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闯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4年1月9日】2003年12月12日上午,一辆车号为渝OA1608的黑色面包车先守停在我家附近,后尾随我停在某中学的操场上。

11点左右我正在四楼教室里上课,校德育办主任廖玉容突然来叫我去行政办公室,我当即意识到他们的险恶用心,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迫害我的一切另外空间的败物,我是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认,都不要。我想起师父的话:“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地默认。”我想我决不能屈从他们的无理要求,坚持上完课,并借她的手机给家人打电话但无人接,楼下几人见状冲上四楼堵在教室外。我关上门,对学生们说门外的坏人要绑架你们的老师,仅仅因为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电视上的谎言。孩子们哭了起来,有的说记住了。

一下课,邱重阳(太安派出所警员现借调至国安大队)和一男一女两年轻人,校长唐小霜、廖玉容都守在门口,我回自己办公室放书。邱重阳凶相毕露,在众目睽睽下拖我拽我的衣服,围上来的孩子哭得更厉害,唐小霜就恶狠狠的威胁他们“不准哭”。廖玉容便夹拥我到行政办公室,将我关在里面。邱说:这是610和国安大队的命令,要抓你去洗脑班,不准抗拒。我正视恶人说:“你们执法犯法,不配跟我讲什么法律。强行绑架我,完全是流氓行为,我只是做好人,你们抓大法弟子要遭报应。”他们厚颜无耻地说:“管它什么报应,现在只管抓人。”唐小霜在一旁应和,叫我配合。学校其他领导都在场,但无人敢言。我几次起身回办公室,都被那年轻的一男一女(姓名不详),拽衣服掀到椅子上,并且狠狠地说:“你抗拒执行任务。”我立掌发正念。那男人松了手,望着我无奈地说:“管你做什么。”就自顾坐在椅子上了。后来学生回教室里上课了,邱重阳和那男人一下就冲上来拽住我两只胳膊将我拖下楼,我大喊:“绑架!绑架!好人遭迫害!”几个学生目睹了这一幕。

他们将我甩进小车,我就打开车门,他们惊慌地把我推进去,两人夹住我。邱重阳说:“怎样,要不是我认识学校里的人今天还没有人理。”男的说快十二点了。邱笑道:“说明我们办的事有难度,不然那么容易就抓到人了,张大队张良以后有麻烦的事情就喊我们办了。”他们将我从车上拖到洗脑班,我拒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命令,问我的情况我一概不答并持续发正念,同时说我不属于你们这里。一男警察(蔡刚 警号:209394)见状,叫我站着并将我拖起来,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我捂着脸直视他说:你要为这一巴掌负责。他嘴里嘀咕着走开了。我又坐着,过了一会儿,他又进来了,但没再叫我站。最后他们没从我口里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在这期间,他们以开除公职、劳教威胁我,要我写三书并让邪悟者黄银春整天围着我灌输歪理邪说,我向他们中的一些人揭露迫害,并不住地对师父说:师父!我是您的弟子,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请您加持我正念走出魔窟,汇入正法洪流中去。我持续发正念,并用智谋和他们周旋,使他们放松对我警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众多功友发正念帮助下,我和另一个功友顺利闯出。

我深深地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爱护,师父说过:“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地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地走正。”

关键时刻我们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不配合邪恶,就一定能走好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