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里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从看守所出来已近两个月了,早就想写点什么,但种种原因,始终没写成,但每当想起几位同修对大法的坚信,坚定,我就又产生了提笔念头,今天,我就把我看到,听到的情况写出来,以表达自己对其敬佩之情。

我刚送进号里,两个同修就赶紧走过来,帮这帮那,问我怎么进来的。同修秋(化名)是十岁孩子的母亲,她已被关了八个多月了,今年,四月份被判了三年,想送大北监狱,但因“非典”,没被送走。她对法的坚如磐石的信念深深感染了我。另一同修对法的坚信不掺任何杂质,热情、主动洪法给我触动也非小。

我刚一进号,因什么也没带,她便把自己的被子给我铺,拿过棉袄,卫生纸当枕头用,并直截了当告诉我:“我也是大法弟子,你用吧,没事儿”。另一大法弟子梅也走了过来,告诉我“咱们都一样,同修”。我心里顿时感到格外亲切。因当时晚间不让说话,我三次看说话的大法弟子,目光都充满着无比的坚毅。第二天放风时,才凑到一起交流起来。

秋是2002年十月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被捕的。送回当地公安局,被非法判三年,她这是第三次被抓了。当我们把当前国际、国内的正法形势讲给她时她激动得流泪了,说:“太好了!”当说起被关押“转化”的个别人,她说:“我不会转化的!‘转化’这两个字在我生命中没有,我虽然什么也没看见(天目),但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其中她给我们讲了这样几件事:(一)一次号里考“监规”,让挨个背,当时她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犯人,我决不能背监规”,当考“监规”的管教到她面前时,她想:“过!”管教瞅瞅她,没吱声,就考下一个去了,瞬间,眼泪“刷”下流了出来,心中感谢师父!(二)这又是一次考“监规”,考之前,管教发现走廊不知谁刻在墙上“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据说是明白真相的常人写的),管教就让她去擦拭这几个字,她表面上是擦,实际上是用力把字的痕迹加深,加宽,等到擦完后,管教说:你可好,字不但没擦掉,反而字迹更深更宽了!就这样,又躲过去了一次背“监规”。(三)家乡洪法。她是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有时向放学的学生散发传单,后一农民认出是她刚才给的传单,就说“是她!”,可她还是把传单散发完,她就感觉当时真是脚下生风,飘飘的,不一会全散完,骑上车子就走了。贴不干贴,当撕开不干贴眼前“叭叭”冒金光。她丈夫因几次她被抓,受到打击比较大,这次被抓后,始终没来看她,直到她被判刑时,才让给家捎个信,给送一百元钱来,管教还没让见。听到这,有常人说:“那快离婚算了,跟他过有啥劲?”她说:“他提可以,但我不能提,我和他要是离了,那我们之间那根线(缘份)就断了,这对他后果就可怕了,就不能够得救了!”她热情、勤快,对证实大法起到很大的作用,有些人都是通过她的言行,相信了大法好,并表示出去后也炼法轮功。

梅是二个月前被抓进来的,在和同修散发真相材料时,被村民举报,先被关进拘留所,后又给送进看守所。后来得知,她是98年正式修炼的,97年得法,当时因她是乳腺癌晚期,瘤已扩散,手术希望也不大。就在这时,她的姐姐得法,向她介绍法轮功,并给她拿来一本《转法轮》,接触大法十天,癌症消失了,从此,就开始了修炼,(但中间间断了一段时间)。现在,虽已49岁的人了,但看上去像三十多岁,修炼后很年轻,大家都称她“梅大姐”她也是第三次进拘留所。

下面就是她所讲和我所见的几件事:

买菜:梅大姐的菜篮子常常是闲的。有人不理解,问她你家人口少,又不吃青菜,你怎么经常买那么多青菜?原来她只要机会适合,就借买菜去向别人讲真相。她的语气,善心,再加上道理,她讲真相效果很好,许多人都能接受。

弘法:在她家乡一带,远近楼群,村落她都几乎走遍了。二年来,去过多少家,见了多少人,她数不清;各种形式的洪法几乎都有她的参与,她谦和、善良,爽快,同修也都愿意和她一块儿做。对于生活陷入困境的同修她也默默给予帮助。这次,就差一个地方始终没去,在同修相约下,一起去散发材料!不料,被恶人举报,被抓捕。

被抓:梅大姐被抓后,就向警察洪法,小干警看她那样,就说:这位大姐,太可惜你了,白瞎你这么好个人。你快说“不炼了”,回家吧!她说:“那不行!大法这么好,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我怎么说不炼呢?证实法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当几个警察要上来动手往车上拽时,她大声喝道:别碰我!我自己上!她凛然自己上了车。到公安局,有个恶警骂大法,骂师父,她马上喝道:“闭嘴!不许你们提我师父!你不配!”当时就把恶人给镇住了,谁也不敢再骂了,那个大骂的恶警,再也没吱声。

在号里:被抓后,她被由拘留所转到看守所。关进号里,她在哪个号里就给那个号所有的人洪法,讲真相,(因常换号),并帮助生活困难的常人。自己喜欢的衣服,也都送给别人,号里人都很喜欢听她讲,心里非常纯净,来一个讲一个,常常是刚一进来,她就赶紧帮这帮那(大多数都是刚来,什么也没有,再加上不知这里规定,一般人都不愿帮忙)再加上进到这里都感到很苦,她边帮边劝,边洪法,可谓是进一个“化”一个(这个“化”指明白真相,知道大法好!)所以这号里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在大法弟子带动下,常人也这样对待新来的人。(号很大,住十五、六人)。并且我们炼功,她们有时给打掩护;我们发正念,她们帮助提醒时间(因有电视),场给正的比较好。

在我们隔一室的号里,还关着一个叫馥的大法弟子,她被抓后也拒不配合邪恶,所以,也是被抬进号里的,(因不进号,不承认是犯罪)据调过来的常人说:十几天了,每顿只吃一点点,整天躺着,已走路都晃。她做的也很好,讲述自己炼功后身体病好了,家庭里关系和睦,亲友间也融洽,法这么好,我不会放弃的!别人劝说:“你嘴上说不炼了,回家再偷偷炼去。”她告诉人们,“我们修真、善、忍的,我不能说假话!”始终不妥协。

总之,在那十几天里,我们在一块炼功,发正念,背经文,放风时一块切磋,晚饭后弘法,每一天都过得很快。而且那里的环境也开创出来。在我们那个床铺上(每铺一板,七个人)有三个大法弟子,能量场很大,有三个常人都出现不同反应,有两个人病很快好了。有个人看见秋在发正念时,后背有大法轮旋转;梅姐发正念时,衣服呼呼地抖动。

在那十天里,她们对大法的坚信,更增强了我的信心。出来后,我也很惦记她们,我做了我该做的,但她们很想看到师父5月20号以后的讲法,我曾答应想法送进去,始终没能如愿。后听秋七月初就被送“大北监狱”了,梅和馥还没新消息,但我相信,她们不论到哪里,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深信,任何力量都动摇不了的!

每当我想起狱中的同修,我便心中提醒自己,珍惜时间,不可懒惰,多做些救度世人的事。更好地完成自己承负的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他日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