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途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一天,我告诉他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把你丢失了,怎么也找不到,师父告诉我,你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对他善。我发誓一定要把你找回来。”我还说,“你记住,不管你对我如何,我就是对你好。”他愣住了,然后美滋滋的上班了。第二天,爱人回来说:“原来举报你的公司领导班子全部被解聘,重新竞聘上岗。我是否应聘?……他们能投我票吗?”我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对大法好,该是你的谁也拿不走;对大法不好,谁对你好也没用。”同时我告诉他:“竞聘时应把你妻子如何被原领导恶意举报送進看守所及你的妻子是好人谈清就行。”爱人在他的竞选报告中把我炼法轮功和他的仕途发展比较客观的写出来在会上宣读,反响非常好。结果只有两个职位,九人竞聘,我爱人当选,被任命为公司第一副经理。
——本文作者
* * * * * * * * *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正法修炼走过了风风雨雨的五年,在这五年的摔摔打打中我有许多的体会要与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一、讲清真象 圆容家庭

1999年7月20日之后迫害刚刚全面开始的时候,由于怕心和各种人的执著,我有很多事情处理得不好,特别是几次被关押,家人不理解。大姑姐劝离婚,甚至有人当我的面就说:“要她干啥?和她离婚!”每个人看我都像敌人一样。单位领导因我進京上访给我留厂察看处分并扣发工资奖金,只发260元基本生活费(那时我每月工资近2000元)。单位领导还经常找我谈话,逼迫写保证。那时我苦苦的向人们讲着真象,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但由于人们受邪恶的控制,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呗。”所以打压依旧。迫于压力,2001年末我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买断工龄回家。

因为爱人不同意买断与我僵持了几个月,那时他每天不回家或半夜回来,一直睡沙发。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看他在沙发上腿都伸不开,很可怜,于是叫他到床上睡,他睁眼一看是我,“啪”给了我一个耳光。我从小到大没挨过打,当时委屈的眼泪在眼圈里转,我含泪对他说:“我知道你心里苦,如果你能出气,你就再打我吧。”自此他再也没打过我。

那时我认识上还处于个人修炼状态,遇事向内找,凡事都忍,每次回婆婆家单位司机都阻挠:“让她回去干啥!”一次公公过生日,爱人没告诉我,却带了一帮司机回去,要好的同事问我:“你公公过生日你咋不回去?”这我才知道。还有一次婆婆一家要出去吃饭,一个司机说:“让她去干啥!”爱人听了竟没有反驳。在很多场合他都纵容这种行为。所以他的同事也敢欺负我,跟他说三道四,天天拉着他去喝酒,回来就醉醺醺的,我们连交流的机会都没有,那时我感到非常苦。他提出与我离婚。当时我悟到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是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又没做什么坏事,我为什么要离婚呢?决不!我根本就没有离婚的概念,我必须纠正他的不正。他第一次跟我提的时候,我说:“可以,如果你觉得跟我生活受牵连,我给你自由,但是你离开我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了。”第二次跟我提的时候,我说:“行,但是家产一人一半。”他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还以为我们炼功了就什么都不要了,“你炼功人还跟孩子争家产!”我说:“错,我不是争家产,这家产本来是夫妻共同拥有的,其中有我一份,而且那也是我用劳动创造的,怎么是争呢?况且炼功人也要生活,也不能睡到大街上”。他无话可说。当他第三次提的时候,我非常严肃的跟他说:“我不能离婚。”他说:“你还赖着不走啊”!我说:“不是赖着不走,你知道,有你和没你我都照样生活,而且会生活得更好。可你不同,你离开我就惨了。而且我们的婚姻是上天配的,除非一方死亡,否则谁也没有权利解除婚姻,愿意离你自己离,我是不会离的。”从此他再也没有提离婚的事。

一次我看《有感知的水》,那部片子对我的启发很大。当一个人对两杯水发信息,对其中一杯水说:“我喜欢你,你真漂亮”。对另一杯水说:“我讨厌你”。结果前一个杯子里的水结出的冰花漂亮而有规则;而另一个杯子里的水结出的冰花却不规则。因此我悟到,我们对人都发出希望你变好,越来越好,那么这个人就一定会变好。一天早晨发正念,我不自觉的流泪了,我能对众生慈悲,不辞辛苦的想办法去救度,为什么不能对自己的亲人慈悲呢?当我这一念发出的时候,我的空间场就已经在发生变化了。当我回到家还没跟爱人交流,他就已经变了许多,说话的语气柔和了许多并同意陪我逛街(在此之前我们无法沟通,没有共同语言)。

那天我发了几封信后,去一家精品屋试衣服,其间我跟店主讲真象,爱人第一次听到我讲真象,接受不了,跟我大发脾气,掉头就走,并在众人面前大吵大嚷。我说:你既然害怕自己走好了,用不着吵吵嚷嚷的。他拉着我的手不放仍气呼呼的,我脱开他的手向汽车站走去,边走边想,这样不行,我们刚刚有些缓和,现在又僵了,怎么办?

正想着,他在后边追上来了。于是我在路上跟他讲:“我讲真象都是为了别人好,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这个生命就有救了,不然的话,这个生命就要淘汰了,我救他不对吗?这不是积功德的好事吗?再说我与他们都是很自然的讲这个话题,他们也不反感,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何必生那么大气呢?我这样讲真象已经快一年了,走到今天不是好好的吗?你怕啥呀?”讲着讲着他气消了,态度也变好了,并给我买了衣服和食物。我悟到自己做对了,这是对我的奖励。回到家,他说:我跟你算认命了,什么官不官的啥也不想了(因为迫害搞株连,他三次提处级没提上)。我说:“一个人一生中高官厚禄、福分都是有定数的。但是,如果你站在邪恶一边给我施加压力,那就等于迫害大法,你应有的高官厚禄也会失去。相反,你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支持大法,那么你的福分就增加了,可能高官厚禄什么都有了,不信你就看着。”

一天,我告诉他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把你丢失了,怎么也找不到,师父告诉我,你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对他善。我发誓一定要把你找回来。”我还说,“你记住,不管你对我如何,我就是对你好。”他愣住了,然后美滋滋的上班了。

第二天,爱人回来说:“原来举报你的公司领导班子全部被解聘,重新竞聘上岗。我是否应聘?”我说:“你觉得能胜任你就去应聘。”他说:“他们能投我票吗?”我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对大法好,该是你的谁也拿不走;对大法不好,谁对你好也没用。”同时我告诉他:“竞聘时把你妻子如何被原领导恶意举报送進看守所及你的妻子是好人谈清就行。”爱人在他的竞选报告中把我炼法轮功和他的仕途发展比较客观的写出来在会上宣读,反响非常好。结果只有两个职位,九人竞聘,我爱人当选,被任命为公司第一副经理。

通过这件事,爱人被大法完全折服了,还发自内心对我说:“其实你没影响我。”(邪恶对他搞株连迫害,他曾把气都撒到我头上、认为是我修法轮功连累了他,这时他真明白我修法轮功他多受益了。)在后来朋友聚会时,他曾对朋友说“谁对你嫂子不好就是对我不好”,还经常带我出去吃饭或参加活动,为我提供了许多讲真象的机会。原来对我不敬的那些人也都相继转变了,很多人见到我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也有人直接对我说“善有善报啊!”有的人还主动帮我做大法的事,为自己摆放着将来的位置。

我还到20来年没回的老家走亲访友讲真象,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只要能接触上的都去,很多亲友明白了真象,表示将来也要修大法。我也经常回婆婆家,因为婆婆家是个大家族,亲朋好友特别多。刚开始讲的时候有的人不让讲,有的人不敢听,我不气馁,只要有机会我就讲,就包括曾经骂过我、冷落过我的,我也不怨恨,仍然抱着善念:我就是要救你。经过一次次的讲,终于金石为开,几十人明白了真象,很多人入道得法。在我公公去世时花了一万多元丧葬费,我有四个大姑姐,三个大伯哥,当时大家聚在一起谁也不作声,谁也不说这钱怎么分摊。最后我和爱人表态这钱我们自己拿,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全家人象过年一样喜气洋洋,一点没有办丧事的感觉。前几天邻居家办丧事,因为几百元钱哥兄弟打得反目为仇,而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一点争执。大姑姐一个劲儿的赞扬我。我告诉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改变了我,否则我不会有这个境界的。通过这件事我又一次在亲友面前见证了大法的美好、神圣。现在他们抢着要资料并表示看后给他们的亲友看,还有的帮我发资料,他们都觉得和我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一家人非常和睦。

二、走入社会 救度世人

离开工作岗位以后,我开始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2002年下半年我与同修配合,走上街头、逛商场、乘车、同学聚会、婚礼宴请利用一切机会开始面对面讲真象。有时遇到不接受的和不好解答的,我就及时向内找,是否善心不够,心态不纯,及时归正自己。同时我也经常看一些真象资料,更好的讲清真象。我们还非常重视自身的形象,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无论在哪里都代表着大法的形象。大法弟子良好的风貌,包括一言一行、从心底里发出的善,都能充分的展现大法的美好,让世人对大法升起敬仰之心。所以我们每天上午大量的学法、发正念,不断的纯净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态,下午出去讲真象。把讲真象的事情当做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几个月下来逐渐的越讲越好。记得一次在公交车上讲真象,由于讲的太投入了,车到站了我竟浑然不知,同修拉着我下车,我还沉浸在讲真象的状态中,半天才缓过神来。

2003年元旦,我们写了很多贺年卡发给外地的老师、同学、朋友,反馈的效果很好。在写贺卡的过程中,我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心的容量在增加。后来我决定给上级公司老总、同事、同学邮信讲真象,因为我从不与资料点的同修联系,手里又没有内容全面的资料可以邮寄。当时我手里有一张光盘,其中有一个《丰碑》的片子的解说词我觉得很好,很适合给一些素质较高的人邮寄,于是我把光盘中的解说词一个字一个字的扒下来,再到一个常人朋友家借用电脑一个字一个字输進去,整理成一篇文章。然后又写了一封讲真象的信,信中有自己通过修炼后身心的巨变、大法的美好、揭露天安门自焚以及大法在国外的洪传。当我读着写好的信自己被感动得流泪了,我在心底里呐喊:“亲人们,这是我送与你们的最好礼物,看一看吧!”那时的我感到自己无限慈悲,每一个接信的人都被我的慈悲笼罩着,我希望他们都能得救。后来,反馈的效果也很好。老总非常关心我并打听我的情况,也有的同事到本地出差专门来看我。

2004年3月我还借找工作的机会讲真象。一个地方讲完了就换另一个地方,有的时候从一个地方刚下来,就有另一个地方等我去。我悟到这都是师父为我创造的讲真象机缘,因为你有这个心,师父就会为你安排。初到保险公司,经理说:你慈眉善目的,适合这工作。为了接触更多的人,在几十人的培训班里我毛遂自荐当班长,一分钟演讲时我说:“大家知道,当班长没有福利待遇,但是我热心做好这工作,让大家满意。”这样每天利用中午吃饭时间讲真象,五天下来有十几人了解了法轮功。

一天,我刚出家门就重重的摔了一跤,心想:“我哪里做错了?转念一想,不对,救度众生没有错,到单位时疼痛便消失了。当夜有四个秃头的小道人手拿武器要杀我,我念两遍正法口诀它们都化掉了。

我去保险公司工作虽不是为了挣钱,但三个月我挣了4000元。由于业绩好公司派我出去开会,一路观光旅游讲真象。回来后年轻有为的经理在50人的大会上称赞法轮大法好!一日开早会播放音乐,听音乐后经理让我们每人讲个梦想。他们都说如何升官发财,我说:“我的梦想是希望我的努力能给大家带来幸福和快乐!”经理说:“这梦想太高尚了,”他接着说:“在座的员工,不管你是信佛、信教还是信法轮功,请大家尊重别人的信仰,国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随后他向我要书得了法,一次篝火晚会上他还在众人面前举双手喊“法轮大法好”。我暗自为又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有一次我与同修要到偏远的农村发资料,由于要去的地点有十几里,同修家较远不方便与我同行,我决定自己去,家里人担心我路不熟,为我的安全考虑,坚决反对我一个人去。我想资料既然带来了也不能再带回去,而且农村也确实需要资料。我先带着资料来到妹妹住的村子,吃完晚饭,我开始发正念,然后带着资料上路了。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要走很长的一片树林,周围是一片旷野。在路上我碰到两个骑摩托车的人,车速很慢,我当时并没在意。進了村子我便挨家挨户的发资料。当我发到还有几家就到村口往回返时,从远处来了两个骑摩托车的人,正是我来时碰到的那两个人。车灯照着我,慢慢的从我身边驶过,在我身后两米处停下,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然后一个人骑车继续往前走,另一个人掉头在我身后跟着。当时我兜子里还有很多资料,我有些紧张,脚步有些乱,但是我马上镇定下来。心想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只要你在我身边停下来,我就给你讲真象,因为我在做全宇宙中最伟大的事,在救度众生,决不能让你迫害我。我一边坚定的往村外走,一边发着正念,摩托车在我身后慢慢的跟着,我忽然想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并不停的发着正念。摩托车在超过我一百米左右又掉过头来往回骑,我在心里默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让他快点走、快点走——连续两个快点走,他真的在我身边骑过去,再也没回来。在师父保护下我化险为夷。

我在林子边的路上走着,这时迎面又来了一辆四轮车。有了刚才的一场虚惊,我躲到林子里走,不让车灯照到我。转念一想不对,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为什么要躲,于是我又堂堂正正的到路上走,再也没有车辆通过。望着空旷的田野,寂寞和怕心向我袭来,因为在修炼前我最怕一个人走夜道,打死也不敢一个人走。这时我感到四周亮如白昼(本来那一天预报有雨),满天繁星像眨着的眼睛跟我说话一样。我心里一热,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看护着我,于是我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到了妹妹住的村子,我又把剩余的资料做了一遍,两小时后顺利回到妹妹家。

三、否定邪恶安排 建立家庭资料点

为了方便讲真象,同修劝我买电脑,建立小资料点。起初我有顾虑。一方面担心安全问题,另一方面因为买断经济上被爱人控制了,所以一直迟迟未动。直到有一天,资料点的一个同修因为买耗材被抓而失去生命,我深感自责,如果我早一点上机器,如果有更多的同修按照师父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整体就不会损失惨重。我当即决定买电脑并很快建立起自己的资料点。通过建立资料点我突破了怕心、私心,在资料点资金运行方面我悟到就按师父讲的去做,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经济上制造的困扰。从建立资料点开始,我从未缺过钱,资料点一直稳定的运行着。在与同修的交流中鼓励同修也上机器,十几人的炼功点,先后买了五台电脑并配备了打印机,在正法进程中充分发挥着作用。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以后我会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间。不足之处请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