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奋力精進(二)


【明慧网2004年10月11日】(接上文)

(三)面对沉痛教训 静下心来学法 向内找 去执著 加倍弥补

五次進京证实法,被邪恶抓捕之后,几進几出看守所、转化班、劳教所,都没能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使我在本地区同修中“小有名气”,功友们都愿意与我交流,满耳朵灌的都是“你修得如何如何好”。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正确对待这一切,显示心、欢喜心、虚荣心从这里开始滋生,并因此而导致严重的后果。

我忘了,作为大法弟子,不但遇到矛盾时要找自己,在赞扬声中同样要找自己。不管是顺境中还是逆境中都不能忘记向内修,因为邪恶时刻都在窥探着我们,寻找我们的漏洞,并千方百计把它放大,目地是将我们拉下来。

师父在《转法轮》及多篇经文中反复告诫我们:修炼是严肃的。“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法轮佛法 (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显示心加上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法轮佛法 (精進要旨)》-定论)“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法轮佛法 (精進要旨)》-挖根)…… 原来师父讲的法字字句句都针对着我的各种执著心啊!可是我却不悟。

2003年8月,我被武汉市610列为重点转化对象。居委会、派出所、街办事处的有关人员先后7次来到我家里做转化工作,在对他们讲真象的过程中不易觉察的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一套一套的真象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有时锋芒毕露一针见血,有时诙谐幽默充满了讽刺,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奇不已。这时我忘却了这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是师父赋予弟子的力量,欢喜心与显示心交织在一起偷偷的膨胀着,我哪里知道这些心一起,自己的心性与层次就已经掉下去了,这哪里是正法修炼者所应有的思想状态?表面上看是在讲清真象,证实大法,实际上是抱着常人之心在证实自己的口才。这是多么大的漏洞啊!可惜,这些严重的常人之心是在深刻的教训之后才被挖掘出来的。

2003年10月15日我正在家里做家务时,街610的杨主任、派出所3个户籍、居委会两个书记来到我家里。杨主任逼我说诽谤大法师父的话,我坚决不说,他们就决定将我非法带走,押送硚口区“法教班”。我说,我不進你的“法教班”,那是法西斯班。后来,我上厕所不肯开门,陈户籍就一脚将厕所门踢垮,拖着我走。这时我的女儿上前来阻拦,死死抱住我不放,陈户籍就将我女儿的胳膊使劲拉着往外拖,扬言要把我的女儿一同带走。此时,周围挤满了围观的街房四邻,眼睁睁看着这群不法之徒光天化日之下将我非法强行绑架,却没有人敢吱声。(起初,当邪恶三番五次来到我家骚扰时,曾有不少邻居站出来替我作证说:“这个老太婆是个好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她。”杨主任与李为就认为我在群众中煽动力太大,于是两次找街坊们谈话,散布谎言,威胁利诱,强行堵住邻居们的嘴。)我呼喊着“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被迫上了警车,当晚7点多钟到达额头湾洗脑班(即法教班)。

洗脑班先后从区直属单位抽调十个干部做洗脑,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只有我一人。第二天,就开始放诽谤大法的光碟,对我强行洗脑。王志刚、司马南、何祚庥、蔡朝东等人的讲话录像都放过了。他们对师父的讲法断章取义,随意歪曲,企图达到破坏大法的目地。我看不下去,也听不進去,因为我已经修炼了7年,我完全知道大法是真实的,大法太好了,师父太好了,所以,一切的诽谤对我来说丝毫不起作用。4天后,大法弟子桂婆婆也被抓来了,我们两人白天被逼着看碟子,晚上他们就读诽谤大法的材料给我们听,所有材料都是强加给大法和师父的,根本与事实不符,这一切只能欺骗那些对大法一无所知的老百姓,怎么能欺骗得了修炼7年身心受益无穷的大法弟子呢?

从16日开始,日夜学这些东西,一直学到11月1日,由于我坚决不肯转化,就将我关禁闭,关了4天4夜,仍然转化不了。从5日开始,10个干部分成五班,每四小时轮换一次,学习至午夜12点。从6日开始,不允许我坐下,强迫我站着听。已经转钟了,天下着雨,刮着很大的风,气温降至3度,他们强迫我站在风中受冻,半个多小时后才把我关進禁闭室,禁闭室里只有一张空床,没有铺盖。7日早晨,不到8点钟,就开始罚站,仍然强迫听那些东西,由于我坚决不转化,李为三次拖着我要我自己撞死自己,我说:“我不能这样做,因为师父的法理讲得清清楚楚,大法弟子不能自杀,自杀也是杀生,作为大法弟子对这样原则的问题怎能不守师训!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当时另有姓林、姓武的两位干部在场,目睹着这一切。由于我不肯跟着干部读那些材料,我被连续罚站6天6夜,连吃饭时也不准坐下。其中有一天,7个人围上来把我按倒在地,强行把师父的照片塞進我的袜子里,面对这一群邪恶烂鬼绝望的疯狂,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心中的悲愤,也难以道出邪恶这两个字卑鄙无耻的程度。

6天6夜之后,李为见我仍不转化,就将我的双手吊铐起来,长时间的吊铐,使我的臂膀和腰部异常疼痛,可李为却说:就是要你的骨头散架!就这样,它们将我这70岁的老太婆连续吊铐了2天2夜。

在这人间地狱里,群魔围着我乱舞,罚站6天,吊铐2天,我已经有8天8夜没有摸床,只觉脑力完全不能集中,思想上已不能形成概念,正念怎么也出不来,手被吊在铐子里,在一份它们事先写好的转化书上按下了手印。这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耻辱,难以洗刷的污点。我怎么对得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苦度,我将如何面对同修和我的众生啊!我一度被痛苦、悔恨、耻辱所击倒,很长时间不能自拔。我这才知道,原来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比肉体迫害更加令人难以承受。

从洗脑班出来的第二天清晨,我来到功友的家里,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泣不成声。虽然当天就发表了严正声明,但我仍然觉得前路茫茫,不知如何是好。见到众生我低头而过,见到同修我无话可说,三件大事一件也拿不起来。一直到师父亚特兰大讲法发表之后,我才从令人窒息的巨大压抑中走了出来。慈悲伟大的师父站在高山之巅,向掉進万丈深渊的弟子伸出了他的巨手。在师父对我的梦中点化中,我发现自己的世界空空如也,我知道,一切必须从头做起,从零开始。

首先,必须突破的就是静下心来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通过静心学法,向内找自己,挖出了欢喜心、显示心、虚荣心。想一想自己得法之前做常人的痛苦,那时有什么值得欢喜的?又有什么值得显示的?是师父的大法赋予自己全新的生命。如今我生命中所感受到的全部美好的一切均源于法中。为什么见到众生低头而过?见到同修无话可说?说白了,这不是虚荣心在作怪吗?不是面子上拿不下来吗?作为大法弟子,这些心如果不去掉,根本不可能在腥风血雨中走正自己的证实法之路。如果这些心不去掉,神的誓约将变得不堪一击。教训太沉重了。

师父的慈悲再一次救了我,使我从新振作起来,坚定的、坦然的去面对未来的一切,一定要加倍弥补,赎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全部损失。正念一旦确立,便立即付诸行动。

(1)首先我向我的邻居及一切有缘之士揭露邪恶的江××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们对于我——一个70岁高龄的老年妇女、双保护的对象所進行的残酷迫害的全部事实。我被关押在转化班期间,外面的功友已经把我所受到的迫害在我的邻居中曝光了,现在我又亲自出面,证实他们所得到的消息完全是真实的,从而消除了那些似信非信的街坊邻居们心里的疑惑,他们都对我表示同情,对邪恶的迫害表示愤慨。

(2)接着我找到政府有关部门控诉邪恶之徒对我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及因此造成我身心两方面的巨大伤害且长期得不到恢复的严重后果。我要求到医院去作检查,并且要求全部费用由对方承担。在铁的事实面前,它们不得不同意我的要求。现在我保存着病历,准备随时站出来指证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行。

(3)我把我所遭受的非人迫害直接写信告诉胡锦涛与温家宝,敦促他们按照宪法与法律办事,严惩那些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的不法之徒。

(4)我看到新闻媒体报导了“最高人民检察院从今年五月到明年六月,全国检察机关在全国开展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专项活动。查办的重点对准5类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犯罪案件:渎职造成人民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的案件;非法拘禁,非法搜查案件;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案件;破坏选举,侵犯公民民主权利案件;虐待被监管人案件”的消息,我认为我在硚口区“法教班”所遭受的迫害完全属于这次专项活动中重点查办的案件:硚口区“法教班”公然违背宪法和法律,私设公堂,对我非法拘禁,滥施酷刑,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也就是强迫我放弃做好人的权利。我一方面就上述情况致信最高人民检察院讨公道,同时找地方检察院咨询,准备提出申诉。

那天一大早,区检察院还没有上班,我就提前到了。首先,近距离发正念,铲除检察院及其周围的邪恶因素,同时,我一遍又一遍的默默背诵师父的经文《也三言两语》中那段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上班铃响了,我跟随一个50多岁的人一起走進了他的办公室,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之后,他问我什么我就回答什么。

现在想起来,咨询的过程事实上就是面对面讲真象的过程。名义上是我找他咨询,而实际上是他向我咨询。他与我在一问一答的过程中,我把他提出的关于4.25万人大上访、大法弟子天安门前证实法、“自焚”案、杀人案、所谓出书敛财等等问题都讲清楚了。我一边讲一边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整个过程中,我一点怕心都没有,倒是看出他在表面言词与内心世界的自相矛盾中明显的暴露出他的怕心。他时不时的向身后张望,生怕别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没人时,他态度很温和,一旦有人進来,他便板起面孔,装出一副针插不進水泼不進的样子。从他的表情中我认识到,在邪恶制造的国家恐怖主义气氛中,沉重的精神枷锁使中国的老百姓,包括这些公务员显得多么可怜,过的是什么样压抑的日子啊!我的心中顿时生出无量慈悲,我再一次感受到一个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担子有多么沉重,时间是多么紧迫。

我讲了半个多小时,并表示回家后要写申诉书。临别时,他叮嘱我:“申诉书你就不要写了,法轮功的案子检察院不会受理的,你回去后莫到处跑,小心点,否则被派出所的人发现又免不了受皮肉之苦。”我告诉他:“你的心里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如果你在危难之中,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将受到大法和师父的保护。”

从检察院走出来之后,不知怎的,我毫无轻松的感觉,我想起了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的一段话:“一个大法弟子未来肩负的责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众生需要你们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们去挽救,你们自己还要在这个期间圆容、圆满你们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无量的众生,你们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我经常讲,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所以说你们讲真象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讲清真象的时候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你们讲真象的真正目地。”“ 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我知道在正法的路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大法弟子去做,我们一刻也不能放松。师父对众生的无量慈悲感动着我,对大法弟子寄予的厚望鼓舞着我,我一定要珍惜师父对众生的慈悲,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厚望,我一定要照师父的话去做啊!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地区的同修整体上配合得很好,功友们把我与本地区其他三个受迫害十分严重的案例(黄曌:已被迫害致死,黄咏梅:已被迫害致残,刘佑清:18个日夜不让睡觉,致使她大脑皮层的生理功能受到严重伤害)制作成真象资料在我们地区广为散发,令邪恶为之胆寒。我相信凡是看到这份真象资料的世人,都会明辨是非,识别善恶,生出正念。

现在无论讲真象的工作多么忙,我每天都要保证读2--3讲《转法轮》,还要抽出时间学习其他经文,每天我都要针对三界内、纽约、北京、本地的邪恶至少发十次正念,只要有时间我就尽可能多发正念。

我每天都要告诫自己:救度众生是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决不能让讲清真象的工作流入形式,当作一种任务去完成。救度众生不是完成任务,这一念之差会带来两种完全不同的后果。我珍惜手中的每一份资料,不放过一切面对面讲清真象的机会。在我所接触到的众生之中,确有相当一部分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看清了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残暴的本质。其中,有7个人要求看《转法轮》,还有的想找我学功,我都遵照师父的教导,已经尽快的安排了他们学法炼功。

正法的形势正在迅猛的向前推進着,所剩下的不多的时间也在飞快的流逝着,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努力把三件事做圆满,如果能救度的都被救度了,那么在法正人间到来的时候就不会因为留下遗憾而痛悔了。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的新经文: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