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逻辑混乱的“国泰民安”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看了新华社最近的一篇奇文,虽然标题中使用了“国泰民安”几个字,但是,看过之后,感觉除了混乱的逻辑,就是通篇恐吓的口号,让人感到精神紧张,一点也没有国泰民安的温馨感。

和以前一样,这篇重点社论拿出比宪法都权威的架势,以为想给谁按什么罪名就按什么。

新华社说,通过强迫失去人身自由的“转化班”转化了不少人,公开练功的人大大减少了,是这4年中社会“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妨做个简单对比,法轮功从92年开始普及,从开始只有几个人在长春的公园里学法轮功,到后来的全国几千万人外出练功。在那7年中,似乎并没有中国人感觉到自己稳定性下降。如果我们查找一下那7年中的国家媒体或人民日报的社论,一定可以找到很多官方报道,说那几年如何国泰民安。

应该说学真善忍的好人越多社会才越稳定。实际上,在99年7月之前,中国数千万修炼人,在工作之余炼炼功,平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本来生活的很安定。反倒是这四年的迫害,造成很多人因坚持信仰被剥夺了工作,被迫流离失所,甚至被劳教,送精神病院。根据突破严密封锁传出来的消息,有名有姓的因坚持修炼被迫害致死的中国人就有700多位。据说,实际数字应该高的多,不知道这些残酷的迫害是如何帮助人民生活稳定的。

社论中还透露,一些人在迫害中被所谓的“转化”了;回到没有“思想控制”的“正常”生活。新华社一直把“精神控制”做杀手锏攻击法轮功。但从来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和理由,如何才能算控制别人的精神。对这一点,现代医学都没有明确的定义,新华社却能够随意下定义。当今社会的人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其精神才可能被人控制:一种是通过强制恐吓,那只有压制思想和信仰自由的独裁者才能做到,如果你要有不同意见,让你连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没有。李洪志先生说,“你不想修了,谁也不能强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坏事。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你得自己去要求自己。”(《转法轮》)李先生从没有强迫任何人修炼,法轮功之所以在92年到99年发展的如此之快,有这样的群众基础,是因为人们炼功受益了,人们是发自内心的想修炼。

相反,99年720后,江××用强权压制人们的信仰,剥夺工作、家庭甚至老百姓的生命作为威胁强迫人们放弃修炼,强制给炼功人洗脑,逼他们写所谓的“保证”,这才是真正的精神控制。

另一种可能,就是控制舆论导向。把所有真实的信息都封锁了,烧毁法轮功的书籍,堵塞互联网,封锁海外媒体,强制的给人们灌输谎言、诋毁、煽动仇恨,让人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仇恨法轮功。把“杀人”、“自杀”、“自焚”等恐怖事件往法轮功头上安。浸泡在4年的毒害宣传中,很多人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就是有人知道法轮功是被诬陷的,也不敢公开说什么,因为即使是同情法轮功的言论在专制的社会中也会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这难道不是精神控制吗?

与4年前比较,还有一个特点,新华社标榜的促进“国泰民安”的犯罪行为,是从99年7月的一天突然开始的,在那之前,全国人民的生活是平静的,突然连续24小时的“自杀、上吊”等恐怖宣传“插播”而来,全国人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怖画面惊呆了,自己平时喜欢看的节目都被停止了。按照国家新闻法规,这何止是“信号插播”,简直是明火执仗的劫持,不是劫持了几天,几个月,连续劫持了四年。

在任何的讲真话的途径被剥夺的情况下,个别正义人士,用电视信号通知一下民众,那些江××插播了4年的宣传都是欺骗人民的,告诉人们,江××因为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被起诉的消息,让善良的人得到一点做客观判断的机会,法轮功修炼人所揭露的就是搞迫害的具体人和事,追究那些犯罪分子的法律责任。

而江××掌控的新华社混淆概念,把当权者个人搞的迫害说成是代表人民,把揭露他个人犯罪说成是反对国家。在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中,也发生了多次为了个人权力发动的迫害人民的政治运动,把被迫害的人诬陷为人民的敌人,反革命等,人民日报社论和新华社等都有在政治运动运用同样的伎俩欺骗人民,任意扣大帽子的传统。这如这一次,新华社的用词与蛮横无理的逻辑,与文革中的社论极为类似。但是,这篇外强中干的社论也让人们看到了江××的失败和文字打手们虚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