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痊愈 遭迫害坚持信仰


【明慧网2004年1月7日】
(一)

我是一位农村妇女,身体不好。经医院检查,患有先天性胃结核,经过大小医院的反复治疗,一直没有很好缓解。1997年,我幸运的得了大法。我按照师父书中的要求,时时刻刻的用真、善、忍归正自己,改变自己的心灵,净化身体。通过炼功,我十几年的病全部好了。并且也知道做人的真正道理。我便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争取按照真、善、忍对照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记得是1999年的一天,听说当权者不让炼了,我就一直跟他们讲真象,我还问了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迫害我们,问得他们也无话可说,无论什么人,只要碰到我就一个都不放过,给他们讲我修炼亲身受益的实际情况。

记得2001年的一天,我决心去天安门和政府讲真象,我被警察非法押回本县的看守所,他们多次逼着我放弃修炼,我对他们说,无论怎样对待我,绝不可能放弃修炼的。我还不停的讲着自己修炼亲身受益的实际情况,他们听完也无话可说。有一天,一个警察对我们说:“今天要来人检查,你们准备一下。”刚说完就走了。不一会儿来了一帮恶警。

我一看到他们就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只见几个恶警好像野兽一样猛扑过来,有的拳打,有的脚踢。不知打了多久,把我打的昏迷过去,醒来后,脚上便添上了一样东西,大约十七、八斤的脚镣子。但我还是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就哄逼我的家人来让我放弃修炼,可我也认清这是他们使的招数,他们还是没有成功。

他们不但把我的牛拉走,还把我非法劳教六个多月。由于我没放弃修炼,他们还不停的隔一段时间就来骚扰我几次,每来一次都不会空走,翻箱倒柜,搜个遍。我只有用善的一面对待他们。

2002年10月的一天,恶警又一次把我哄骗到洗脑班,每天没有别的,就是逼我写三书,就这样把我非法关了3个半月。

现在由于迫害,家里啥也没有,生活不能维持。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全家外出打工了。

(二)

我48岁。因身体不好,很多疾病在身:青光眼、神经衰弱,胃病,平时浑身不舒服。整天什么也干不了,生活得很痛苦。偶然的机会,听说法轮功让人做好人,我也想试试,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逐渐的身体不难受了,满身的病痛烟消云散。

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第一次去了北京,而后被当地政府送到党校洗脑班,后来被放回家。2000年10月我第二次起身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当地接回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因不配合邪恶,受到看守所所长宋XX和指导员高XX的殴打。他们还把我的鼻梁骨打断,还把手背在后面戴手铐,不给穿鞋。冬天的天气十分寒冷,它们把我放在露天院里冻着。关了将近三个月,还非法判我劳教三年。送到高阳劳教所后,把我关进冷房,肆意的迫害,就此把我的一双腿弄的不能走路,就这样还不肯放过我。每天给我灌食,逼我打针输液,导致我的身体状况日益恶化,骨瘦如柴,最后恶人怕担责任,才放我回家。

2002年2月份,我到散发了大法真相资料(我儿子没炼功,是他用车把我送去的)。被告发后,公安局和乡里把我强行拉进了看守所,非法关了将近四个月,四个月的身心迫害,让我得了胆结石。公安局还到家里绑架我儿子。因儿子不在家才住手。公安局从家中推走一辆摩托,说是多伦要一千元钱,就用这车顶了。

2002年8月,我和同修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不料被恶人举报,也被绑架到公安局,最后正念闯出了牢笼。

2002年十六大前夕,恶人又开始迫害大法弟子,“610”歹徒孟XX等人来到我家,强行把我劫持到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孟和看守所的白头发老高对我进行了迫害。现遗留脑袋痛的症状。最后,又一次把我劫持进了高阳,到高阳之后,恶警对我强行灌食,用三棱锥扎我的嘴和胸部。我绝食十七天后,闯出劳教所。

2003年3月3日,晚上我和同修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发现后强行绑架到了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12天正念闯了出来。2003年4月15日,上面下来命令要办洗脑班,坏人又在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县也不例外。当天一个赵姓公安,镇里书记张某,白XX,还有大队的贾XX一行人来到家中,强行绑架我到了洗脑班,因为我不配合,当天闯关,恶人只好又把我送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