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慈悲笼罩了整个审讯室


【明慧网2004年1月29日】我于2002年8月下旬与一位同修去农村讲真相,下午两点讲完真相正准备回家,偶遇同修A.我俩经过交流,决定到另一个镇上去与当地同修交流切磋,让当地同修都走出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我们来到一对夫妻同修家,他家是街道的一间门面,刚交流了一会儿,到了整点,同修A说我们盘腿发正念。我说:“这是在街道上的门面,如盘腿发正念有些不妥。”“只要正念足,绝对没问题。”同修A仍固执己见。为了顾全同修之间不发生争论,我只有放下心开始发正念。刚一立掌,只听到急呛的脚步声,我睁眼一看,十来个恶警把我们团团围住,我脑袋当时一震,一边查找自己行为有漏的地方,一边保持正念,让恶人看不到脚边的资料。只见几个不法人员从一楼爬到二楼,东翻西找,只翻出同修放在楼上的大法书和像片,并指着我们身背的小包说:“有一盘碟片,这是你们犯罪的证据,走……”四个恶人边说边强行绑架男主人,并把他强行推到街道中间,只听到男同修高声大喊:“法轮功冤枉!法轮大法好!”这喊声震撼了大街上来往的行人,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

正如同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的那样:“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正因为这位男同修的正念正行抑制了邪恶,情况马上发生了变化。忽然从人群中跑出他的亲人,一把抱住男同修并大喊:“不允许把好人抓走啊!”恶人怕人多引起众怒,只得放了男大法弟子。

我和同修A都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单独把我带到了审讯室,十来个恶警有的拿着警棍在我身边晃来晃去,有的恶警在拍桌大吼大叫,有的恶警来拽我的衣服甩我……他们想让我交待姓名、地址,我则一言不发,想着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心里一面发正念,一边请师父加持。警察过不了多久就弱了下来,并伪善地为我送来一碗开水说:“只要你说出姓名、地址,我们马上送你回家。”我回答:“要我说话可以,但你们得静心认真听。”他点头坐下。我便抓住他们迷信科学的角度讲到实证科学的不完善,从个人信仰讲到因果关系,忽然我发现有一恶警眼神流露嘲笑的表情,我便闭口不语。恶警一再要求我讲话,我便慈悲而严肃地说:“你们的眼神和坐姿已说明了你对大法、对我师父的不敬。如果是这样我说任何话也就没有意义了。”那个警察连声说:“好,好,我坐端正。”

就这样我便继续给他们讲真相,而他们已经沉浸在我讲的情节中。有一警察听着听着,突然过来说:“这是我的工作证,到底是我在审讯你,还是你在审讯我?”口里虽这样说,不知不觉中他们又听进去了。我讲着讲着,心底涌出一种无以言表的慈悲,只感到大法的慈悲笼罩了整个审讯室。警察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无奈的悲凉感:“好,唉!算了,我管不了你。”接着便又换了新的警察。一个个进来后,又被换走,就这样我便从当时的四点钟一直讲到晚上六七点。警察最后仍不知我的姓名和地址,他们把我推上车准备转移到看守所去。

刚上车的那一刹间,晴空突变,乌云密布,雷声大作,我便对身边的恶警说:“你看你们逆天而行,如此迫害大法,迫害好人,必遭天谴。”刚一说完,一声巨响在车顶响起,恶警吓得面无人色,一名话也说不出来。到了看守所,我被送到一个摆满刑具的小房间,他们伪善地送来面条。我心里十分清楚,我要用绝食来反对邪恶的迫害,坚决不配合,并抓住一切机会来向警察讲真相。过了一会儿恶警匆忙中过来吼道:“你要再不交待,就把你丢进看守所,让牢头和刑事犯打死你……”我仍不动声色地静心发正念。恶警看奈何不了我,就叹了口气说:“没办法,把她送到洗脑班再审审……”接着我们便又被送进了三层铁门的洗脑班。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只听见恶警的家人在催回家的电话,又听到上面的恶警干部骂警察无能……。而我仍然在不停地发正念和讲真相。

忽然从门外进来一名陌生的打手,对我暴跳如雷地说:“我看你是没打好,多少辅导员、站长都被我打服了,何况你一个刚刚修炼的……。”说完便抡起拳头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就在这一瞬间,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话:“……谁能动得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顿时,一股强大的热流涌遍全身,我只觉得全身骨骼作响,身体变得好像钢铁一样坚硬,他的拳头落在我的头上,只听“咚咚”却没有一丝感觉。这时只听到这个打手“哎哟”一声,倒退几步,过后才看到他的手已受伤包满了纱布。我心里非常清楚是旧势力操纵恶人在迫害我,也看到了旧势力偏离法的真实体现。我就正色对恶警说:“你们这是什么行为?你们就算把我打死,我也要修炼大法。”他连声说:“对不起,是那个人等不及,不关我的事。”警察也是受江氏集团谎言蒙蔽的,只听他又问:“你们炼法轮功的是不是都想死?”我凛然正气说:“我们修炼大法的都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是你们在迫害我们,你们这样迫害那是在犯罪。”恶警头也抬不起来,摆了摆头说:“算了算了,这还审什么,拉下去。”

他们就又把我和同修A关在一楼,一进房我便觉得口里有异物,吐出一看,原来是左边的大牙被打掉一颗。这时,我抬头一看,忽然看到墙上显现出如盘子大的银白色的“卍”卍字符号,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呵护,在鼓励我。当时我想,自己是大法中修炼的未来的觉者,是为了证实大法救渡众生而来,怎么能被那些另外空间的败物困在牢中浪费时间呢?我如果真的被迫害困在这里是对大法的亵渎。我回过头对同修A说:“我今晚马上要出去,今天我们遭到迫害是因为我们行为有漏,思想中还有执著。只要我们认识过来,归正自己,去掉执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场迫害就不会存在。”我叫同修A把恶警叫来,说我发烧,恶警叫来医生一量,吓一跳,高烧四十度,血压急剧升高,再一量,心跳过速。恶警怕担责任,急得团团转想立刻送我回家,赶紧上来哀求,求我告诉他们姓名和电话,我大声说:“你们都是骗子,我不相信你。”恶警双手举过头顶,双腿跪在床前向我发誓:“我以后坚决不再迫害你了,再也不干扰你。”就这样我才把我哥的电话说出来,他们恳求我哥火速接我回家,就这样我当晚就堂堂正正摆脱了邪恶的迫害。过不了几天,同修A也正念走脱。

这次对我们四位同修的迫害,邪恶最终均未得逞,使我亲身见到大法的威力和玄奥。而我为什么会经历这场迫害,是因为我明知道整体行为有漏,却不能站在法上坚定正念,不但没有堵塞漏洞,反而用人的情来求得同修之间表面上的协调,从而导致这件事情的发生。同时通过经历这场迫害的过程中,使我更明白了只有对法理认识清晰,才能用法理破除一切执著,同化大法,不断洗净,洗净自己一切不纯,并能在修炼中认清哪些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从而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道路,更好地完成大法赋予我们正法时期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