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罗过街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新华社在近期批斗稿中,用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一词,这句话,用在江泽民、罗干一伙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江泽民以前曾自称中国的“PRESIDENT”,“PRESIDENT”在西方是总统的意思,可是西方的总统都是由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而江泽民在六四开枪之后上台,即使从中共内部的那一套看,都是非法的,就更不要说选民的选票了。这个不具有任何合法性的“PRESIDENT”喜欢花着纳税人的钱、带着大笔订单贿赂(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到西方出游做秀。可是每次出访,都因其迫害人权的劣迹(大赦国际曾将他评为“人权恶棍”)受到抗议。自从迫害法轮功后更是如“过街的老鼠”,见到和平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就畏罪心虚、仓惶逃窜。去年在芝加哥期间,更是被法轮功学员告上美国联邦法庭。

最近花着纳税人的钱来到欧洲的罗干的情形更是如“老鼠过街”。罗干访问的首站是冰岛,可是冰岛政府并未主动邀请罗干,冰岛政府对此感到措手不及。冰岛最高法院院长古德兰-阿兰斯多特曾经在冰岛电视上评论说:“他亲自要求与法院院长会面。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和我谈话或他想要跟我谈什么。”

罗干负责中共的政法委,而这个不伦不类的政法委却操纵着中国的公检法系统,使得中国的法院根本不能独立判案。没有司法独立,何谈法治?没有法治,依法治国岂不是笑话?而且罗干还充当610办公室头目,这个610办公室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纠集起来,目前遍布各级政府,遍布全国各地。这个610办公室所办的“公”就是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勒索、洗脑、劳教、判刑、摧残、虐杀,和迫害犹太人的纳粹盖世太保没什么两样。罗干这样一个践踏法律、违法犯罪的凶犯要和冰岛的法院院长见面,难怪人家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和我谈话或他想要跟我谈什么”。

罗干不仅不受欢迎,而且受到起诉。冰岛福莱特布雷德(Frettabladid)报9月9日报导,最高法院律师拉格纳-阿德尔斯坦森(Ragnar Adalsteinsson)已经在国家检察官办公机构代表法轮功三个团体和十二名受到迫害和酷刑折磨的个人对罗干提起法律诉讼。

拉格纳律师在一份公告中说:“根据冰岛法律,如果一个人犯有酷刑罪,冰岛政府有权不让该人离境,无论事件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罗干被控犯下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现在是极好的机会开始对这个人进行调查。

罗干的第二站是芬兰,依然是“老鼠过街”。9月11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了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之一罗干在芬兰受到起诉。报导说,芬兰是罗干在欧洲访问的第二站,也是这次他在欧洲访问期间,第二次面对法轮功的控诉。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由于他[罗干]在中国的人权纪录,在芬兰社会引起强烈的反感,并造成芬兰政府的尴尬。芬兰的司法部及外交部先后做出解释说,罗干是来参加芬兰的节庆,并不是真正邀请罗干来芬兰访问。

江泽民、罗干等人在国内做恶多端,来到文明社会,自然如同“过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