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修炼之旅 求名之心不可有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小的时候我就想,将来长大了能够成为一名卓越的影星,或一名令人瞩目的歌星。得到这珍贵的宇宙大法后,我深知这就是我生生世世一直在寻找的,同时也知道得法修炼后将来可成为高级生命,远远超离常人,脱离苦海,我的心情无比激动。于是,多年来我都尽可能地在人前,展现一个年轻的,健康的,乐观的,宽容豁达的,助人为乐的,积极向上的一个崭新的别具一格的生命的形像。

前几日和一位同修深入交流时,她很明确地指出我有一颗求名的心,而且从很多事情上都能够看得出来。同修提出此问题使我猛的一惊,我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求名的心,回首曾经走过的路,反省反省自己,还真存在这个问题。

在如此美好的大法中锤炼,我处处都要显示出自己的好,嘴上没有说,内心世界里还是有所期盼,期望自己能够成为一颗璀灿耀眼的“修炼之星”,不知不觉已经把在常人中的人生目标移到了修炼中。

其实很多时候自己活得很累,但却不知为什么,现在看得很清楚,自己总是在要求自己做得比别人好,面对许多事情是在刻意地去做,有为地去做,掩盖了真实的自我,促使自己积攒了很多问题,旧的问题没去掉又迎来了新的问题。一些执著心在实修中是真的去掉了,而一些对人世间名利情的执著根本就没有去掉,而是用自己体面的外表和刻意表现出的高姿态给掩饰过去了。

其实,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出来并不是坏事,暴露出来就没有滋养那些不好的人心的土壤,执著心会去得更快。逃避、掩盖、刻意表现只会使自己走很多弯路,无形中给自己增添了很多麻烦。

在学法上,只要是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再困,无论再累都会坚持早起发正念、学法,从而体现出自己是精进的状态。而自己独处的时候,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学法时遇到点事情可能就不学了,很少严格要求自己。

在证实法上,心想只要自己真正做了,就无愧于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但实践中,我虽然也在做,但是能够看到自己主要挑一些容易的事情去做,困难的都留给了同修。

在写心得体会的时候,总想写点高的,写点崭新视角的东西,这样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如果发表了也不会因为乏味而耽误同修的时间去看。每当带着这颗有求的显示心的时候,写作的速度非常慢,一篇文章往往得写好几天。但当自己什么也不想的时候,写出文章的速度很快,念到即成,而且一气呵成。

清楚地记得两年前有这样一件事,我执著于一件事情的成功,几乎每天都在想,走路的时候也在想,有一天走在平坦的路上还在想,走着走着突然摔了一跤,我当时的第一念是:大白天在平地上摔了一跤可别让人看见,可别让人笑话,赶快起来。我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面子,而不是坦然放下。其实我很久以来的一思一念都含有求名之心,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我的这颗求名之心,把自己包装了起来,在人前一个样,在人后一个样,活的很累。无形中也给自己加大了难,使自己绕弯走路,很多事情一遍遍来过,自己还在一次次地掩盖,错过了很多正视现实,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去除执著的机会。我过去研究过术类的东西,一直以来也没有彻底扔掉,那些东西总是往外返,我总是抑制不住,总想试一试,这个恶习好久以来没有改掉,也不好意思和同修说,今天把它曝光,不再留它,下决心清除它,去掉它。

我的这颗求名之心,使我迷失在茫茫人海中象浮萍一样游游荡荡,到头来虚梦一场,现在才对什么是真正的实修才有一点清晰的认识,得事事对照大法去衡量,真正做到才是修,本质的东西不动是假修,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现在我能够明确区分那个求名的我不是真正的自我,我不再承认这个求名的我。我已经没有一点热情再去刻意地表现什么或急于去掩盖什么,我也不再去在人面前维护自己要维护的所谓的形像。同时也下决心从每件小事上做起,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真实、彻底地放下求名的包袱,坦坦荡荡,轻轻松松,踏稳正法路上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