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与大法,在实践中真正的升华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五年中,无论邪恶表现得如何疯狂,同修如何被残酷折磨,真正亲身经历直面这些邪恶迫害的同修最大感受都是,正念中师尊为弟子的巨大承受和大法显现出的神奇。你是被邪恶疯狂的表现所吓倒,还是用正念在困境中在实践中感悟真理升华上来,都体现出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程度。
——本文作者

* * * * * * * * *

首先感谢明慧网同修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一次整体交流的机会,促使我们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中有机会、有条件,可以静下心来思考自己在这五年的邪恶镇压中修炼的所感所悟。把自己在这五年风风雨雨中所经历的魔难再从法理上思考一遍,真正看清自己的修炼路程和修炼目地,思考过程中也真实而强烈的感受到在这几年的磨炼中自己在不断的成熟,理智越来越有正念,思想也越来越纯净。然而最大的感受就是能从这么邪恶的镇压中走到今天,都是伟大的师尊慈悲呵护和巨大承受付出而做到的。有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现在和将来所得到的是我们用整个生命的全部都报答不了师尊的,所以借此机会我要对师父说:师父感谢您!

五年来面对整个国家机器被邪恶操控而制造的暴力和危险,面对恐怖笼罩的中国大陆所有走出来在证实大法的同修,都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魔难。能坚定的走到今天,都是凭着在实践和理性中升华后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与坚定所能做到的,所以我想交流的就是:

坚信师父与大法,在实践中真正的升华

翻开《转法轮》131页,师父的一句法深深的打入脑海:“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磨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回想镇压之初,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能不能站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能不能走到北京天安门去喊一声“法轮大法好”,是面临生与死的抉择。去,摆在眼前的就是失去工作,被关押,被劳教等等;不去,躲在家“实修”滋味难受,遮遮掩掩的炼功学法,翻开任何一本大法书都羞于面对师父那慈悲的目光。而师父严厉的话语字字敲打在心坎上,特别是经文《挖根》中“可是你现在是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也正是我要给你指出的。”“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这些严肃的话语更是震惊心灵。是去维护大法,还是维护自身的现实利益?是选择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走证实大法回归之路,还是做世间常人中的好人?那时我确实是面临着这个生死抉择。最后在坚定同修的鼓励下,在99年广州心得交流会与会同修伟大壮举的感召下,我定下一念:走到北京天安门去,喊声法轮大法好。

于是在2000年5月11日,师父农历四月初八生日那天我和其他同修到达了天安门。而来的途中也经历了重重魔难。中途被老家的亲人拦下,接回老家后全家老小11人包括90岁高龄的爷爷围着哭的哭,劝的劝,骂的骂,死活不让去北京,用亲情阻挡着不让去维护大法。我给亲人讲我是如何有幸得了这万古难遇的大法,得法后全家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家庭和睦,这是人世间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而我们这一切身心的变化都是师父无私给予的。现在大法与师父在遭难,做人是要讲良心的,我如果不去说句公道话怎么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又怎么能对得起救度我们的师父呢?不管政府怎样对待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它愿不愿意、能不能听我们讲的真实情况,那是政府的事。而我们敢不敢去讲真话,能不能维护大法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铁了心一定要到北京,谁也拦不住我。亲人们一看没办法劝了只好放行,走时一再叮嘱要平安回来,并争着给我们买了北上的车票。二舅临别时说: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要复返。可见中国的百姓是多么了解这个以残暴著称的政党了,面对敢去说真话的大法弟子既担心又敬佩,仅仅是去说句真话都需要“荆轲刺秦”的勇气。

现在回想進京上访的过程,亲情的阻挠、路途的艰辛已是模糊不清,可是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关在前门派出所的那几个小时的情景依然那样清晰,历历在目,那庄严神圣,震撼心灵的场面一直激励我坚定的走在证实大法的洪流中。

踏進天安门广场不见同修的身影,只见四处急跑的人群和呼啸而来的警车,气氛凝重。没等我们找到约好的同修,便被密布的警察盘问随即被抓上了警车。送到派出所时,那儿已经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天南海北,南腔北调,个个神情祥和宁静,彼此交流着,鼓励着,询问是从哪来的。“我是四川的,我是青岛的,我们是乌鲁木齐的,我是济南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相聚在这里。

这时一位年轻的男同修被关了進来,他建议大家都来背法,从《论语》开始。整个屋子顿时安静下来,随着一声“论语”在场的所有大法弟子用整齐而洪亮的声音背诵着师父的法,那整齐的诵读声似乎响彻寰宇,震撼所有人的心灵。无论老幼每个弟子都流着泪,那不是伤心的泪,而是沐浴在师父洪大慈悲中激动的泪,每个人的感受是如此神圣圣洁而美好,真正体会到能维护大法其实是大法弟子的荣耀。在那样纯净的场中根本没有一丝杂念想自己是在遭受迫害,而是全身心的溶在这伟大殊胜的时刻,感受着佛恩的浩荡和佛法的伟大。这一刻的情景永恒的刻在了我的生命中,它让我真实的体悟到:能放下世间的一切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相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却能真切的体会到佛法的精深和伟大,感受师尊无时无刻的慈悲呵护,因此而生出对师尊对大法的无比坚定的正信正念。

随后我们被当地驻京办接回,我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迫失去工作。可是我至今无悔,人世间过眼烟云的利益和开创整个新宇的伟大佛法相比舍之又有什么可惜的呢?而五年来在证实法的实践中我越来越清醒,理智的认识到师尊所给予我们的一切才是值得万分珍惜的。

走上北京天安门维护大法,那只是作为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第一步。在以后的几年中,我又经历了许多魔难。在做真象资料时,周围联系的同修一批批,一次次的被邪恶抓走,自己孤身一人怎样面对困境,再让资料点重新运作起来,都是在实践中磨砺着自己。从第一次的不知所措仓皇出走,再次面临时的冷静,第三次沉着的保护设备资料,找时机重建资料点。一次次的磨炼中真实的感到一次比一次成熟,理智,智慧。正如师尊《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讲的:“大家也看到了,经过历史上最邪恶的四年时间的迫害,除了大法弟子们在这场迫害中锻炼得成熟了、清醒了、冷静了,你们越来越理智了、正念越来越多越强了、归位的时日越近了,除此还有什么呢?不就是这样吗? ……”

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五年中,无论邪恶表现得如何疯狂,同修如何被残酷折磨。真正亲身经历直面这些邪恶迫害的同修最大感受都是,正念中师尊为弟子的巨大承受和大法显现出的神奇。你是被邪恶疯狂的表现所吓倒,还是用正念在困境中在实践中感悟真理升华上来,都体现出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程度。我几经波折的证法路程其实也是真实的在反映这一点。当我心在法上、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的正念强时,所有的工作都非常顺利,甚至设备在没有完全连接好的情况下能刻录出效果很好的光碟,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看护怎么会有如此神迹呢。而当我的心不在法上,觉得承受不住邪恶迫害的压力,想尽快结束魔难求得圆满时,直接的后果就是被邪恶抓住更進一步的迫害。我被非法劳教15个月。

被抓的起初我也是正念强大的要走出看守所,重新溶入正法洪流中去。可是里面却掺杂着许多隐藏很深的我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执著心,而达不到目地。冷静思考后我定下一念,无论在哪里我都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讲清真象,发正念。后两件事说到就做到,可是在看守所里哪里去找大法书呢,我自己能背的只有《洪吟》和一些短的经文,我要学《转法轮》。这一念强烈的发出后,慈悲的师尊通过人世间的种种巧合,巧妙的让同修给我送来了《转法轮》。

接到大法时我真是感激师父啊!内心真的是在呐喊:“师父您太伟大了!”这一切真的如师父所说的那样:只要你念正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也什么都能做。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不能学法是多么难过啊!而有了大法环境再苦又有什么可怕?

当我在看守所读到师父《洪吟(二)》中的“别哀”这首诗:“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真觉得是师父写给我的。在看守所度过的15个月中,随着我和同修执著心的放下,和对警察和犯人的讲清真象,他就象一把万能钥匙打开了所有人被埋没的本性、善心,让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好也让他们感受到大法的好。而我们自身的环境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也变得很好,所有犯人都很尊敬大法弟子,就连警察都很在意大法弟子对他们的评价。当我们堂堂正正的离开看守所时和许多人成了朋友。

现在我又重新溶入了正法洪流中,在正法洪势急速的推進到表面空间的今天,我们更应该坚信师父,更应该遵照师父的话去做好应该做的每一件事。当这一切魔难都过去后,我们扪心自问是否无愧于自己时,我想都能回答: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对得起众生。我们一起冒死下于世间生生世世吃的苦都是为了今天能得法,能同化大法,能救度众生。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走好每一步,切莫失去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