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功能正念坚定 15小时坦然离开魔窟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去年秋天,我所在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造成好几名学员相继被抓,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在师父的加持下,我15小时后正念闯出。我现就将当时的情况及个人的一点体会整理出来。希望对同修们有所帮助,更多的则是相互提醒。

事发前,与我们有联系的一位送资料的同修突然失去了联系,在此之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我们并没有及时引起重视,也没有及时搬家。其实在此之前,师父已点化多次了。

这天是我们集体学法的时间,我背上笔记本和往常一样赶到约好的地点。推开门,房里已站了至少20个人,房间里一片狼籍,跟在我后面的一个小伙子一把将我推了进去。紧跟着那些人就围了上来,问这问那,我一概不吱声,接着又给我摄像。通过他们的谈话,我知道有同修没能守住心性,有一个同修已经在昨晚在这被绑架了,我非常痛心,一边发正念一边想着别让其他同修过来,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能出去。

他们将我绑架到刑警大队,换了几批人来给我录口供,我一个字都不说,他们实在没招了,派个小伙子看着我,将我的手铐在椅子上。我不停地发正念,整个头都木了,感觉自己已经在外面了,跟着我的右手腕开始发麻,正当我觉得奇怪的时候,有能量不断的从那里散发出来,有东西一圈一圈的变大,我低头一看扣得死死的手铐已经快从手上掉下去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我知道师父正慈悲的看护着我,这更坚定了我否定旧势力安排、正念正行的信心。

下午5:00左右,他们将我转移到一个宾馆(出来后才知道那是他们经常办洗脑班的地方)。一楼的过道里全是防盗网,他们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怕我跑了,我被关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有两个人看守。在车上时,他们打电话说这次弄了个“比较有价值的”。我想这一切你们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能掌握。

开始他们将手铐一边铐在我手上,一边铐在椅腿上,结果进来一个政保科的科长对他们大发了一顿脾气,说我一抬椅腿就能跑掉,我听了直可笑。看守我的人专门跑到厨房,找来两个大扳手和一根老粗的铁丝,打开窗户在防盗网上绞了好几圈,自认为万无一失了才将手铐从铁丝这一头绞好的圆圈中穿过去,然后将我反铐在窗子上,根本不管外面下着大雨又起着风,而我却只穿着一件短袖。他们用伪善、威胁、恐吓、哀求等一切手段向我逼供,我坚决抵制,一句话也不配合他们,他们其中很多人是非常了解大法弟子的,但仍一意孤行,麻木地作恶。在一切手段无效后,他们掏出一张拘捕证在我面前晃了晃说,新的法律规定,零口供照判,我一笑了之。

晚上来了一大批人开会,接着他们就商量怎么轮班,两个人一组,8小时一换,那天特别冷,他们在那怨声载道的。我绝食绝水抗议,那个政保科长咬牙切齿地对我说:“明天就给你灌!”我一点也不动心。晚上12点换了一批人,看着那张空白的笔录纸,他们尝试了一下就放弃了。他们开始还准备让我躺一会儿,其中一个出去请示了之后,回来立即加强了戒备,在那小声的说:“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我心想不用守了,我马上放你们长假。没过多久,我把手铐开了,可他们怎么也不睡,一点过去了,两点过去了,两点半都过了,他们还在看电视。我知道这是假象,我不动心照样发正念,叫别的同修千万别到那间房子去,我一定能在天亮之前赶过去通知他们。

三点发完整点正念,我求师父加持,全世界的同修都来帮助我们,顿时我感到强大的能量通透全身,在我身体周围形成一个很大的场。在他们似睡非睡间,我站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我想叫上另一位同修,但不知他在哪间房,我决定先出去通知其他同修。

在经过一个很长的过道后,我发现大厅里的玻璃门已经锁上了,并且有人值班,我只有走回来,当时心想那样的环境都能出来,这挡不住我。我毅然决定上二楼,二楼的窗户没上锁,我决定跳下去,打开窗户竟然有一根绳子从房顶牵下来,因为二楼很高,半夜三更跳下去声音会很大。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细致的安排,当时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然后我就象惊险电影中那样,顺着那根绳子一点一点往下移,而在平时我是连提20斤米都很吃力的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人这儿表现而已,走到后院,翻过高墙,又来到前院,当着大门值班员的面我堂堂正正走了出去。

出去后我赶紧通知同修,要他们针对此事发正念,我赶到存放大机器的地方,一个人也没有,我心里很难过,我想一定要尽快转移设备。出来打完电话后,刚好一辆到我家乡的车从我面前缓缓经过,我没有上去。后来我联系到同修来转移设备,我赶到自己住的地方搬设备、拿学员稿件等,只记得当时的心态就跟上天安门一样,不知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一定会去。

由于一位做大机器的同修妥协了,说出了大机器的下落,造成转移时有两位同修被绑架,后被分别关在同一个宾馆,这次派了三个人看守。看守她的一个恶警说,如果这次她再在他眼皮下跑掉,他就去跳二桥。结果女同修不负所望,于早上7:00在他眼皮下堂堂正正走脱。另一同修在绝食抗议二十天后被送回家,由于邪恶的迫害,当地同修没有及时通知下去,三天后,恶人无视他虚弱的身体,直接将其送到沙洋农场。另一被绑架的同修在绝食十天,经历了灌食、灌浓盐水,打吊瓶、吊铐等一系列的迫害后,从那名政保科科长兜里摸出钥匙(当时的惊心动魄可想而知),后打开手铐、脚铐,正念走脱。

这次资料点被破坏,有邪恶的干扰,也因为我们这个整体都有漏了,绝不仅仅因为哪一个人。但由于能及时找到自己的问题,在法理上提高上来,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哪怕是被恶人定为重点的大法弟子),都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重新汇入正法洪流,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也极大的震慑了邪恶。对在此事件中一时糊涂了的同修,我们相信那并非出于他们的本意,如果邪恶不去迫害,他们将和我们现在一样融在正法洪流中。希望他们能尽快弥补给自己证实大法路上和救度众生带来的损失,走回神的路上。

关于此资料点被破坏的一点分析,已登在《明慧周刊》95期——《关于某地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的一点反思》,再此不再赘述。

在写这篇体会时,干扰也很大,一个最不易察觉的就是,突然出现许多急待去做的大法工作,而且每件事看起来都很急,后来我悟到是我基点没摆正,把写这篇体会当成了个人修炼的事,没有悟到这是大法的需要,有点主次不分了,结果邪恶就没完没了的干扰,使我一直无法写出来。后来和同修交流,同修一针见血的指出,你遇到干扰最大的事情一定就是邪恶最害怕的,也是对它触动最大的。我立即明白了,而这中间真是一个修的过程啊!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其实,现在在世上的大法弟子,就应该体现出神在人间的状态,如果心态稳定、坚定,就能够充分发挥出我们的能力、功能。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