学法,看书,在法上认识此事。一句师父的:“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圆满功成》)唤醒了我,一下子悟到在这件事上,我不仅仅是放不下物质利益,还生气、难过——就是有情:怕自己一无所有,就是要名,“名、利、情”一样都没有放下,如何圆满功成。想想自己修了这么久,愧为一个修炼人。悟到后我将公婆索要的东西无条件给了他们。(后来我认识到这也是旧势力以考验个人修炼为名的迫害手段。)经过了这一年来的风风雨雨,自己才真正感到,遇到任何考验、关、难,只有“正念”对待,才会“行正”自己的路,才不枉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就在我打算将以上被迫害经历写下来时,邪恶又钻了我的“拖拉”、有惰性的空子。我以前从未胃疼过,却忽然胃疼起来,疼得呼吸困难,大汗淋漓。上吐下泻,无法入睡,根本无法提笔写字。自知不对劲开始找原因,可总是向外求。两天两夜,终于找到了是自己的惰性造成的恶果,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胃渐渐不疼了,使我这篇文章得以完成。

以上为个人的经历和体悟,如有不妥,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