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坚定的修炼者 谁也动不了

【明慧网2004年1月31日】我今年54岁,1997年因身体有病开始学炼法轮功,得法后身心受益匪浅。

99年7月20日,中国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进行邪恶的镇压,广播、电视恶毒诬陷、诽谤大法,恶警非法抓捕炼功群众。法轮大法对国家、社会及百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却遭到如此不公的对待。为了说一句公道话,我去北京和平上访,中途被截回。

回来后当地街道、派出所不断派人来骚扰我。我修炼“真善忍”没犯什么罪,他们说是“上指下派,上边有令”。每逢“敏感日”,他们要打电话或是来人骚扰,使我和家人都不得安宁。

2002年1月13日晚上5点多钟,一群警察闯入我家,进屋就翻箱倒柜,翻出了几张真相传单,就把我抓到了派出所,当时我和两周岁的外孙子在家(因我丈夫公出去四川),孩子吓得大哭,结果被惊吓得了一场病。到派出所警察逼问传单的来源,我没有配合,当晚11点多钟把我送到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4天。在这期间恶警非法审我7、8次,逼我放弃修炼。还把我爱人和孩子找来,配合他们对我进行迫害。采取各种手段逼我在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我抵制邪恶,最后他们没办法,看我真不动心,就向家人勒索人民币2千元,才把我释放。

2002年8月9日中午十几个恶警突然闯入我家,一个恶警问我丈夫“她炼功你知不知道?”丈夫说“要说不知道不就假了吗?”恶警又说“要是我,一天打她一遍,不信就打不过来。”我一看机会来了,该跟他们讲真相了,我说:“我在家里是个贤妻良母,为什么打我?要是因为炼法轮功就更不能打。”然后向他们讲真相。这时一个恶警说:“我们今天来的有公安局的、有派出所的、还有街道的,人少了不敢上你家里来,都说你太能讲了,你不是能讲吗?今天跟我们到公安局讲去。”恶人找个借口把我带走。到公安局,有一个恶警早已等候。这人大约60岁左右,头发花白,据说《转法轮》他看过多少遍了。我没等他开口,我就开始说:“我师父是大慈大悲来救度众生的,教人如何做好人,做个更好的人。同化大法后可以做一个超常的人。宇宙特性真善忍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我师父讲了许多法理,许多天机,也不是一般人能讲得出来的。”又说:“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众生,我们没做错什么”。“邪恶是对我们大法弟子无理迫害,你不要助纣为虐…………”讲许多许多。这时我抬头一看他睡着了。午后恶警来提审我,让我配合他们,我就一概不听。他问“法轮功定×教你知不知道?”我说:“不知道。师父教我做好人,修心向善,做事先考虑别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邪吗?你们××党干部吃喝嫖赌,执法犯法才是邪呢。”他没说话。宪法是明明写着“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江泽民凌驾于宪法之上,为了他的私欲迫害无辜的民众,迫害死了多少大法弟子。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一定说真话。告诉人们这场迫害的真相,用我的正念正行震慑邪恶。这次他们又向我的家人勒索人民币1千元,才把我放回。

2003年8月14日中午,我刚从同修那回家,恶警就打来电话,他们早已等候。电话就在我家楼下打的。我放下电话大约5分钟,就听见有人按门铃。我从门镜一看是一群恶警,其中一个人还扛着录像机。我就马上发正念。大约有半个小时,他们又是踢门又是敲门。可我心没有动。这时突然觉得小腹痛,赶紧跑到洗手间,我刚冲完厕所要出来时,就听见门开了,原来恶警看我不给开门,把我丈夫找来了,把门打开。进屋就到处找我,有两个恶警站在洗手间门口往里看,他们竟没看着我。可我看见他们了。当时我心里没有害怕的感觉,一直在发正念,心想:有师父保护,谁也看不见我。一个恶警说:“我就不信她能长翅膀飞了?上楼上几家去找。”我丈夫说:“她从不串门。”恶警说:“她昨天7点给人家送的资料,非得问她这资料哪来的?”我这才知道有同修出事了(可能被抓)。气急败坏的恶警没有找到我,就灰溜溜地走了。恶警走后我丈夫见我从洗手间出来,又惊又喜。说“简直不可思议。”我说:“我是学大法的,有师父法身在保护我,只要正念足,师父什么都为我们做。”这又一次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这件事使我丈夫再一次看到了大法的超常。也看到了江氏集团的邪恶。这事不算完,说不定哪天这帮人又要来抓人,所以丈夫劝我出去躲几天。我依了他,去同修家呆了几天。到同修家我说明情况后,我就静下心来学法、整点发正念、讲真相。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法中悟到了很多法理。我忽然明白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正的,它是邪的。我为什么还躲起来了?为什么怕邪恶之徒呢?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情况下,不能主动地抵制迫害、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够大法弟子的标准吗?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当遭到邪恶迫害时,我不但不能站出来证实法,反而怕伤害自己而躲起来,并且找出理由来自圆其说,这分明是一种执著。这不符合旧势力的理了吗?我一定要走好最后的一步。我就把我悟到的理跟同修说了,同修们都为我的安全担心。我说:“你们为我好我知道,可我是这么悟的,所以我就想这么做。假如我真被抓,那我就去面对邪恶(后来通过学法我悟到“假如”这一念,还是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承认了他们的迫害,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后来再次被抓)、铲除邪恶。走出一条证实大法的路。”因为邪恶非常疯狂,没有人传送资料,在最后时刻不能落下一个同修。于是我回到家,还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

2003年10月28日早6点左右,三个恶警又来到我家,正赶上我丈夫出去锻炼,不知恶警就在门口,就把门打开了,进屋后他们不由分说,就要把我带走,并说“我们5点就来了”,当时我特别冷静,邪恶虽然很凶,我要抓住这个机会证实大法。叫世人知道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邪恶曝光。我刚出家门我就高喊:“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三番五次来抓我,我只是做好人。”这时许多人还没起床,四周很静,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两个恶警架着我,向马路对面的警车走去,我喊个不停。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我要用最大的声音喊,叫街上的人都知道恶警在迫害大法弟子。随着我的喊声,人们都围过来。我家楼前是早市场,街上的人很多。上车后我把车窗打开继续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公安局。恶警看我喊他们笑着说:“喊哪,喊哪,声音够响的。”我说:“我是要喊,我要把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让世人都知道。”

到公安局后,不管恶警问我什么,我都不听。就是喊“法轮大法好!”,喊完就讲真相、背法。三个恶警在屋里站不住脚,手忙脚乱什么也找不着。其中一人说,别说了,心好烦哪。我知道另外空间邪恶已经乱成一团了。这是正与邪的较量。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只要心性把握得住,一正压百邪。师父什么都为我们做。不知恶警自己在那里编了些什么,最后他念给我听,叫我签字。我说:“你们抓好人,还给定个罪,还想送进去?我就不签。”这时已是早上8点,正好是上班时间。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后面,说是怕我跳楼。我说:“你们给我打开,我没犯法,我更不会跳楼。”

他们把我从三楼拽到一楼,准备送我去看守所。我一看走廊里、院子里站了许多警察,我喊的声音更高了:“法轮大法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必报是天理!”其中一人说:“把她嘴堵上。”我一摇头还是一个劲儿地喊。我的喊声震慑了另外空间场的所有邪恶,在场的人都静静地看着我。只听有个人说:“今天我可真的看见刘胡兰、江姐了。”上车后我还是不停地喊,一直喊到看守所。这时来到看守所大门外,我看到已经站了好多人,可能是我的喊声惊动了他们,所以都跑到了大门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大法好,都在等着被救度。

到看守所第二天,恶警提审我,问“想的怎么样?”我说:“以前我没做好,以后我只能做得更好,我没犯法,凭什么送我到这里来?”狱警叫我照像,我说:“不照。”叫我穿号服,我不穿。我就不听你邪恶的。每天照样炼功、发正念。广播喊“没穿号服的,马上穿上!”“还有打坐的。”我一概不听,照样打坐。邪恶一看他的命令全失效,也就不管我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正行,又一次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