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才是邪教── 中学高级教师写给派出所的信


【明慧网2003年8月3日】我因炼法轮功、你们因抓法轮功修炼者,所以竟相识了。本来你们应该去抓坏人的,现在却抓要求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真是叫人不可理解。

我是一个教了25年书的教育工作者,炼法轮功是为了使自己有个好身体更好地为人民工作。可是却遭到了无端的迫害:被判劳教2年,工职被开除,家庭被迫离散。女儿原在重点中学读书,却因我被关而无钱交学费被迫转读私立学校。现我虽已被放出劳教所但仍无人身自由,就连节假日也不得回家团聚,时时处在被监视中。而且为什么同做一样的工:拖地板、除草、浇花,别人的工钱却是我的几倍?我一个月只得240元,除了买书籍、日用品外所剩无几,只好吃盐水泡饭。后来,看管我的干部向单位反映情况后增加到350元。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法轮功修炼者“株连九族”?通过你们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请问你们真的动脑筋想过吗?还是只因为是上级的命令就执行,因为你们是国家的机器?

我原来是某学校高级教师,因患类风湿指关节肿大,手已变形了,上课时拿不了粉笔写字。脚也肿痛得移步艰辛,上下楼梯要手脚并用,一级一级地移动。我到职工医院去看,医生们都说:得了类风湿就等于得了慢性癌症,到目前为止,全世界还没有人能弄清这种病的病因,只能用药抑制抑制。听了医生的话,我的心凉了。

但求生的欲望驱使我到处求医,每月工资都不够付药费。我曾去过广西医学院,一个姓袁的中医教授,他给我开了一年的中药,因没带够钱,我只取了三个月的药,他叮嘱我说:“谨记,每副药都有一种是含有剧毒的,熬药时每次一定要熬够三个小时,要不喝了要死人的。”回家后,我买了一个大沙锅,按他说的方法去熬药,一天早、晚两次熬药要花去六个小时,一罐煤气不到一个星期就用完了。熬出的药很难喝,就这样熬了两个多月,病不但不见好,反而更重了,我把余下的药丢掉了。我又回娘家找民间医生,一个姓刘的医生告诉我一个秘方:沙姜、老虎耳、烧酒混合捣烂蒸熟后,稍凉敷上可治此病。回家后我叫我姐帮我挖了很多老虎耳,但捣药可苦了:老虎耳的汁液溅到哪儿哪儿就痒就疼。每天下班后我捣药、熬药,忙完了,自己先包好双脚,包好左手,等丈夫回来帮我包好右手,才可以休息。有时丈夫上夜班,要等到两点多钟才得睡觉。在寒冷的冬天,包着湿漉漉的草药,冰冷冰冷的,睡也睡不着,眼睁睁地熬到天亮。这种滋味,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可是此方用药时暂时消肿止痛,不用药时却更肿更痛。于是我又找到一位姓李的医生(本单位职工),他每星期给我打两次火针,还要喝蛇酒,每天早上我要空腹喝二两60度的蛇酒,难受极了,可还是救不了我。由于长期服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并发了多种病症:肩周炎、咽喉炎、鼻炎、妇科病等,整天晕沉沉的。肩周炎一发作就疼得睡不了觉,起不了床,要丈夫拉着起床,还要帮着穿衣。病魔的纠缠,使我痛不欲生。那时我被换岗到幼儿园。

1997年7月18日(暑假期间),我有幸看到了《转法轮》,被书中的法理所吸引,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上的病奇迹般地好了,病灶消除了。8月28日开学时,同事们看到我身体的巨变都为之一震。我逢人就说法轮功好,法轮功净化了我的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给了我新生。好几位教师与我一起炼起了法轮功,家里的姐妹见我炼功治好了多年的顽疾,都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一个个也炼起来。

1999年7月20日,这么好的功法江XX硬是不让群众炼,难道要我回到疾病缠身的苦日子去吗?我要炼!于是公安局把我关了一个星期后,我又被停职停薪反省。我想不通,我要去说明真相:可我到了北京还没得说话,就被警察抓起来毒打。11月24日我被送回当地市看守所关押。11月30日天很冷,看守们把我们叫到牢房门口,要我们跪在灰沙地上,踢打我们,强迫我们骂法轮功,不准我们炼功。强迫我们把毛衣、棉衣脱了,用水管对着我们冲冷水,连续不断地冲了三个多小时。

在广西女子劳教所,管教用更加残忍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姓陆的大法弟子被装进铁笼里,站不起、坐不下,猫着腰蹲着。有一个叫唐安妮的,娇小漂亮,约30岁,被吊离地面五寸高,几个人围着她毒打,她的身体就象秋千在空中荡来荡去,连续吊打了七天七夜,她的两手和手臂肿得乌黑。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一位姓张、一位姓陈,刚刚被关“禁闭”出来,又被罚跑操场两天两夜一刻也不得停。有一个吸毒的犯人也被罚跑,这名吸毒犯承受不了就跑去跳楼,管教见闹出人命了,才给两位大法弟子停下来。灵山县的法轮功学员蒙桂被绑架进所时一百四十多斤,很健壮,她经常被打骂,就是关“龙宫”禁闭也被捆绑着。三个多月不得睡觉,只要她一合眼,就被管教指使的值班(一般由吸毒的担任)恶狠狠地左右开弓打脸。最后她被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站也站不起来,大小便都要人扶着,奄奄一息才放了她。

每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一到三个“夹控”看管着,夹控甚至可以不让法轮功学员大小便、不让说话、随意打骂等。有一段时间每天凌晨三点钟我们就开始被绑,一直绑到次日凌晨十二点才松绳。绑在树上蚊虫咬,绑在铁柱上太阳晒,渴裂了嘴唇也不得喝水。很多人的手被捆得红肿难消,我双手都被绑烂了,现在还留有疤痕。被绑的人数越来越多,一绑就是几十人,两个小树林都绑满了人,工棚的铁柱也绑满了人,场面太大了,劳教所里议论纷纷。管教害怕了,就把我们分开绑在床架上,手脚分开绑成个“大”字,一动也动不了,也不得去厕所。这一绑就持续了两个多月。

广西女子劳教所高强度的劳作,残酷的摧残了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健康。每天五点多钟起床,吃了早餐就开始做工,一直到深夜才得收工睡觉。中间吃饭、上厕所等都有时间限制,非常紧张。有时加班赶工到天亮,有时到半夜。完不成任务的就被罚,有的加期、有的被罚在汗流浃背的大暑天十几天不得洗澡,或各种体罚等。我们听说一些被劳教的犯人因做工劳累致死。如果不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以我原来的体质,在这样的迫害下也许早就没命了。

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着大法的要求,努力做个好人;做真事、说真话、做了错事不掩盖;有慈悲心,不欺负人,帮助别人;在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的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我们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见《转法轮》第140页)还有:“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 (见《转法轮》第329 页)

想着师父的话,比较劳教所我亲身经历的事,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邪教”:用最残忍的手段、最邪恶的办法逼迫人去讲假话,违背宇宙的特性,那就是邪教。在广西女子劳教所,讲假话就得奖分、减期,讲真话就罚分、延期。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很多人的思想灵魂受到了污染,成了变异人,我也深受其害。现在我要洗刷自己在劳教所被染上的污垢,就按师父讲的去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师父说:“佛性人人有,修道之心人人都有”(见《转法轮》第188页)、“因为人类有百分之五十的人要得法,那就是几十亿人”(见《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不能错过这千古难逢的机缘,因为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最伟大的正法修炼。

希望你们把上次收去的法轮大法书籍还给我。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