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教训和我见证的马三家迫害


【明慧网2003年9月10日】回想自己修炼路上,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没有站稳、走正?在不断学法交流、对照、悔悟中,我找到了根源,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在修炼路上,我一直觉得自己都站在法上。“4.25”、“7.20”、“十月一日”,我曾三次进京证实大法,讲真相、进了两次拘留所,第一次没写过任何保证,很顺利的走出拘留所。

第二次我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恶警多次审问,我一直没有配合。后来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将这里的环境正了过来,后来这里就允许大法弟子炼功、学法、讲真相。有好几个犯人说出去后找我们炼功。有几个当时就和我们一同背《洪吟》。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40天里,610恶警让我写保证,并交一万元保证金,就放我回家,我没有配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到了马三家,我被非法关押在女二所。这里共三层楼,二、三层楼非法关押的都是大法弟子,恶警把我带到三楼。站在走廊,透过各房间的铝合金玻璃,看见每个房间都有三十多人,看见以前在一起的同修,我向她们打招呼,她们谁也不说话。我感到空气都要窒息了,阴森森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真是人间地狱。现将我在这里所见所闻、所做、所为、所感,讲给世人。

他们把我们六个人分别分到三个分队。叛徒进行搜身、检查所携带的东西。不等你休息,就两、三个人围攻一个,进行洗脑。由于自己在关键时刻没有站稳,在人与神的选择上,没有认识到这是修炼中针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向内找”、“为别人着想的”为借口,其实是不敢面对邪恶、是在为邪恶着想。“向内找”,应该找一找为什么没有正念?为什么有怕心和执著,为什么不能抵制邪恶?向内找,是为了更好地继续修炼而不是放弃修炼,绝不是否定自己的正念正行!“为别人着想”,应该想一想如何为世人着想?如何为同修着想?如何为众生着想?为别人着想,绝不是为邪恶着想!难道邪恶之徒在杀人放火、强奸妇女、坑蒙拐骗时我们要为他们着想,帮助他们犯罪吗?

师父在《建议》经文中说:“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因没有对照大法,守不住心性。我茫然不知所措,便随着邪恶和自己的执著顺水推舟的邪悟,破坏了大法。在邪恶旧势力的控制下自己就完全违背大法,随着马三家的邪恶随波逐流。恶警在刚来的学员面前表现特别“善良”,用所谓的“好话”规劝。其目的还是让你放弃修炼。戴着画皮的魔鬼是更邪恶的魔鬼,披着羊皮的狼是更凶残的狼。对坚定者软硬兼施,对妥协者欺骗、利用。当刚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妥协后,恶警和叛徒们就开始让这些人去做坚修者的洗脑工作。

邹桂荣(抚顺新宾县人,已被迫害死)和苏菊珍是马三家第一批被劫持进来的大法弟子。在法上她俩很坚定,她俩都被非法判三年劳教。邹桂荣经常受叛徒攻击打骂,一天,那个叛徒看她不顺眼,就用做活针扎她,她却顽强的不吭一声。有一次我们一起洗澡,我帮她搓后背,一看她身上都青紫了,我就偷偷问她,她说:“她们给我打的,我看你挺好的,告诉你,大法真好,你不能跟她们一样”。因为当时有怕心,我没有吱声,正念出不来,使邪恶钻了空子。有一次和另一个邪悟者看着邹桂荣让她双盘,大约从晚上7点一直到深夜1点左右,她在师父的加持下只痛一会,后来就不痛了。恶警在她身上使尽了招数。经常在深夜迫害她。有一天夜里,把她拖到满是水的厕所瓷砖上,把她脑袋和腿叠扣在一起,上面压三、四个人,还不让她叫喊。后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到厕所门外把门。看到这些我心里很害怕,不但没醒悟,只想自己快点回家,离开这个人间地狱过自己的安逸生活,把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了。她们对邹桂荣折磨了大约三、四个小时。

有一次恶警找来女一所的叛徒再一次对邹桂荣施加残暴摧残,把她叫到小号,我亲眼看见四个人把她绑起来,头和腿扣在一起。那叛徒谎称她身上有附体,告诉我们哪个地方有就打哪个地方,不到十分钟,恶警就把我叫走了,我心里轻轻地舒了口气。我还真有点为她担心,因为她们太狠了。大概迫害了一上午,当她出来后,规定所有的学员都不准去她们室。从那以后邹桂荣有一个星期没有起床,全身没有好的地方。把她打得面目皆非。

苏菊珍也是最坚定的,恶警经常用电棍电她,还给她灌药,让她蹲着。蹲的姿式不合恶警的要求,恶警就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她。有个叛徒在室内没人的时候,用皮带抽她,可她的状态、心态特别好,总是乐呵呵的,什么话也不说。后来听说她现在顺利走出教养院。恶警对坚定学员经常用高压、电棍残暴至极。这就是我在马三家看到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真实一幕。

师父在经文《建议》中有这么一段:“其中还包括那些在这期间主动被所谓“转化”后协助邪恶迫害法的人。由于这些人业力大一些,又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这样的人如果又去欺骗其他学员,就已经造下了破坏法的罪。”正象师父所说那样,我头脑中就带着这样的阴影在马三家配合邪恶八个月。回来后,头脑一直不清醒,大法弟子多次帮我在法上提高,我不但没醒悟过来,还带着自暴自弃的心理。在常人的洪流中为了生存而奔波,随波逐流,放弃学法,心性就直线往下掉,做事符合常人,生活没了目标。我就象断了线的风筝,没有路可走了,茫然不知所措,活得很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在这种状态中徘徊了两年,真是不进则退。本性善良的一面想修炼,人的一面又振作不起来,师父与同修们没有放弃我,同修经常用正念清除我背后隐藏的邪恶因素。

我家经常有同修给我送师父新经文、大法真相材料,我始终没有静下心来去看。在一次卖货时,有一位大姐恶语伤我,事情根本不怪我,她的表情恶狠狠的,我看着她忍不住就跟她吵了起来。通过这件事,我反思自己,拿起所有的新经文看了一遍,就象自己做了一场恶梦,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放下,被邪恶旧势力操控,偏离大法,走得越来越远,失去很多宝贵时间。我决定重新振作起来,找回真正的自我,真正的从内心发出我想修炼的一念。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脑中回荡,“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第四页)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师父还在管我。当我重新拿起《转法轮》,两手在颤抖,泪水涌出,和当初学法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师父的话句句打入了我心灵深处,微观细胞感觉到了师父的慈悲、宽洪,反复读看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有关章节,极大地触动了我,我一下子明白了好多东西,也找到了自己执著的根源。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说:“我说了,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说:“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种悔恨、担心等压力的时候,那么你就又陷在这个执著中了,你又走不出来了。”师父的讲法打消了我因做错事而产生的执著与封闭,隐藏的旧势力的安排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修炼,从而彻底毁掉。我必须抓住它,用正念铲除它,再次严正声明,把自己所做、所言、所行讲出来,清醒的归正自己,把外来的邪恶、以及邪恶黑窝曝光。这是师父给我的又一次机会,也是证实法的一部分。

我深深体会到,如果学法不深,正念不足,修炼不扎实,在邪恶迫害中很难做到不动心,很容易受到外来信息干扰和很难突破自身执著、变异观念的障碍,这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由于本人文化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